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十七讲 曲终人散

2021-07-28
Share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十七讲 曲终人散 彭定康在港督任上,以亲民著称。图为,1996年3月5日,在香港南丫岛餐厅,一位老妇人向彭定康竖起大拇指。
(法新社)

一、守护香港自由的末代港督彭定康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的第十七讲《曲终人散》,带您继续回顾香港的过去。

在上一讲中,我们讲述了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香港政府进行的一系列民主化改革。在这一期间,随着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香港将在1997年沦入中共之手已成为无法避免的结局。而中共在1989年进行了血腥的六四屠杀,也打碎了香港人对所谓“民主回归”的幻想。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民主化改革建立坚实的香港民主政治体系,就成为了一个抗击中共的有效对策。遗憾的是,由于中共在二战以后,一直处心积虑地通过外交威胁阻止香港政府进行民主化改革,因此香港的民主化进程相当难产。另一方面,于1986年—1992年间在任的第二十七任港督卫弈信又对中共过于妥协退让,导致香港的民主化进程更加缓慢。直到1991年,香港立法局中才第一次出现了部分直选议员。1992年,对卫弈信相当不满的英国政府决定不再让他担任港督,而是改由保守党主席彭定康接任。1992年7月9日,彭定康就任末代港督,开启了属于他的时代。

在讲述彭定康时代的故事之前,我们还是从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开始说起吧。

去年12月19日,一场名为“荣光香港国际同行”的音乐会在互联网上召开,有多国政要及香港流亡者、音乐人参与。通过演唱歌曲、展示视频、发表演说,人们通过音乐会的形式表达了对香港抗争者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时年76岁、担任英国非政府组织“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赞助人的彭定康出席了这次活动。在活动中,这位老绅士充满感情地说道:“我不相信世界会漠视发生在香港的一切事。反而,不同的国家一次又一次地为香港发声……我认为,人们在香港或世界每一角落,都会继续高唱《愿荣光归香港》。”

自2019年反送中抗争爆发以来,彭定康便一直关注着香港的局势,并持续为香港的自由发声。例如,在2019年11月6日,彭定康在接受澳洲广播公司专访时,就曾表示中共已“令一代的香港人希望独立”,并说自己理解香港民众的勇武抗争。在去年中国当局推出香港“国安法”前夕,彭定康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采访时则曾向西方各国发出呼吁,认为西方各国在面对中国时,“应该停止被愚弄的以为,在不断地叩头之后将会有一个巨大的金罐子在等着我们,这一向都只是一个幻觉”。此外,由彭定康担任赞助人的组织“香港监察”,正是一个以监察香港自由、人权、法制情况为宗旨的团体。

彭定康为香港的自由所做的这些事,着实能够使一切热爱自由的人们感动不已。而事实上,在担任末代港督期间,彭定康便给香港创造了丰厚的正面政治财产,并开创了迄今为止香港的最后一个辉煌时代。那么,就让我们走入历史,看一看这位老绅士在香港史上留下的彭定康时代吧。

 

1996年,彭定康宣读《施政报告》。(法新社)
1996年,彭定康宣读《施政报告》。(法新社)
二、彭定康的政治改革方案

1992年7月9日,末代港督彭定康宣誓就职。从一开始,彭定康就展现了和此前二十七位港督不同的亲民风格。首先,在就职典礼上,彭定康并未穿上传统的殖民地官服,而是穿着笔挺的西服。其次,彭定康发自内心地关爱香港人民,时常深入本地社区与民众接触。除此之外,彭定康也时常走上街头,与民众一同享用香港的街头美食蛋挞、鱼蛋等等。亲民的彭定康得到了香港民众的真正爱戴。人们按照粤语习惯,亲切地将这位平易近人、身型稍胖的港督称为“肥彭”,以表达对他的喜爱之情。拥有了人民的支持,彭定康便能够放手改革,在香港英治时代的最后五年里为香港的民主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了。

1992年10月7日,彭定康向立法局宣读了他在港督任上的第一份《施政报告》,表示他将对立法局选举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取消委任议席,并在功能组别中增加被称为“新九组”的九个组别,使所有职业的从业者都能参与功能组别议员的选举,从而使功能组别选举也变为变相的直选。此外,彭定康还表示,区议会中的委任议员也将被全部取消。接着,彭定康解散了拥有强大建制派势力的行政局,并重新委任行政局成员,要求行政局成员此后不得再兼任立法局议员。

彭定康的施政方案,令中国当局气急败坏。不久后,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鲁平就在记者招待会上破口大骂,称彭定康是“千古罪人”。此外,中共方面还多次恶毒地辱骂彭定康,说他是“骗子”、“毒舌”、“娼妓”等等。作为一个体面的英国绅士,彭定康当然不会像共产主义者一样粗鲁和下作。多年以后,彭定康曾表示,鲁平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并说自己对与鲁平“无法再有更深入的交往”感到遗憾。

尽管中共对彭定康和香港政府的政治改革大肆污蔑,但这并不能阻止彭定康坚毅的步伐。1993年4月至11月,英中双方就香港政改问题展开了十七轮谈判。在谈判中,英国政府坚定地支持彭定康的政改计划,中国当局则对其展开竭力阻挠。最终,中共因为他们的无理要求无法得到满足,遂在1993年11月宣布停止谈判,并称他们将会“另起炉灶”,以一套中共强加的新制度取代彭定康改革的成果。其后,香港立法局在1994年6月30日通过了彭定康的政改方案,坚定地启动了大规模的民主化改革。

面对这一局面,中共更加气急败坏了。此前,在1989年11月—1990年1月间的英中两国谈判中,中方曾承诺在1997年7月1日夺取香港那天执行“直通车安排”,将1995年选出的香港立法局自动变成所谓“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届立法会。这时,中共又如同共产党人常做的那样,迅速抛弃了他们的承诺,在1994年12月表示他们将落实成立一个“临时立法会”,用于在1997年7月1日取代香港原有的立法机构。

 

三、香港的民主化与中共筹建傀儡政权

尽管如此,香港的民主化进程仍在不受干扰地进行。1994年9月18日,香港如期举行了区议会选举。根据彭定康的方案,本次选举中区议会不再有委任议员。1995年9月17日,香港又根据彭定康的方案进行了立法局选举。在本次选举中,选民合格投票年龄被由21岁降至18岁。在立法局的60个席位中,包括20个直选议席、21个传统功能组别议席、9个新功能组别议席及10个选举委员会议席——这个选举委员会,是由区议员互选产生的100人组成的。在这次选举中,民主派获得了31席,其中有19席属于由李柱铭、司徒华等民主人士于1994年创立的民主派第一大党民主党;与之相比,建制派则仅获得29席。这样,在香港历史上首届、也是唯一一届完全代表民意的立法机构诞生了,民主派人士掌握了其中的多数席位,香港人民迎来了民主。

面对香港出现了民主议会的事实,中共无视香港民意,在1996年1月26日于北京悍然成立了一个“香港特区筹备委员会”(简称“筹委会”),开始筹组所谓的“临时立法会”。极端无耻的是,在这个“筹委会”的150名成员中,仅有94名香港代表,而其中的民主派人士更是只有1个人。更加可笑的是,在这个“筹委会”的成立仪式上,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走入人群,在150名成员中独独与出身商界的董建华握手,从而表达了“钦定”的意思。1996年11月2日,这个“筹委会”挑选的400人组成了一个“推选委员会”(简称“推委会”)。12月11日,“推委会”又以320票的高票选出已被中共头目“钦定”的董建华作为首届“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如此强奸民意的作秀式选举,实在令人作呕。

其后,更无耻的一幕接踵而来。1997年1月26日,“推委会”通过“自己选自己”的方式,在大部分候选人为“推委会”成员的情况下,作秀式地选出了由61人组成的“临时立法会”,用于在1997年7月1日篡夺香港的立法机构。在香港政府看来,这个“临时立法会”当然是具有颠覆性质的非法组织。因此,“临时立法会”在1997年7月1日到来之前,只敢在深圳开会。

到此为止,中共一手建立起来的港共傀儡政权草台班子,已经全部搭建完毕。他们等待着1997年7月1日的到来——到那时,他们就可以无视香港民意地篡夺香港的政权了。

1997年6月30日深夜至7月1日0时,英中两国进行香港交接仪式。(路透社)
1997年6月30日深夜至7月1日0时,英中两国进行香港交接仪式。(路透社)

四、曲终人散:香港英治时代的落幕

在这黑暗的一刻即将到来时,彭定康政府仍在继续造福着香港民众,为英治时代的香港留下了更多遗产。1994年4月,香港政府拆除了闻名世界的九龙寨城,使这片建筑过密、安全隐患及社会治安问题丛生的居民区成为了历史。此外,自1995年5月起,香港政府开始在大屿山兴建崭新的赤鱲角国际机场,以取代靠近居民区、已不堪使用的启德机场。之后,这座新机场在1997年2月10日完成了首次校飞,并最终在英治香港时代结束后的1998年7月6日投入使用,成为彭定康时代留给香港民众的礼物。

曲终人散的时刻终于到来了。1997年6月28日,香港立法局主席黄宏发在立法局会议上,宣布“本局休会,待续无期”。6月30日下午4时30分,彭定康在港督府举行了港督旗降旗仪式,并随家人乘车绕行港督府两周,其后在4时39分离开港督府。下午6时15分,在凄风苦雨中,包括英国王储查尔斯、首相布莱尔及末代港督彭定康在内的英国政要齐聚港岛的添马舰露天广场,举行告别仪式。晚上9时,中共军队过境占领香港,入驻此前的英军军营。

深夜11时30分,英中两国的交接仪式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查尔斯王储和中共首领江泽民等政要出席了此次活动。深夜11时59分整—11时59分48秒,在《天佑女王》的旋律声中,英国国旗和龙狮香港旗在交接仪式中被徐徐降下。接着,香港英治时代的最后12秒在会场上的一片沉默中度过。

在这短暂而耐人寻味的沉默之后,1997年7月1日0时整,中共和港共的国旗与“特区旗”在会场上升起。持续156年的香港英治时代结束了,香港落入了中共和港共手中。接着,英方人员退出会场、在与民众挥手告别后离开香港。中共一手扶植的港共政权草台班子则粉墨登场,开始了作为傀儡政权的表演。

从这一刻起,共产极权的阴影,笼罩住了香港这座自由之城。此后,香港人民将直面中共和港共的黑暗统治。但是,香港的故事并没有结束。热爱自由的香港民众,将会在这之后一次又一次地奋起,为了自由与尊严,不断挺身而战。由一波又一波反抗构成的当代香港史,拉开了它的序幕。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