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講 風暴前夜

2021-08-25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講 風暴前夜 因激烈言行被安保人員帶離立法會會場的激進民主派議員梁國雄。
美聯社圖片


 一、蝴蝶振翅:2008年的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的第二十講《風暴前夜》,帶您繼續回顧香港的過去。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2003—2008年間,香港民衆發動的歷次抗爭。在這些抗爭當中,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香港民衆的首次大規模反抗,2006—2007年間的天星、皇后碼頭抗爭則是此後香港本土主義抗爭的開端。在這之後,香港迎來了從表面上看來平淡無奇、但在大歷史脈絡上又至關重要的2008年。在這一年依次發生的幾起事件,如同“蝴蝶效應”理論中所說的那隻振翅蝴蝶,通過在當時激起小小的漣漪引發了席捲一切的滔天風暴。

我們先從一個歷史場景開始說起吧。

200852日,北京奧運會的聖火傳遞活動在香港舉行。從這天早上9點到下午6點,在120名火炬手的接力傳遞下,奧運聖火被從九龍尖沙咀的香港文化廣場一路傳送到了港島灣仔的金紫荊廣場。這次活動吸引了超過10萬人上街圍觀,其中不少人手中都持有中國國旗。

與這樣的場景相呼應的,是同年香港中文大學就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問題發佈的民調數據。調查顯示,在2008年,香港18—30歲年輕人的中國認同達到了1998年以來的頂峯: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年輕人有41.5%;認同自己是“廣義中國人”的年輕人則有41.2%。要知道,僅僅在六年後的2014年,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和“廣義中國人”的香港年輕人比例已經分別跌到了9.5%11.8%。可以說,香港人在2008年曾一度對中國產生過相當高的認同感,但這一認同感很快就消失殆盡了。

因此,探究2008年香港的歷史,是理解此後香港發生的一切的關鍵。現在,就讓我們進入歷史中,去看一看那年的香港發生了什麼事吧。

 

二、香港歷史中至關重要的2008

2008年上半年,中國發生了一系列深刻影響香港的事件。

這年52日,北京奧運的聖火傳遞在香港舉行。十天之後,四川發生了造成40多萬人傷亡的汶川大地震。這一年89日—21日,北京奧運會的馬術比賽又在香港舉行。這一連串事件的發生,使得中國民族主義思潮在短時間內席捲了香港。當時,中共因舉辦奧運會,曾一度向國際社會作出了較爲開明的姿態,並曾表示會對國際媒體採取“零拒絕”政策。而汶川大地震的慘烈,及時任中國總理的溫家寶在地震後向媒體表現的親民姿態,又使中共在輿論層面佔據了相當有利的位置,進而激發了香港民衆對汶川災情的普遍關心。一組數據直觀地體現了當時香港社會對汶川大地震的關注:香港向地震災區的捐款數額達到了驚人的220億港元,其中有130億來自民間。而在1991年華東水災期間,香港向災區的捐款數額爲6.5億港元,其中有6億來自民間。

然而,到2008年的年底,香港人對中國的觀感已經變得大不一樣了。在2008年下半年,又發生了什麼事呢?

200897日,香港舉行了第四屆立法會選舉。在這次選舉選出的60個議席中,建制派和民主派分別獲得了36個和23個議席,持中間派立場的獨立候選人則獲得了1個席位。總的來看,這次選舉結果仍與2004年的第三屆選舉相似:在30個功能界別議席中,建制派獲得絕對優勢,拿到了25個議席,民主派和中間派則分別只有4個和1個議席。在直選議席中,民主派佔據着較大優勢,獲得19個議席,而建制派則只有11個議席。如此前所述,在中共的制度設計之下,民主派事實上幾乎不可能在立法會選舉中獲得優勢地位。因此,部分民主派開始轉而採取更爲激進的抗爭路線。

在2008年的香港立法會中,民主派第一大黨民主黨佔有8個席位,是議會中除擁有10席的建制派政黨民建聯之外的最大政黨。事實上,在這之前的三屆立法會選舉中,民主黨也一直在議會中保持着民主派最大政黨的地位。不過,一個名爲社會民主連線、簡稱“社民連”的激進民主派政黨在這次選舉中,一舉拿下了3個議席。當選的3名社民連議員黃毓民、梁國雄和陳偉業以帶有左翼色彩的激進民主主義立場著稱。與此前一直進行着有秩序的議會鬥爭的民主派不同,這3名激進民主派議員採取了議會抗爭的路線,時常用激烈的言辭和大聲抗議干擾立法會現場秩序,還曾向前往立法會宣讀報告的行政官員投擲香蕉模型。香港抗爭日趨激烈化的種子,從這一刻便種下了。

還是在20089月,一起中國社會事件的發酵,也深刻影響了此後香港人對中國的觀感,這就是震驚世界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在這個月,包括三鹿、伊利、蒙牛、光明等知名品牌的中國奶粉內都被檢測出了有毒物質三聚氰胺。這種有毒物質導致數以十萬計的中國嬰幼兒罹患腎結石,並使多個國家對中國乳製品發佈了禁令。這一事件也使大量中國消費者對國產奶粉喪失了信心,並引發了中國消費者持續多年的搶購香港奶粉狂潮。三聚氰胺事件的發生,一方面使中國當局苦心營造的“盛世”形象在香港民衆心目中破產,因爲一個連基本食品安全都無法保障的國家,怎麼會擁有真正的“盛世”呢?另一方面,大量南下湧入香港的奶粉搶購者,又奪走了香港本就不很充裕的奶粉資源,從而進一步惡化了香港人對中國的觀感。

接下來,中共進行了一場大規模政治迫害,打碎了中共胡錦濤、溫家寶政府營造的“開明”形象。在200812月,中國的一批民主派知識分子模仿捷克民主運動的象徵《七七憲章》,簽署了著名的《零八憲章》,要求在中國實現民主、自由與憲政。《零八憲章》的簽署者遭到了中國當局的殘酷鎮壓,其中最具標誌性的事件,就是劉曉波在200912月被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零八憲章》簽署者遭遇鎮壓的事實,使香港人認清了中共政權的極權主義本質。在這之後,香港人在心理上與中國更加漸行漸遠。到2010年,根據香港大學公佈的民調結果,香港民衆中認同“中國人”這一身份的比例低到了21%,認同“香港人”這一身份的比例則是36%

 

三、本土主義與激進民主派的發展:《香港城邦論》與人民力量

在這樣的背景下,一本在當時驚世駭俗的著作在201112月出版,象徵着香港當代本土主義思潮的初步成型。這部著作,就是由香港學者陳雲撰寫的《香港城邦論》。在這本書裏,陳雲提出了大膽的觀點,認爲香港事實上就是一座城邦,與中國有很大不同。陳雲在書中明確反對民主派追求“民主統一”的觀點,並在書中說:“溫家寶總理久不久就出來呼喚政治改革、體制改革,卻毫無寸進,其效果只不過是說,中共不會停留在目前的殘暴狀態的,中共會過渡到民主的。這種呼喚,六十幾年了,從建政之前的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一直呼喚到二十一世紀。這就是中共的民主過渡論……中共政權的過渡論,是它統戰華人的利器。”(陳雲:《香港城邦論》,頁39—40

《香港城邦論》封面。(來自網站“goodreads”)
《香港城邦論》封面。(來自網站“goodreads”)

陳雲認爲,既然中共不可能自行民主化,那麼香港民主人士追求中國民主實際上也只會得到鏡花水月。他在書中說:“香港的民主派沉迷於民主統一中國,在行動上無法全然代表香港人利益。”(陳雲:《香港城邦論》,頁41)因此,陳雲認爲香港人應當“放棄民主中國,保住香港城邦”,並追求香港的自治和自主。在《香港城邦論》的最後一章,陳雲將他的政治、經濟主張概括爲十個字:“自治保經濟,自主保尊嚴”。(陳雲:《香港城邦論》,頁14

陳雲的《香港城邦論》在問世後,引起了很大的社會反響,因爲這部著作提出了一種與此前民主派的抗爭路線全然不同的理念,擁有在當時的人們看來相當明確的本土主義指向。在此後的抗爭中嶄露頭角的本土派代表人物、同時也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一口號的提出者梁天琦就曾表示,《香港城邦論》曾影響了他的政治理念。

在香港當代本土主義思潮形成體系的同時,激進民主派力量也在進一步發展。在2011年的區議會選舉中,部分激進民主派提出要在選舉當中與民主派第一大黨民主黨進行對抗,由此引發了激進民主派團體社民連的分裂。社民連內對民主黨採取對抗態度的一批成員退出了社民連,在2011710日正式成立了新政黨人民力量,認爲“香港的政治制度自迴歸以來毫無寸進,立法會功能組別及特區政府皆由小圈子選舉產生,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依然遙遙無期”,並表示人民力量“堅持無篩選和普及而平等的普選原則”,將“捍衛香港原有制度,實行真正港人治港”。(參見人民力量官網)

 

四、充滿戲劇性的2012年特首選舉

在社會思潮生機勃發的情況下,時間進入了2012年。這一年香港高層政壇最爲引人注目的事件,便是建制派梁振英、唐英年和民主黨元老何俊仁三人對行政長官職位的角逐。在本次特首選舉中,香港出現了1997年以來的首次多人特首競選,且選舉委員會的人數被從此前的800人擴充到了1200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由對建制派有利的功能界別選舉產生的。根據規定,得到150名以上選委會成員提名的人可以成爲行政長官候選人,而滿足這一條件的候選人則是梁振英、唐英年、何俊仁三人。由於建制派在選舉委員會中佔據着絕對優勢,因此實際上何俊仁當選的希望十分渺茫。

2012年3月16日,梁振英(左)、唐英年(中)、何俊仁(右)舉行選舉電視辯論。(法新社)
2012年3月16日,梁振英(左)、唐英年(中)、何俊仁(右)舉行選舉電視辯論。(法新社)

在香港政界中,梁振英一直被許多民主派人士視爲鐵桿親共派。在《中英聯合聲明》附件和香港《基本法》起草的過程中,梁振英曾與中共有過不少合作。對於梁振英的真實身份,不少香港人也一直有所懷疑,包括民主派元老司徒華在內的一些民主人士還曾表示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當然,對於這一點,梁振英一直矢口否認。除此之外,中共官媒“人民網”還曾在2012年一度將梁振英稱爲“梁振英同志”,引起了更多人的不安和猜測。與梁振英不同的是,唐英年更受商界人士青睞,與中共的關係似乎不如梁振英那麼近。

在進行特首選舉前夕,唐英年被媒體爆出了對他相當不利的醜聞。2012213日,《明報》披露唐英年在九龍塘的大宅涉嫌違規建設面積巨大的地庫。在這一醜聞開始在媒體上發酵之際,唐英年在216日承認了自己違規建設地庫的問題。316日,梁振英、唐英年、何俊仁舉行了公開的選舉電視辯論。在辯論中,梁振英打出“改革”牌,表示自己將會“迎難而上”地“觸碰既得利益集團”。唐英年則表示,在2003年七一大遊行期間,他曾親耳聽梁振英說“香港終有一日要出動防暴隊和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對於這一指控,梁振英進行了否認。最終,在2012325日,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進行了投票,梁振英以689票當選新一任特首,唐英年和何俊仁則分別只獲得了285票和76票。

相當戲劇性的是,無論唐英年在電視辯論中對梁振英的指控是真是假,僅僅在兩年多以後,梁振英在面對香港民衆發起的雨傘革命時,果真出動了防暴隊和催淚彈。那麼,這場被稱爲雨傘革命的大規模抗爭運動,究竟有着怎樣的時代背景呢?事實上,在梁振英就任特首時,香港已處在一場大規模社會運動的前夜,呈現出一派山雨欲來之勢。在下一講中,我們就將開始走進這場壯闊的社會風暴當中。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