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二講 戰俘難題·上

2021-07-07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二講 戰俘難題·上 釜山戰俘營中的共軍俘虜。
(來自維基百科)

一、現代戰爭史上的奇景:進攻自家戰俘營的軍隊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韓戰系列節目。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1951年10月—1952年春韓戰停戰談判第二階段的歷史。在這一時期,聯合國軍和共產軍隊的代表在三八線附近的村莊板門店進行了艱難的談判,在停戰談判的大部分議程上達成了共識和妥協。到1952年5月爲止,雙方有待解決的問題,已經僅剩第四項議程,也就是看上去不怎麼起眼的“關於戰俘的安排問題”了。

然而,恰恰就是這個問題,成爲了韓戰停戰談判中最爲棘手的問題。圍繞這一問題,共產極權陣營進行了長時間的無賴式表演,並使戰爭繼續長時間地拖延了下去。今天,我們將進行第二十二講《戰俘難題·上》,講述雙方在戰俘問題上的激烈交鋒。
我們還是從一個歷史場景開始說起吧。

1952年6月10日清晨,在韓國南海岸以南的小島巨濟島上,精銳的美國第187空降團官兵向一處軍事目標發起攻擊,進行了一次非常特殊的作戰。之所以說這次作戰特殊,是因爲美軍正在使用精銳部隊,攻打由聯合國軍設立的第76號戰俘營。而在戰俘營中進行防禦的,則是早已被聯合國軍俘獲的大批北韓戰俘。這些戰俘擁有刀具、長矛和燃燒瓶等武器,並據守在他們挖好的壕溝內,正在進行一場暴動。在現代戰爭中,這恐怕是一幕罕見的奇景——一支軍隊居然要出動精銳武力,去攻打理論上已被自己解除了武裝、並被關入戰俘營的俘虜們。

激烈的戰鬥持續了兩個半小時之久。美軍並未開槍,而是使用手榴彈、催淚彈和刺刀步步推進,將暴亂的俘虜們一批批擊敗和重新俘虜。最終,戰俘們的暴亂被壓制了下去,共有21名暴動者死亡、139名暴動者負傷。而美軍方面,也有1人死於長矛之下、14人負傷。令人乍舌的是,在這次行動中,美軍在第76號戰俘營裏竟足足繳獲了3000支長矛、4500把刀和1000枚汽油彈——這些汽油彈的原料,是戰俘們用於烹飪的燃油。

爲什麼在聯合國軍的戰俘營中,理論上早已被解除武裝的戰俘們,居然會有這麼多武器,掀起這麼大規模的暴亂?在聯合國軍的戰俘營中,究竟發生了什麼?要明白這些問題,我們就要首先從韓戰交戰雙方關於戰俘問題的談判開始說起了。

二、此前談判進程的回顧

巨濟島戰俘營中的共軍俘虜。(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巨濟島戰俘營中的共軍俘虜。(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如前所述,1951年7月26日,在開城來鳳莊,雙方談判代表曾達成過五項停戰談判會議議程,分別是:

1、通過(會議)議程;

2、確定一條軍事分界線,並建立非軍事區;

3、爲實現停火與休戰作出具體安排,包括成立一個監督停火休戰的機構;

4、關於戰俘的安排問題;

5、向雙方有關國家政府建議事項,即對外國軍隊的撤出及政治上解決的各個問題提出建議。(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嶺》;日本陸戰史普及會:《朝鮮戰爭》第九卷第二章)

由於第一項已隨着議程的通過自動解決,雙方談判代表便開始圍繞其餘四項議程展開談判。由於雙方在第二項議程上無法達成共識,停戰談判隨即在1951年8月破裂,兩軍在同年8月—10月間進行了殘酷的大規模山地戰。在這一輪交戰中,聯合國軍取得了“血染嶺”、“傷心嶺”兩次作戰的勝利,而交戰雙方也都付出了沉重的傷亡。這樣,精疲力竭的雙方便在1951年10月25日,於三八線附近的村莊板門店搭建的停戰談判帳篷中,再次恢復了停戰談判。同年11月27日,雙方首先就第二項議程達成共識,決定以當時的戰線爲兩軍停戰分界線。1952年2月16日,雙方又就爭議最少的第五項議程達成共識,決定“在簽定停戰協定並開始生效後的三個月內,由雙方分別指派代表舉行較高級的政治會議,通過談判解決從朝鮮撤出全部外國軍隊的問題和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等。”(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八章《一攬子建議》)不過,關於第三項議程的爭論比較曲折。由於共產陣營方面一直堅持將策劃和操縱韓戰的主謀蘇聯選入監督停火休戰的機構,聯合國軍方面則堅持停戰後雙方應維持各自保有的飛機場現狀,雙方爭執不下。最後,在1952年5月2日,雙方纔互相妥協,各自放棄了上述要求,從而在第三項議程上達成了共識。

不過,上述幾項議程中出現的爭議,與第四項議程即戰俘問題造成的爭議相比,無疑是小巫見大巫了。事實上,自雙方談判代表於1951年12月11日首次開始關於戰俘問題的交涉以來,這一問題就遲遲沒有進展。

三、戰俘何以成爲一個棘手問題

韓戰中被共軍俘虜的美軍。(來自維基百科)
韓戰中被共軍俘虜的美軍。(來自維基百科)

要明白雙方爭論的焦點,首先要談一談在當時的國際慣例中是如何處理戰俘問題的。

根據世界各國於1929年簽訂的《日內瓦公約》,在戰爭結束、各交戰國締結停戰專約時,“戰俘的遣返應於締結和約後在最短期間內予以執行。”(第73條)1945年二戰結束後,由於蘇聯長期扣押大量德國、日本戰俘進行強制勞動,造成了相當惡劣的國際影響。因此,1949年簽訂的新版《日內瓦公約》在戰俘遣返的條款上有所加強,要求“實際戰事停止後,戰俘應即予釋放並遣返,不得遲延。”(第118條)

在韓戰時期,中國、北韓都並非《日內瓦公約》簽字國,但兩國在開戰後都宣佈會遵守《日內瓦公約》。儘管美國是該公約簽字國,但當時美國國會尚未批准該公約。不過,美國也在加入戰爭後宣佈將遵守《日內瓦公約》。這樣一來,《日內瓦公約》在理論上便是交戰雙方理應遵守的原則,遣返戰俘看上去也不會成爲一個太複雜的問題。從常理上來說,一個正常國家出身的戰俘,當然是希望戰爭快點結束,從而使自己能夠早點回到家鄉,見到親人的。

然而,對於共產極權國家出身的戰俘來說,問題卻沒有這麼簡單。在共產極權政府眼中,一個人如果在戰爭中被俘,就有某種“變節”嫌疑。在戰爭中被釋放的共產國家戰俘,在回到本國後往往會遭受嚴酷的審查乃至殘酷的政治迫害。因此,許多共產國家俘虜在戰爭結束後也不願意被遣返回國。例如,在二戰結束後,就有50萬—100萬曾被德軍俘虜、又被西方盟軍收容的蘇聯戰俘明確表示不願回國。爲了使這些人不被送上一條絕路,西方國家在冷戰爆發後,對蘇聯戰俘採取了“自願遣返”原則,最終使37.5萬蘇聯戰俘得以避免被送回紅色魔窟。(趙國星:《青春作伴好還鄉——蘇聯戰俘的歸國之路》)

這樣一來,出於人道主義的考慮,聯合國軍在遣返中共、北韓戰俘時就必須要堅持“自願遣返”原則了。對此,杜魯門總統在1951年10月29日曾表示,如果在停戰後無條件遣返全部共軍戰俘,那麼“共產黨戰俘,特別是那些自願投降過來及與俘管人員採取合作態度的戰俘,會在回家後立即遭到處決。”(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八章《再啓和談之門》)

對於共產極權國家來說,如果聯合國軍採取“自願遣返”原則遣返戰俘,而許多中共、北韓戰俘又拒絕回國的話,無疑將會直接戳破共產極權國家將自身打造爲“人間天堂”的神話。出於這種猥瑣的心態,共產極權陣營從圍繞戰俘問題的談判一開始,便堅持着“自願遣返”原則,而聯合國軍代表則提出,應當首先交換雙方手中戰俘的名單。

1951年12月18日,雙方交換了戰俘名單。根據名單顯示,聯合國軍手中共有俘虜132474人,其中包括北韓戰俘111774人和中共戰俘20700人。共方手中的俘虜則共有11559人,包括3197名美國戰俘、7142名韓國戰俘及1220名其餘國家戰俘。12月22日,共方談判代表、北韓將領李相朝首先發難,提出聯合國軍交出的戰俘數字,比此前美國向日內瓦國際紅十字會報告的人數少了44205人。然而,這4.4萬多人實際上大多是此前被編入北韓軍隊的大韓民國居民。在被聯合國軍俘獲後,他們或被編入韓軍、或被釋放,當然不會在現有的戰俘名單內。

事實上,聯合國軍一方遠遠有更強的理由去質疑共方提供的戰俘數字。因爲根據聯合國軍在1951年底的統計,戰爭進行到那時爲止,已有11500名美軍和8.8萬名韓軍失蹤,這些數據遠遠超過了共方提供的戰俘數字。那麼,這些人究竟到哪裏去了?另外,根據北韓方面在戰爭初期的廣播中和報紙上公佈的數字,北韓軍僅在那時就俘獲了6.5萬名韓軍。因此,在12月22日的會談中,面對李相朝的無理取鬧,聯合國軍代表、海軍上將利比針鋒相對地反問:“貴方曾廣播說俘獲了6.5萬的俘虜,這在報紙上也曾大肆登載,可是韓國兵俘虜只有7142人,這是怎麼回事呢?”(日本陸戰史普及會編:《朝鮮戰爭》第十卷第五章)

事實上,北韓方面一直有將俘獲的韓國人編入其軍隊的習慣。因此,韓國戰俘人數的巨大差額,有一部分能根據這一情況進行解釋。對於這一點,聯合國軍方面事實上通過情報蒐集和審問俘虜也早已知曉。利比將軍的反駁,主要是爲了回擊李相朝的無理取鬧。然而,美軍失蹤人數和共方公佈的俘虜人數有如此巨大的差額,卻透露出了一個令人不安的事實——這表明,有相當數量的美國戰俘已被共軍冷血地殘殺和折磨致死了。

四、消失的聯合國軍戰俘究竟去了哪?

北韓軍和中共軍的確曾將相當數量的美國戰俘殺害及虐待致死。其中,槍殺美國俘虜是北韓軍經常進行的罪惡勾當。在韓戰中,聯合國軍曾多次在奪下北韓軍陣地後發現被成批殺害的美國俘虜屍體。例如,在洛東江戰役期間的1950年8月17日,美軍在奪回大邱附近的一處高地時,曾在山上發現了41具被集體槍殺的美國戰俘遺體。(日本陸戰史普及會編:《朝鮮戰爭》第二卷第四章)在聯合國軍攻入北韓後的1950年10月21日,美軍又曾在平壤以北的順川附近的一處列車隧道中,發現了66具被機槍集體射殺的美國戰俘遺骸。(日本陸戰史普及會編:《朝鮮戰爭》第五卷第六章)以上兩個例子,僅僅是冰山一角。李奇微在他的韓戰回憶錄中曾這樣寫道:北韓軍“往往在俘虜腦袋後面補上一顆子彈。”(李奇微:《朝鮮戰爭》第四章)

另一方面,中共軍則是將大批美國戰俘在戰俘營中虐待致死的兇殘殺手。儘管中共在他們編造的《抗美援朝戰爭史》中恬不知恥地吹噓,說聯合國軍俘虜認爲“任何國家的俘虜營都不如志願軍的俘虜營好”,並編造了大量虛假的“優待俘虜事蹟”(中國“軍事科學院”編:《抗美援朝戰爭史》第三卷第十四章),但真實的數據卻狠狠地抽了中共一個大耳光:韓戰期間,有38%的美國俘虜在共產黨的戰俘營中死亡,這一戰俘死亡率在美國軍事史上是最高的。在戰俘營中,兇殘至極的中共、北韓看守殘忍地毆打拒絕共產主義洗腦的俘虜,並對他們進行長時間的緊閉、不准他們喫飯喝水。有抗拒洗腦的戰俘,曾被共軍放置於3.5英尺高、2英尺寬、5英尺長的狹窄禁閉室中達八個月之久,每天被關押在其中的時間都達到22小時。在如此兇殘的折磨和虐待下,大批戰俘死去了,但絕大多數倖存者都沒有屈服於共產黨瘋狂的洗腦。(Korean War Legacy Foundation: “The Pow Experience”)

因此,共產極權陣營的代表如果持續糾纏戰俘數字問題,事實上只會將他們自己犯下的罪行暴露得更爲徹底。這樣,在扯皮了一個多月後,關於戰俘數字的爭論變得不了了之。1952年1月2日,聯合國軍代表利比提出了一項新的戰俘交換方案,表示雙方應該“一對一”地交換俘虜,聯合國軍方面則優先釋放自願被遣送回國的俘虜。當共方手中的戰俘被釋放完畢後,手中仍有多餘戰俘的聯合國軍一方則應根據“自願遣返”原則釋放戰俘。這樣的計劃當然不會得到共方認可,因此雙方從第二天起便開始了持續一個多月的激烈爭吵。(中國“軍事科學院”編:《抗美援朝戰爭史》第三卷第十四章)在此期間,爲了在國際輿論上抹黑聯合國軍,蘇聯、中國、北韓三方編造了一個極其荒唐的謊言——他們突然指控,聯合國軍正在進行毒氣戰和細菌戰。共產極權陣營在韓戰中最爲無恥的一幕表演,即將由此展開。而直到今天,他們在這次無恥表演中撒下的彌天大謊,依然在欺騙着不少世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