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十七講 曲終人散

2021-07-28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十七講 曲終人散 彭定康在港督任上,以親民著稱。圖爲,1996年3月5日,在香港南丫島餐廳,一位老婦人向彭定康豎起大拇指。
(法新社)

一、守護香港自由的末代港督彭定康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的第十七講《曲終人散》,帶您繼續回顧香港的過去。

在上一講中,我們講述了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香港政府進行的一系列民主化改革。在這一期間,隨着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香港將在1997年淪入中共之手已成爲無法避免的結局。而中共在1989年進行了血腥的六四屠殺,也打碎了香港人對所謂“民主迴歸”的幻想。在這樣的情況下,通過民主化改革建立堅實的香港民主政治體系,就成爲了一個抗擊中共的有效對策。遺憾的是,由於中共在二戰以後,一直處心積慮地通過外交威脅阻止香港政府進行民主化改革,因此香港的民主化進程相當難產。另一方面,於1986年—1992年間在任的第二十七任港督衛弈信又對中共過於妥協退讓,導致香港的民主化進程更加緩慢。直到1991年,香港立法局中才第一次出現了部分直選議員。1992年,對衛弈信相當不滿的英國政府決定不再讓他擔任港督,而是改由保守黨主席彭定康接任。1992年7月9日,彭定康就任末代港督,開啓了屬於他的時代。

在講述彭定康時代的故事之前,我們還是從最近發生的一件事開始說起吧。

去年12月19日,一場名爲“榮光香港國際同行”的音樂會在互聯網上召開,有多國政要及香港流亡者、音樂人蔘與。通過演唱歌曲、展示視頻、發表演說,人們通過音樂會的形式表達了對香港抗爭者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時年76歲、擔任英國非政府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贊助人的彭定康出席了這次活動。在活動中,這位老紳士充滿感情地說道:“我不相信世界會漠視發生在香港的一切事。反而,不同的國家一次又一次地爲香港發聲……我認爲,人們在香港或世界每一角落,都會繼續高唱《願榮光歸香港》。”

自2019年反送中抗爭爆發以來,彭定康便一直關注着香港的局勢,並持續爲香港的自由發聲。例如,在2019年11月6日,彭定康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專訪時,就曾表示中共已“令一代的香港人希望獨立”,並說自己理解香港民衆的勇武抗爭。在去年中國當局推出香港“國安法”前夕,彭定康在接受英國《泰晤士報》採訪時則曾向西方各國發出呼籲,認爲西方各國在面對中國時,“應該停止被愚弄的以爲,在不斷地叩頭之後將會有一個巨大的金罐子在等着我們,這一向都只是一個幻覺”。此外,由彭定康擔任贊助人的組織“香港監察”,正是一個以監察香港自由、人權、法制情況爲宗旨的團體。

彭定康爲香港的自由所做的這些事,着實能夠使一切熱愛自由的人們感動不已。而事實上,在擔任末代港督期間,彭定康便給香港創造了豐厚的正面政治財產,並開創了迄今爲止香港的最後一個輝煌時代。那麼,就讓我們走入歷史,看一看這位老紳士在香港史上留下的彭定康時代吧。

 

1996年,彭定康宣讀《施政報告》。(法新社)
1996年,彭定康宣讀《施政報告》。(法新社)
二、彭定康的政治改革方案

1992年7月9日,末代港督彭定康宣誓就職。從一開始,彭定康就展現了和此前二十七位港督不同的親民風格。首先,在就職典禮上,彭定康並未穿上傳統的殖民地官服,而是穿着筆挺的西服。其次,彭定康發自內心地關愛香港人民,時常深入本地社區與民衆接觸。除此之外,彭定康也時常走上街頭,與民衆一同享用香港的街頭美食蛋撻、魚蛋等等。親民的彭定康得到了香港民衆的真正愛戴。人們按照粵語習慣,親切地將這位平易近人、身型稍胖的港督稱爲“肥彭”,以表達對他的喜愛之情。擁有了人民的支持,彭定康便能夠放手改革,在香港英治時代的最後五年裏爲香港的民主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了。

1992年10月7日,彭定康向立法局宣讀了他在港督任上的第一份《施政報告》,表示他將對立法局選舉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取消委任議席,並在功能組別中增加被稱爲“新九組”的九個組別,使所有職業的從業者都能參與功能組別議員的選舉,從而使功能組別選舉也變爲變相的直選。此外,彭定康還表示,區議會中的委任議員也將被全部取消。接着,彭定康解散了擁有強大建制派勢力的行政局,並重新委任行政局成員,要求行政局成員此後不得再兼任立法局議員。

彭定康的施政方案,令中國當局氣急敗壞。不久後,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魯平就在記者招待會上破口大罵,稱彭定康是“千古罪人”。此外,中共方面還多次惡毒地辱罵彭定康,說他是“騙子”、“毒舌”、“娼妓”等等。作爲一個體面的英國紳士,彭定康當然不會像共產主義者一樣粗魯和下作。多年以後,彭定康曾表示,魯平是一個“有智慧”的人,並說自己對與魯平“無法再有更深入的交往”感到遺憾。

儘管中共對彭定康和香港政府的政治改革大肆污衊,但這並不能阻止彭定康堅毅的步伐。1993年4月至11月,英中雙方就香港政改問題展開了十七輪談判。在談判中,英國政府堅定地支持彭定康的政改計劃,中國當局則對其展開竭力阻撓。最終,中共因爲他們的無理要求無法得到滿足,遂在1993年11月宣佈停止談判,並稱他們將會“另起爐竈”,以一套中共強加的新制度取代彭定康改革的成果。其後,香港立法局在1994年6月30日通過了彭定康的政改方案,堅定地啓動了大規模的民主化改革。

面對這一局面,中共更加氣急敗壞了。此前,在1989年11月—1990年1月間的英中兩國談判中,中方曾承諾在1997年7月1日奪取香港那天執行“直通車安排”,將1995年選出的香港立法局自動變成所謂“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屆立法會。這時,中共又如同共產黨人常做的那樣,迅速拋棄了他們的承諾,在1994年12月表示他們將落實成立一個“臨時立法會”,用於在1997年7月1日取代香港原有的立法機構。

 

三、香港的民主化與中共籌建傀儡政權

儘管如此,香港的民主化進程仍在不受干擾地進行。1994年9月18日,香港如期舉行了區議會選舉。根據彭定康的方案,本次選舉中區議會不再有委任議員。1995年9月17日,香港又根據彭定康的方案進行了立法局選舉。在本次選舉中,選民合格投票年齡被由21歲降至18歲。在立法局的60個席位中,包括20個直選議席、21個傳統功能組別議席、9個新功能組別議席及10個選舉委員會議席——這個選舉委員會,是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的100人組成的。在這次選舉中,民主派獲得了31席,其中有19席屬於由李柱銘、司徒華等民主人士於1994年創立的民主派第一大黨民主黨;與之相比,建制派則僅獲得29席。這樣,在香港歷史上首屆、也是唯一一屆完全代表民意的立法機構誕生了,民主派人士掌握了其中的多數席位,香港人民迎來了民主。

面對香港出現了民主議會的事實,中共無視香港民意,在1996年1月26日於北京悍然成立了一個“香港特區籌備委員會”(簡稱“籌委會”),開始籌組所謂的“臨時立法會”。極端無恥的是,在這個“籌委會”的150名成員中,僅有94名香港代表,而其中的民主派人士更是隻有1個人。更加可笑的是,在這個“籌委會”的成立儀式上,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走入人羣,在150名成員中獨獨與出身商界的董建華握手,從而表達了“欽定”的意思。1996年11月2日,這個“籌委會”挑選的400人組成了一個“推選委員會”(簡稱“推委會”)。12月11日,“推委會”又以320票的高票選出已被中共頭目“欽定”的董建華作爲首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如此強姦民意的作秀式選舉,實在令人作嘔。

其後,更無恥的一幕接踵而來。1997年1月26日,“推委會”通過“自己選自己”的方式,在大部分候選人爲“推委會”成員的情況下,作秀式地選出了由61人組成的“臨時立法會”,用於在1997年7月1日篡奪香港的立法機構。在香港政府看來,這個“臨時立法會”當然是具有顛覆性質的非法組織。因此,“臨時立法會”在1997年7月1日到來之前,只敢在深圳開會。

到此爲止,中共一手建立起來的港共傀儡政權草臺班子,已經全部搭建完畢。他們等待着1997年7月1日的到來——到那時,他們就可以無視香港民意地篡奪香港的政權了。

1997年6月30日深夜至7月1日0時,英中兩國進行香港交接儀式。(路透社)
1997年6月30日深夜至7月1日0時,英中兩國進行香港交接儀式。(路透社)

四、曲終人散:香港英治時代的落幕

在這黑暗的一刻即將到來時,彭定康政府仍在繼續造福着香港民衆,爲英治時代的香港留下了更多遺產。1994年4月,香港政府拆除了聞名世界的九龍寨城,使這片建築過密、安全隱患及社會治安問題叢生的居民區成爲了歷史。此外,自1995年5月起,香港政府開始在大嶼山興建嶄新的赤鱲角國際機場,以取代靠近居民區、已不堪使用的啓德機場。之後,這座新機場在1997年2月10日完成了首次校飛,並最終在英治香港時代結束後的1998年7月6日投入使用,成爲彭定康時代留給香港民衆的禮物。

曲終人散的時刻終於到來了。1997年6月28日,香港立法局主席黃宏發在立法局會議上,宣佈“本局休會,待續無期”。6月30日下午4時30分,彭定康在港督府舉行了港督旗降旗儀式,並隨家人乘車繞行港督府兩週,其後在4時39分離開港督府。下午6時15分,在悽風苦雨中,包括英國王儲查爾斯、首相布萊爾及末代港督彭定康在內的英國政要齊聚港島的添馬艦露天廣場,舉行告別儀式。晚上9時,中共軍隊過境佔領香港,入駐此前的英軍軍營。

深夜11時30分,英中兩國的交接儀式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行,查爾斯王儲和中共首領江澤民等政要出席了此次活動。深夜11時59分整—11時59分48秒,在《天佑女王》的旋律聲中,英國國旗和龍獅香港旗在交接儀式中被徐徐降下。接着,香港英治時代的最後12秒在會場上的一片沉默中度過。

在這短暫而耐人尋味的沉默之後,1997年7月1日0時整,中共和港共的國旗與“特區旗”在會場上升起。持續156年的香港英治時代結束了,香港落入了中共和港共手中。接着,英方人員退出會場、在與民衆揮手告別後離開香港。中共一手扶植的港共政權草臺班子則粉墨登場,開始了作爲傀儡政權的表演。

從這一刻起,共產極權的陰影,籠罩住了香港這座自由之城。此後,香港人民將直面中共和港共的黑暗統治。但是,香港的故事並沒有結束。熱愛自由的香港民衆,將會在這之後一次又一次地奮起,爲了自由與尊嚴,不斷挺身而戰。由一波又一波反抗構成的當代香港史,拉開了它的序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