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二講 雨傘革命

2021-09-15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二講 雨傘革命 歷史在這一刻定格:2014年9月28日下午5時58分,香港警方向民衆施放首顆催淚彈。
維基百科

一、大時代的起點:雨傘革命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二十二講《雨傘革命》。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2012—2014年雨傘革命爆發前夕的香港歷史。在這一階段,隨着梁振英成爲香港特首,香港當局試圖在中小學推行名爲“國民教育”,實爲變相中國式政治課的課程,使香港民衆在2012年發動了超過10萬人參加的“反國教”抗爭。在“反國教”抗爭取得勝利後,香港民衆又投入了爭取普選的社會運動中。2013年,隨着“佔領中環”計劃的提出與實施,香港民衆做好了用公民抗命的方式爭取普選權的準備。2014年8月31日,隨着中國人大常委會公佈著名的“八三一決定”,中國當局已經阻塞住了香港通往真普選的道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大批香港民衆在2014年9月26日走上街頭,在政府總部附近與警方展開了激烈的衝突。大時代的序幕雨傘革命,就這樣爆發了。
在講述雨傘革命之前,我們還是先從最近發生的一件事開始說起吧。

2014年9月29日,金鐘的示威人羣。(維基百科)
2014年9月29日,金鐘的示威人羣。(維基百科)

今年9月14日,香港協助被囚禁人士的組織“石牆花”在當局的壓力下宣佈“結業”。此前,香港當局的懲教署長鬍英明和保安局長鄧炳強曾多次抨擊“石牆花”,稱這個援助了大量被捕抗爭者的組織“抹黑懲教署”、“散播危害國家安全種子”。在“石牆花”結業時,該組織曾在社交媒體上聲明,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結業”。組織創辦人邵家臻則表示,目前對於被囚抗爭者的人道關懷和支援工作“今天已經走不下去”。(《囚權組織“石牆花”受壓解散 建制媒體稱港府要阻助反修例在囚者》,法廣,2021年9月14日)

值得注意的是,邵家臻在雨傘革命時就活躍在街頭抗爭者的行列中。因此,他在事後遭到了當局的秋後算賬式審判,在2019年4月24日被判處監禁八個月。這一事例表明,香港當局對於雨傘革命參加者的政治清算,一直到這場運動結束後的好幾年仍然在進行。而雨傘革命的參加者中,又有成百上千的人投入了從2019年開始的反送中抗爭。從雨傘革命開始,香港進入了一個以革命爲主題的大時代。在這個時代,連綿不絕的大規模街頭抗爭成爲了常見的景象。警察對民衆的鎮壓,以及民衆抗爭的英勇,也隨着時間的推移步步升級。而這一切的起點,就是從2014年9月26日開始的雨傘革命。現在,就讓我們走近這場浩大的公民抗命運動中吧。

二、抗爭的狂瀾:雨傘革命的爆發

2014年10月6日的金鐘佔領區。(維基百科)
2014年10月6日的金鐘佔領區。(維基百科)

2014年9月22日,超過1.3萬名大專院校師生聚集在香港中文大學,進行了要求在2017年實施真普選、及中國人大撤回“八三一決定”的罷課示威活動。這次活動的發起團體,是由多間高校學生會組成的學聯(全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集會上,學聯祕書長周永康發表演說,提出700萬香港人的命運不應該由中國人大常委會的170個代表決定,香港大專院校的學生應該盡到社會責任。在這之後的三天裏,數以千計的大專院校師生開始在港島各地集會,並吸引了不少市民的參與。9月26日,新興學運團體學民思潮發動了規模浩大的中學生罷課行動。當晚,數千名學生在政府總部外的添美道舉行了罷課集會。當時,香港當局爲了防止民衆衝擊政府總部,已經將曾在2012年“反國教”運動中被示威者佔領的政府總部東翼迴旋處空地用鐵柵欄封鎖了。而在香港民衆的口中,這一處空地被親切地叫做“公民廣場”,是一個公民表達政治訴求、進行集會的地方。夜晚10點15分,當添美道上的集會結束時,羣情激昂的示威者並沒有散去,並很快就發起了被稱作“重奪公民廣場”的突襲行動。包括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內的上百名示威者從正面突入了公民廣場,抗爭的狂瀾開始了。凌晨時分,手持防暴盾牌、頭戴防暴頭盔的防暴警察團團包圍了公民廣場。9月27日下午1點,防暴警察進行清場,逮捕了74名示威者。在這次鎮壓中,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也被警方拘捕了。

大批學生的被捕,激起了更多市民的憤怒。9月27日當晚,超過8萬名市民自發聚集在政府總部外,對警察進行了反包圍。9月28日凌晨,“佔領中環”計劃的提出者、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宣佈啓動“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行動,並開始組織義工隊聲援抗爭現場的民衆。到9月28日下午,已經有不少民主派議員來到了民衆聚集的抗爭現場,市民與警察的大規模衝突一觸即發,已經開始有警察向民衆噴射胡椒噴霧,並搶奪市民手中用於防禦的雨傘。

下午5點58分,警方開始了野蠻的鎮壓行動,首次對香港人民施放了催淚彈。當天晚上,港島的金鐘、灣仔、中環一帶煙霧瀰漫,民衆因遭受了警察的暴力攻擊發出的慘叫聲和哭聲此起彼伏。許多勇敢的人手持着雨傘排列成傘陣,與武裝到牙齒的防暴警察展開了街頭攻防。在街頭衝突中,儘管催淚彈的濃煙可以讓大量聚集的民衆暫時散去。但每當煙霧散去時,一度被逼退的民衆就會回到馬路上重新集結,重整陣勢。到9月29日凌晨3點,這場慘烈的鎮壓終於告一段落。這一夜,儘管警方發射了87枚催淚彈,但勇敢的香港人依然堅守在街頭,警察只得敗退離去。在整場鎮壓中,有接近100名民衆受傷。

三、長期堅守:佔領區的抗爭

2014年10月23日,獅子山上出現“我要真普選”條幅。(維基百科)
2014年10月23日,獅子山上出現“我要真普選”條幅。(維基百科)

殘酷的鎮壓激起了更爲勇敢的反抗。在這之後的幾天裏,數以十萬計的民衆湧上了街頭。到10月2日,民衆的集會已經傳遍了港島、九龍和新界的各地。在遍地開花的抗爭行動中,出現了港島的金鐘、銅鑼灣和九龍的旺角三大佔領區。在三大佔領區內,社會各界人士設置了帳篷和營地,佔領了交通要道,開始將這場抗爭長期化。世界各國的媒體在目睹了抗爭者手持雨傘的英姿後,將這場抗爭命名爲“雨傘革命”。

在佔領區中的抗爭者們往往身着黑衣、繫上黃絲帶,許多人也會手持和撐起黃色雨傘。這種黃、黑兩色的配色,就從這時起變成了香港抗爭者的重要符號。在佔領區的抗爭者也時常面臨着親共人士和警察的暴力襲擊。10月3日,一批佩戴着藍絲帶的親共暴徒襲擊了旺角佔領區,打傷了多名市民。而在暴徒發動襲擊的過程中,警方並沒有阻止。第二天凌晨,憤怒的市民在旺角一帶與警方發生了衝突,釀成了流血事件。10月15日,在金鐘佔領區,七名警察逮捕了在現場的民主派政黨公民黨成員曾健超,在反綁了他的雙手後將他帶到暗處,進行了持續數分鐘的殘酷毆打,使他的面部、胸部、背部多處受傷。

在警方和親共人士的不斷襲擊下,香港民衆仍然繼續着這場運動,並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了不少充滿創意的抗爭方式。在金鐘佔領區,抗爭者們模仿捷克民主運動時期的做法,設置了一面由上萬張五顏六色的貼紙構成的“連儂牆”。通過在連儂牆上的貼紙上寫字、作畫,人們高效地互相打氣、傳遞信息。10月23日,在九龍和新界交界處的獅子山上,一幅寫有“我要真普選”字樣、畫着一個雨傘圖標的黃底黑字條幅出現在山岩上。隨後,這個條幅的仿製品就在各個佔領區、學校和居民社區如同雨後春筍般地出現,成爲了雨傘革命的標誌。在世界各地的香港人,以及支持香港抗爭、嚮往自由的各族裔人士也行動了起來,在北美、歐洲、澳洲各國的中國領事館外舉行抗議示威活動。在中國境內,也有一些心懷正義的人士起來響應這次抗爭,遭到了中共的殘酷鎮壓。僅僅截止到10月8日,在北京、重慶和廣州被捕的人士就已經分別有30人、4人和2人。

四、“我們會回來的”:雨傘革命的失敗與成功

金鐘佔領區被清場前夕,通過氣球升空的黃色布塊,寫有“我們會回來的”字樣。(維基百科)
金鐘佔領區被清場前夕,通過氣球升空的黃色布塊,寫有“我們會回來的”字樣。(維基百科)

面對民衆的羣起反抗,中港當局不但使用了殘酷的鎮壓手段,也一直拒絕與民衆進行有效對話。11月15日,學聯祕書長周永康試圖前往北京與中國官方對話,卻被吊銷了通行證件。11月21日,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5名學聯代表進行了關於政治改革問題的對話,但林鄭卻只是在對話中複述官方立場,表示民衆不應該“消極抵制”中國人大通過的所謂“普選”方案。隨後,香港當局就展開了大規模的鎮壓。11月25日—26日,香港警方出動了包括“速龍小隊”在內的3000多名警察,施放着胡椒噴霧,對旺角佔領區進行了清場,逮捕了93名抗爭者。11月30日,在學民思潮和學聯的號召下,頭戴安全頭盔的近千名抗爭者發動反擊,包圍了政府總部,防暴警察則使用胡椒噴霧、警棍和催淚水劑殘酷地攻擊並驅散了民衆。有民衆在衝突中怒罵警察爲“黑警”,香港當局則在此後的聲明中稱當晚的抗爭者爲“暴徒”——此後反送中運動中抗爭者與當局的互相稱呼,在這時就已經出現了。

12月11日,包括“速龍小隊”在內的大批警察湧入金鐘佔領區進行清場,拆毀了象徵着雨傘革命的連儂牆,逮捕了247名抗爭者。12月15日,“速龍小隊”又對規模最小的銅鑼灣佔領區進行清場,逮捕了最後堅守的17名抗爭者。這樣,聲勢浩大的雨傘革命,就被香港當局動用防暴警察殘酷地鎮壓了下去。在整場雨傘革命期間,先後有120萬香港人蔘加了這場社會運動,其中有1088人被捕。受傷的抗爭者和因警方暴力受傷的無辜市民,至少有770人之多——由於許多傷者沒有就醫,因此實際的受傷人數肯定要比770更多。此外,也有130名警察和26名記者在這一期間受傷。

從表面上看來,隨着雨傘革命以被鎮壓而告終,這場運動似乎是失敗了。然而,雨傘革命實際上又是成功的。在這場社會運動中,許多此後反送中運動的特點和符號已經出現了。在雨傘革命期間,上百萬香港民衆走上街頭,親眼目睹和經歷了抗爭中種種激動人心和感人的時刻,以及警方和親共人士的殘暴行爲。反抗的火焰,雖然隨着雨傘革命被鎮壓暫時熄滅,但反抗的精神仍在悶燒着。只要時機一到,這團火焰就會以更大規模燃燒起來。在金鐘佔領區被清場前夕,有抗爭者將一大塊黃色的布綁上氣球升入空中。在這塊布上,用英文寫着黑色的大字:

“我們會回來的。”(We’ll be back)

很快,香港民衆就將重整旗鼓、回到街頭,掀起一場新的風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