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三讲 重整旗鼓

2021-09-22
Share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三讲 重整旗鼓 香港本土派领袖梁天琦(中)。
(美联社资料图)

一、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支持梁天琦?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二十三讲《重整旗鼓》。

在上一讲中,我们回顾了从2014年9月到12月间的香港雨伞革命,讲述了这次社会运动的全过程。在雨伞革命期间,120万香港人走上街头,为了争取真正的普选权进行了壮阔的抗争。香港当局出动了防暴警察,用催泪弹和“速龙小队”的清场残酷地镇压了这次运动。从表面上看,雨伞革命失败了。但是,这次抗争实际上又是成功的:在雨伞革命中,许多被日后的香港抗争沿用的符号和特点已经出现了。尽管雨伞革命遭到了镇压,但反抗的火种已经留在了香港人的心中。在这之后不久,香港人就会发起一场新的反抗狂澜。在今天的这一讲中,我们就将讲述从2014年到2016年初的香港历史。

在讲述历史之前,我们还是先从近年发生的一件事开始说起吧。

2019年10月9日,香港本土派领袖、时年28岁、身陷囹圄的梁天琦参加了一次法院上庭。这次出庭,他是为了给自己的6年刑期上诉。值得注意的是,梁天琦这次出庭所需的35万港元费用,是由人数众多的支持者在15分钟内完成众筹的。当梁天琦进入香港金钟法院上庭时,有数以百计的支持者早已来到了法院外为他加油打气。而当梁天琦乘坐着囚车离开法院时,更是有接近一千人追随着他的囚车奔跑。在现场,支持梁天琦的人们手持他的照片,齐声呼喊着“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根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一篇报道,当时场景的“轰动场面与韩星不遑多让。”(《因鱼蛋革命入狱梁天琦上诉出庭近千人陪囚车奔跑声援》,法广,2019年10月10日)

梁天琦这个不到30岁的青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支持者?他提出过什么样的主张,使得如此之多的人们这样地敬佩他、这样地愿意帮助他?要解答这些问题,我们就必须回到历史中,看一看在2014—2016年之间的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二、《香港民族论》:香港本土派理论的升级

一名香港抗议者手拿梁天琦的照片表示对他的支持。(美联社)
一名香港抗议者手拿梁天琦的照片表示对他的支持。(美联社)

2014年12月,在雨伞革命末期,金钟占领区中曾升起过一面绑上气球的黄色布块。这块布块上,用英文写着“我们会回来的”(We’ll be back)几个大字。在这之后,随着金钟占领区和铜锣湾占领区被警察的“速龙小队”清场,雨伞革命结束了。但是,“我们会回来的”这样的信念却留在了香港人的心中。事实上,在雨伞革命前后,香港人已经开始了对过往抗争方式的反思与对未来的新探索。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人开始重整旗鼓,为下一次抗争积蓄理论弹药。

2014年9月,就在雨伞革命爆发的同一个月,香港大学学生会出版了一本观点相当“劲爆”的著作。光是听一听这本书的名字,就足以感受到这本书的“惊世骇俗”——这本书名叫《香港民族论》,由九名作者撰写而成,他们每个人为这本书贡献了一篇文章。其中,有四篇文章是港大学生会期刊《学苑》在同年2月刊登的、以“香港民族 命运自强”为专题而创作的文章,作者是四名青年知识分子;另外五篇文章,则是由五名学者撰写而成的。九篇文章从政治、经济、思想、历史等多重角度讨论了香港本土民族主义的成因与合理性。其中,由台湾学者吴叡人撰写的一篇文章指出,1997年后“中国官方民族主义侵入性的国家统合政策最终激发了当代香港民族主义”,并认为香港的这种“防御性民族主义”的基础在于一个“香港本土共同体”的存在。这一“香港本土共同体”的形成,则来源于香港独特的历史演化。吴叡人也总结了四名青年知识分子在《学苑》杂志上刊登的、以“香港民族 命运自强”为专题的文章所表达的观点,认为在他们的民族自决论中“可以观察到几个特征”:

第一,这是一种“公民的民族主义论述”,“所谓香港民族主要是以共同命运、共同政治社会体制、共同心理特征与共同价值等标准来界定的,与血缘、种族无关。年轻的作者们虽然强调香港民族具有共同的粤语文化,然而这个文化与香港价值一样,本质上是开放,可以经学习而获得的。这个开放的公民民族论,恰与北京的血缘民族论成为鲜明对比”。

第二,“‘香港民族’是在现代历史过程中形成的政治建构物”,“和北京的‘炎黄子孙’之类的古老本质主义成为强烈对比”。

第三,香港民族论关注“正义与后殖民批判”,“传统的左、右二分法,已经无法准确掌握这个新兴民族主义的特质。”(二零一三年度香港大学学生会学苑编:《香港民族论》,页83、91—92)

总的来说,从香港本土主义思潮的思想脉络而言,《香港民族论》与此前陈云的《香港城邦论》相比,可以说是向前大迈了一步,为香港本土主义提供了一种成熟的国族主义论述。

三、《香港革新论》:香港民主派理论的转型

香港本土派领袖、身陷囹圄的梁天琦(左)。(美联社)
香港本土派领袖、身陷囹圄的梁天琦(左)。(美联社)

随着本土主义理论的升级,部分民主派也吸收了本土主义的一部分理念,在2015年7月出版了探讨香港前途的著作《香港革新论》。这本由香港民主派学者方志恒担任主编,收录了20多篇文章的著作,以“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续自治,为香港前途战斗到底”为全书的核心主张。在为这本书撰写的全书纲领中,方志恒将香港称为“我城”。他提出,自从1997年以来,香港人在历次抗争中通过“共同的抗争经历,进一步产生了抵抗他者守护我城的‘主体意识’”,而香港人的这种“主体意识”,“根本体现在一种对我城核心价值的认同——任何香港居民,无论什么时候来到香港,只要认同香港这片土地、认同香港核心价值,就是香港人。”

方志恒还在书中表示,香港社会当前的最大共识是实现“民主自治”。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提出了“革新保港”的“时代纲领”,认为香港人在面对“中国因素”的挑战时,应该“庄敬自强”,唤醒“自由灵魂”,“必须有全面代表香港人‘主体意识’的政治力量,走‘革新保港’的现实政治路线”。方志恒特别提到,根据《中英联合声明》,所谓“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只能维持到2047年。因此,在2047年之后,香港的宪制地位就将面临“何去何从的‘二次前途问题’”。面对这个“二次前途问题”,“香港人的‘主体意识’,将是守护我城自治地位的最后防线——香港人必须建构和捍卫我城的‘主体性’,思考在2047年后我城‘永续自治’之道。”

总的来说,方志恒提出,他希望在“民主回归论”和“独立建国论”之外,为香港的未来建构起“第三种想像”。(方志恒:《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香港前途宣言》,载方志恒编:《香港革新论》,台北:漫游者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

这样,随着香港本土派的民族主义理论形成体系,民主派也出现了转向本土视角的理论论述。在这样的氛围下,一种本土色彩更为强烈的抗争模式已经呼之欲出了。

四、本土派政团的崛起:本民前与青年新政

梁颂恒。(美联社)
梁颂恒。(美联社)

在本土主义思潮日趋壮大的背景下,2015年1月,一个名为“本土民主前线”(简称“本民前”)的政治团体在香港出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本民前的创立者,是一班参加过雨伞革命的青年。这一组织的主要召集人,包括20岁的黄台仰及24岁的李东昇和梁天琦。其中,李东昇和梁天琦是中学同学。和此前的各种政治团体不同的是,本民前本身是一个缺乏严密上下级架构的团体,成员只有召集人、发言人和普通成员三种身份。根据黄台仰和梁天琦在2015年10月接受BBC访谈时的论述,他们之所以要采用这种组织模式,是出于对雨伞革命的反思,认为学联、学民思潮和民主派政党“垄断了社运领导、话语权”,并曾在雨伞革命时期的金钟占领区控制了被称为“大台”的讲台。因此,本民前主张一种“拆大台”的抗争模式,“不会限制任何一名示威者以什么的方式表达诉求”,并且表示在遇到警察和亲共人士的暴力袭击时,示威者有“以武制暴”的还击权利。他们还认为,“由于历史、语言、文化等差异,香港已成为一个民族、一个想像的共同体。”(《新闻背景:谁是香港“本土民主前线”?》,BBC中文网,2015年10月18日)

在本土民主前线成立的2015年初,另一个名为“青年新政”的本土派政党也宣告成立。青年新政的召集人,是同样参加过雨伞革命、时年28岁的梁颂恒。青年新政在成立初期,就表示会采取“议会路线”,并将以“公平公义,港人优先”的大原则,通过参加2015年的区议会选举和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达到“重夺议会,走本土路线,引入由下而上概念,将议政的权力与责任真正交还香港人”的目标。(《占领后新政团涌现 “青年新政”拟出战区选 倡港人优先》,立场新闻,2015年3月23日)

另一方面,本民前在成立后不久,也以既非建制派,又非民主派的本土派政治团体的身份参加了立法会的选举活动。2015年10月,由于一名民主派议员辞职,他所属的新界东选区在立法会就有席位空了出来。因此,立法会新界东地方选区补选活动随即展开。这之后不久,梁天琦决定作为本民前的代表参加这次补选。他的参选口号一共有八个字,正是日后反送中抗争的标志性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五、“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的诞生

根据一名知情人在2019年7月撰写文章透露,“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的诞生颇有一番曲折。在2016年1月下旬的某一天,梁天琦约了梁颂恒及本民前的另一位成员商讨竞选口号问题。一开始,他们在进行头脑风暴时,曾想将口号的前四个字定为“光复新东”,之后又觉得这样不顺口,就定成了涵盖范围更大的“光复香港”。口号的后四个字,一开始则是“世代革命”。但在这之后,梁天琦“思前想后,觉得革新和改变不取决于人的年龄,而是取决于人的思想有没有追上时代的步伐,所以决定以‘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作为选举口号”。(何梦:《关于“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辅仁媒体,2019年7月28日)

香港抗争的标志——“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句口号,就这样诞生了。很快,这句口号就将在香港的街头响起。2016年2月8日是农历的新年。这天晚上,在九龙的闹市区旺角,香港当局食物环境卫生署的职员来到当地夜市,试图驱赶在那里按照传统在新年贩卖鱼蛋等熟食、艰难谋生的小贩。在小贩遭到食环署职员驱赶的时候,十多名本民前的成员来到现场保护小贩,并得到不少现场市民的支持。一场新的抗争风暴,由此拉开了序幕,这就是2016年的鱼蛋革命。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