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三講 戰俘難題·中

2021-08-04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三講 戰俘難題·中 北韓戰俘中的共產份子在巨濟島戰俘營中舉起斯大林像。
(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一、艱難的戰俘問題談判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進行韓戰系列節目的第二十三講《戰俘難題·中》,帶您繼續回顧韓戰交戰雙方圍繞戰俘問題進行的談判過程。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在韓戰交戰雙方的停戰談判中,圍繞戰俘問題的交涉的展開情形。1951年12月18日,聯合國軍和共產陣營的代表交換了雙方掌握的戰俘名單。根據名單顯示,聯合國軍手中共有俘虜132474人,其中包括北韓戰俘111774人和中共戰俘20700人。共方手中的俘虜則共有11559人,包括3197名美國戰俘、7142名韓國戰俘及1220名其餘國家戰俘。1952年1月2日,聯合國軍談判代表利比表示,雙方應該“一對一”地交換俘虜,聯合國軍方面則應優先釋放自願被遣送回國的俘虜。當共方手中的戰俘被釋放完畢後,手中仍有多餘戰俘的聯合國軍一方則應根據“自願遣返”原則釋放戰俘。

這樣的提案,自然不會被共產極權陣營接受。在共產極權國家,歸國戰俘往往被視爲有強烈“變節”嫌疑的人。因此,來自共產極權國家的戰俘在回到本國後,往往會遭受嚴酷的審查乃至殘酷的政治迫害。如果聯合國軍根據自願原則遣返戰俘,那麼相當數量的中共、北韓戰俘將拒絕回到本國,而這便將戳破共產黨一直以來將自身打造爲“人間天堂”的謊言。因此,在這之後,共產極權陣營便在戰俘問題上開始了長時間的無理取鬧,從而使韓戰的停火遲遲不能實現。

在聯合國軍的利比代表提出“一對一”交換原則後的第二天,即1952年1月3日,共產極權陣營談判代表、北韓將領李相朝便進行了激烈的迴應,表示利比的提議“荒謬絕倫”,並裝模作樣地說“戰俘的釋放和遣返決不是販賣奴隸”,“20世紀也不是野蠻的奴隸制時代”。此後,李相朝不斷地在談判中胡攪蠻纏,並時常用粗口進行謾罵。如上一講所述,中共、北韓方面一直在大量殘殺聯合國軍戰俘,他們的戰俘營甚至製造了美國戰爭史上最高的戰俘死亡率。但此時李相朝卻反而稱聯合國軍提出的自願遣返原則是一種“奴隸制”,着實是無恥得令人發笑。更爲諷刺的是,在1月11日的談判中,李相朝講述了共產軍隊對戰俘的洗腦工作。在講到“共產主義和依靠組織的教育,是以正義爲基礎的,是博愛主義的具體體現”這樣的語句時,李相朝竟然自己笑得前仰後合,幾乎無法繼續發言下去——這表明,就連共方談判代表都覺得共黨編造的謊言過於可笑,以至於他們一時之間無法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下去了。

這樣,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在共方代表一次又一次的胡攪蠻纏之下,雙方難以就戰俘問題取得任何共識。在此期間,聯合國軍代表利比曾在談判中向共方代表做過這樣一段發言,點破了共產極權陣營使用的伎倆:“你們有兩大絕招。一是拒絕對我方所提出的任何問題作出直接回答;二是你們提出兩三個問題對我方提出的問題進行搪塞,爾後則要求我方作出回答。這就是貴方對待這次談判的整個態度。貴方對我方提出的建議進行了無所不用其極的攻擊,什麼不道義呀,缺乏人道主義呀,不公正呀,不可思議呀,等等。可是當我們要求貴方指出最簡單的真憑實據時,你們不是使用金蟬脫殼之計,就是置之不理。你們不回答是因爲你們無法回答。”(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七章《戰俘》)

利比代表這段義正辭嚴的話語,可謂是直擊共產陣營代表的痛處。由於聯合國軍方面一直堅持着自願遣返原則,北韓、中共代表便只有不斷地進行無理糾纏和謾罵,談判也就由此變得難以進展。此外,共產極權陣營還使出了更爲無恥的手段。在1952年2月下旬,蘇聯、中國、北韓突然開始衆口一詞地發表聲明,子虛烏有地聲稱聯合國軍對北韓和中國進行了細菌戰。

二、子虛烏有的“細菌戰”:共產極權陣營進行虛假指控

共產軍隊戰俘在巨濟島戰俘營中學習職業技能。(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共產軍隊戰俘在巨濟島戰俘營中學習職業技能。(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1952年2月22日,北韓外相樸憲永突然發佈聲明,稱美軍在1952年年初使用了“大量屠殺人民的細菌武器,兇暴地違反了有關戰爭的一切國際法規”,並無中生有地指責美國飛機自1952年1月28日以來在北韓境內投撒攜帶病菌的昆蟲。同一天,蘇聯也發佈了指責美國對北韓進行細菌戰的聲明。緊接着,在2月24日,周恩來又代表中國政府聲明,聲稱美國曾在1950年12月至1951年1月間對北韓進行過細菌戰,此次則是美國又一次在北韓、中共聯軍的“前線陣地和後方連續用飛機撒下大批昆蟲細菌”。此外,周恩來還無中生有地表示,美國在利用北韓、中共戰俘進行細菌武器實驗。3月8日,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發表了一份更荒謬的聲明,聲稱美國飛機“侵犯中國領空”,對包括瀋陽在內的一些城市進行細菌戰。(中國“軍事科學院”編:《抗美援朝戰爭史》第三卷第十三章)

共產極權陣營在這些聲明中提到的所謂“細菌戰”,完全是無中生有的,其無恥程度堪比今日中共稱新冠病毒起源於美國。事實上,所謂中國“志願軍”的衛生部部長吳之理曾在戰後公開表示:“52年(美國投放)細菌戰是一場虛驚。這事是我幾十年的心病,只覺得對不起中外科學家,因爲他們可能知道真相,但服從政治鬥爭需要,他們是受我們騙了!”(吳之理:《1952年的細菌戰是一場虛驚》,《炎黃春秋》2013年第11期)3月12日,國際紅十字會向北韓和中國政府提出,希望就此事組織調查團到北韓境內進行實地調查,卻被做賊心虛的北韓、中國政府拒絕。從5月6日開始,中共和北韓陸續公佈了25名被俘美國飛行員的所謂“供詞”,內稱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下達了發動細菌戰的指令。而根據被俘美國飛行員哈羅德·費舍爾的戰後回憶,這些“供詞”是共產軍隊通過對戰俘進行反覆嚴刑拷打得來的。到1952年中期,由於共產極權陣營方面關於“細菌戰”的虛假宣傳已經成爲了國際笑話,他們的相關宣傳便逐漸地降下溫來。與此同時,共產陣營見在談判桌上無法就戰俘問題取得突破,便開始策劃戰俘營暴動。

三、共產份子滲入戰俘營組織暴動

韓戰中雙方戰俘營的位置示意圖。(來自維基百科)
韓戰中雙方戰俘營的位置示意圖。(來自維基百科)

在韓戰初期,聯合國軍將共產軍隊的戰俘收容在韓國東南端城市釜山的戰俘營中。不過,隨着仁川登陸後北韓軍主力的毀滅,及中共軍參戰後大批中共軍被俘,聯合國軍手中的北韓、中共戰俘總數達到了10餘萬人。因此,自1951年1月開始,聯合國軍便將戰俘陸續轉移到韓國南海岸外的小島巨濟島上。如前所述,到1951年12月,聯合國軍的戰俘營中共有11萬餘名北韓俘虜和2萬餘名中共俘虜。

對於共產極權分子來說,戰爭規則是從不需要遵守的,如此龐大的戰俘羣體正好給了他們一個進行所謂“敵後戰爭”的機會。在戰俘營中,事實上存在着不少故意被俘的北韓特工。這些特工在以俘虜的身份堂而皇之地進入戰俘營後,直接受到北韓停戰談判首席代表南日和副代表李相朝的指揮,在戰俘營中建立共產黨對戰俘們的控制,並不斷製造事端、策劃暴動。僅僅在1951年9月,戰俘營中一個由共產分子組成的所謂“人民法庭”便殺害了15名反共戰俘。另一方面,北韓和中國戰俘中的反共人士也積極地組織起來,與戰俘中的共產分子展開激烈的鬥爭。由於聯合國軍看守戰俘營的兵力相當匱乏,總數只有戰俘數量的三十三分之一,因此只能對戰俘營中發生的仇殺和鬥爭事件放任自流。這樣,到1952年初,不少戰俘營地已經成爲了共產分子的控制區。(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七章《戰俘》)

與中共、北韓方面肆意殘殺、虐待戰俘的行爲相反,聯合國軍對戰俘進行着人道的對待,還爲戰俘們開設了便於戰後重返社會的職業培訓課程。戰俘中的共產分子便利用這些課程,紛紛學習金屬加工技術,藉此機會製造大量武器,從而更進一步地擴大他們對戰俘營的控制。1952年2月18日,收容着5600名北韓戰俘的第62號戰俘營發生了一場血腥的暴動。當時,聯合國軍試圖對這個營地的戰俘進行甄別,從中區分出被扣押的平民——這些被扣押的平民,既包括被北韓軍強徵入伍的韓國百姓,也包括在戰爭的混亂中被聯合國軍誤捉的非戰鬥人員。在進行了甄別之後,這些人員將被以平民的身份釋放。然而,這種做法無疑會導致許多人被放回韓國,這就破壞了共產分子營造的謊言,即所有戰俘都願意被遣返回所謂的“社會主義天堂”。因此,在來自板門店方面的直接命令下,第62號戰俘營內的1000—1500名共產分子武裝了起來,他們使用的武器包括“鎬把、帶刺的鐵絲做的連枷狀武器、祕密地用收集在一起的金屬碎片磨製而成的刀斧,甚至用帳篷撐杆做成的長矛”等等,被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戲稱爲“天才才能想到的各種各樣臨時湊合的武器。”(李奇微:《朝鮮戰爭》第八章)爲了使甄別工作能夠順利進行,美國第27步兵團的一個營攻下了這個戰俘營。在激烈的衝突中,美軍1死38傷,北韓戰俘77死140傷——一支軍隊居然陷入了攻打自己設置的戰俘營的境地,這真可謂是戰爭史上匪夷所思的一幕。而經過了這次流血事件後,板門店的北韓代表立即找到了攻擊聯合國軍的口實,稱這是“野蠻屠殺”大量共方人員的行爲。

3月13日,又一場流血衝突接踵而來。在被共產分子控制的戰俘營區,一批反共戰俘和韓國士兵遭到了共產分子的投石攻擊。韓軍當場開槍還擊,打死12人、打傷26人,一名在場的美國軍官也遭到了誤殺。而在這起事件之後,板門店的共產黨代表就又一次找到了口實,繼續對聯合國軍進行口頭攻擊。到4月28日,聯合國軍首席談判代表喬伊將軍提出了表明聯合國軍底線立場的“一攬子建議”,提出只要共產極權陣營同意不強制遣返戰俘,並提出雙方都能接受的中立國監察停火機構成員國,聯合國軍方面就不會干涉北韓在停戰後建設機場。如前所述,在5月2日,共方不再堅持將蘇聯選入中立國監察機構、聯合國軍也承諾不再幹涉北韓的機場建設。然而,在戰俘問題上,雙方依然互不相讓。這樣,到1952年5月6日,隨着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將軍發表聲明,稱“和平的責任落到了共產黨領導人的肩上”,關於戰俘問題的談判就徹底陷入了僵局。(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九章《戰俘營風雲》)

更爲令人震驚的是,就在第二天,也就是1952年5月7日,聯合國軍的戰俘營司令、美軍准將杜德,突然被戰俘中的共產分子俘虜,被一羣俘虜關進了戰俘營——也就是說,一支軍隊的戰俘營司令,竟然成爲了自己管理的戰俘手中的俘虜。那麼,這樣不可思議的反常識景象,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呢?在下一講中,我們就將爲您解答這個問題。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