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六讲 时代革命·一

2021-10-20
Share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六讲 时代革命·一 2019年6月9日,103万人在香港上街,进行反送中游行。
维基百科

一、何以这土地泪在流,何以令众人亦愤恨:香港民众为何会流泪与愤恨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二十六讲《时代革命·一》,开始回顾反送中运动的历史。

到今天为止,距离反送中运动的爆发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两年多以来,香港街头出现过一幕又一幕感人的抗争事迹。在当局的警察滥用武力的情况下,民众的鲜血布满了香港的大街小巷。时至今日,成千上万的人因为反送中运动身陷囹圄,也有人失去了生命,还有更多的人被迫流亡海外、逃离他们深爱的家园。目前,随着“国安法”推行一年有余,香港的自由已经被扼杀殆尽。在极权主义的统治下,肃杀气氛笼罩着香港这座曾经的自由之城。

然而,时至今日,香港人依然没有放弃这场抗争。在世界各地,难以计数的香港人团体建立了起来,不断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在香港,大批民众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政治观点。许多国家也在不断采取措施,尽一切可能地对香港人进行帮助。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反送中运动绝不可以说是“失败”了,因为这场运动的参加者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尽管中国和香港当局试图通过“国安法”彻底镇压香港人的抗争意识,但这样的暴政并不能使香港人的反抗精神消失。相反,香港民众对于“香港人”这一身份的认同感,在逆境之下正变得越来越坚定。自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香港民众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政治觉醒。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外,催泪弹的烟雾弥漫。(维基百科)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外,催泪弹的烟雾弥漫。(维基百科)

那么,对于香港人而言,反送中运动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还是从一个细节开始说起吧。

2019年7月21日深夜,一批白衣暴徒手持棍棒、藤条等凶器,冲进香港地铁元朗站,对民众进行了残酷的无差别袭击。在这次袭击事件中,有至少45名民众受伤,其中甚至包括孕妇。令人愤怒的是,在袭击事件发生时,警方处处纵容着白衣暴徒,根本没有阻止他们的暴行,反而与白衣暴徒有私下交流。尽管警方在三小时内收到了市民们发出的2.4万个紧急求救呼叫,但他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事件发生后,当大批市民前往警署报案时,警方却关闭了铁闸门,拒绝受理报案。

元朗721事件,仅仅是反送中运动中无数惨烈事件的一件。在反送中运动中,还发生过数不清的残酷流血事件。针对为自由而战的香港民众,香港当局不仅纵容暴徒滥施暴虐,更是一次又一次使用了包括实弹在内的各种武器,对香港人民进行了血腥的镇压,甚至曾施加过人性难以想象的酷刑。正如流传最广的香港抗争歌曲《愿荣光归香港》开头那句所唱的那样:“何以这土地泪在流,何以令众人亦愤恨。”在反送中运动中,香港民众流下过无数的眼泪,也有过无数愤恨的记忆。

而这一切的起源,正是香港当局在中共支持下悍然推行的“送中条例”。为了反对这一条例,香港民众在愤怒之下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动员了起来,并在抗争的过程中流下了数不清的泪水,经历了无数使人愤恨的时刻。

二、昂首拒默沉,呐喊声响透,盼自由归于这里:2019年6月9日—6月中旬

2019年6月15日,反送中运动的首位牺牲者梁凌杰身着黄色雨衣,站在高处。(维基百科)
2019年6月15日,反送中运动的首位牺牲者梁凌杰身着黄色雨衣,站在高处。(维基百科)

在流泪和愤恨的同时,香港民众昂起首来,进行了勇敢的抗争。而正如上一讲所述,大规模抗争的起点,就是103万人走上街头的时刻。

2019年6月9日下午2时20分,在民主派团体“民间人权阵线”的号召下,香港民众展开了有103万人参加的反送中大游行。这一天,无穷无尽的人流如潮水一般填满了香港的道路,高楼之间长长的游行队伍一眼望不到尽头。呼喊着“反送中,撤恶法”的人们从维多利亚公园出发,一路行进到了位于金钟的立法会外。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依然有示威者没有散去。这批坚持到底的示威者留守在立法会外,试图要求林郑月娥进行对话。当局的回应,则是野蛮的警察暴力:在立法会外严阵以待的防暴警察冲出来驱散了他们。在这场反送中运动的第一场大规模游行中,共有19人被警方逮捕。然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6月12日,是当局拟定的“《逃犯条例》修订案”(即“送中条例”)在立法会进行二读的日子。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就已经有基督徒市民聚集在金钟一带,面对防暴警察连续唱了几个小时的圣诗。大量市民则通宵聚集在立法会附近的添马公园,准备进行第二天的抗争行动。6月12日白天,警方出动了五千警力重兵把守立法会,成千上万愤怒的民众则将他们团团包围了。下午2时,民众要求政府在一小时内撤回“送中条例”,回应民众的只有一片沉默。从下午3时起,大规模的警民冲突开始了。警方向人群滥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和胡椒喷雾,并残忍地追打民众。不少民众则在街头设置路障,并向警方投掷杂物还击。然而,在不对等的武力下,这场冲突迅速变成了一边倒的血腥镇压。为了躲避警方的攻击,数以千计的民众涌入了中信大厦,警方则仍在大厦外不断施放催泪弹,使浓烟进入了大厦。尽管大厦内的市民最终成功自发疏散,但许多人在这一过程中呼吸困难,有人哮喘发作。在街头,警方随意地向人群发射橡胶子弹,有人的眼睛被打伤了,甚至有记者遭到了警方的直接射击;立法会民主派议员胡志伟在这一天身处街头,对着滥施暴行的警方大喊“我要见指挥官”,回答他的则是警方持续的射击……6月12日这天香港街头惨烈的景象,通过媒体的镜头传遍全球。香港当局表现出的冷酷和野蛮,在这一天震惊了全世界。当晚,香港警方发布声明,说这天民众的行为是“暴动”。在612这天,共有81名示威者和22名警察受伤,被捕的民众则有32人。由于民众的抗争,立法会的“《逃犯条例》修订案”二读活动在这一天被迫停止。

残忍的镇压并不能打消香港人民的抗争意志。6月15日下午,一个名叫梁凌杰的35岁青年孤身一人,身着写着“林郑杀港,黑警冷血”八个字的黄色雨衣,来到金钟太古广场外高达20米的临时施工平台,悬挂起了一条写有“反送中”字样的横幅。夜晚9时,梁凌杰从平台上像晚星一样坠下,付出了年轻的生命。梁凌杰是反送中运动的第一个牺牲者,但不是最后一个。根据媒体披露,梁凌杰生前是一个富有爱心的人,曾经筹款捐建湖南的一所希望小学。在香港,他曾投身于照顾长者的社区服务中,并曾通过教会为一名非洲视力障碍儿童提供帮助。

2019年6月16日,香港街头的“200万+1人”大游行。(维基百科)
2019年6月16日,香港街头的“200万+1人”大游行。(维基百科)

梁凌杰的牺牲彻底激怒了香港民众——已经有人献出了生命,但当局仍然拒绝撤回“送中条例”。在6月15日下午举行的记者会上,特首林郑月娥仅仅提出了“暂缓推动修例”。

6月16日,在民阵的号召下,香港人展开了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游行。这次游行的路线与6月9日相同,起点和终点分别是维多利亚公园和位于金钟的立法会。民阵方面表示,这次民众的参与人数是200万+1人,其中200万人是走上街头的人数,1人则是在前一天去世的梁凌杰。从下午2点40分起,一眼望不到头的人潮开始出发,港岛的多条主要道路上全是无边无际的人群。在游行的队伍中,人们举起了写有“痛心疾首”字样的白底黑字条幅,以及写有“撤回恶法”字样的黑底白字条幅。在太古广场外,人们来到梁凌杰坠落的地点,自发地献上鲜花,表示哀悼之情。在游行的过程中,香港民众展现出了极其优秀的公民素质。当救护车和公交车开过时,人群纷纷自动让出一条让车辆通行的通道,情景宛如《圣经》中描绘的摩西分开红海的场景。一直到午夜时分,游行依然没有结束。部分示威者在立法会外留守,一直坚持到了6月18日凌晨时分。

三、何以这恐惧抹不走,何以为信念从没退后:2019年6月中旬—7月1日

在6月16日当天,民阵发布声明,提出了著名的“五大诉求”:“1、完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2、追究警察开枪镇压;3、不检控和释放反送中示威者 4、撤销定性6月12日集会为暴动;5、林郑月娥问责下台。”(《民阵发声明 拒绝接受特首道歉 提出五大诉求》,自由亚洲,2019年6月16日)

在超大规模的民众示威之下,香港当局不得不在6月16日夜晚发布新闻稿,表示:“行政长官承认由于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社会出现很大的矛盾和纷争。”6月18日,林郑月娥又在记者会上向市民公开致歉。至于是否会撤回“送中条例”,当局依然没有表态。因此,在6月下旬,香港民众继续进行了持续不断、规模较小的示威活动。在6月的最后两天,有两名抗争者以死明志,用生命表达了对“送中条例”的反抗。

2019年7月1日,香港示威者占领立法会。图为当时立法会会议厅内的情形。(维基百科)
2019年7月1日,香港示威者占领立法会。图为当时立法会会议厅内的情形。(维基百科)

6月29日,21岁的香港教育大学学生卢晓欣在香港粉岭的高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逝世前,她在一面墙壁上留下了这样的话:“致香港人:虽然抗争时间久了,但绝对不能忘记,我们一直以来的理念,一定要坚持下去。强烈要求全面撤回条例、收回暴动论、释放学生示威者、林郑下台、严惩警方。本人但愿可以小命,成功换取二百万人的心愿,请你们坚持下去!” 6月30日,29岁的职员邬幸恩在中环的高处坠下,同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社交媒体上留下的遗言中,他这样说:“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们的胜利。”
到此为止,已经有三人在这场运动中死去了。但是,在他们之后,依然会出现许多位牺牲者。当局的恐怖暴行尽管使人恐惧,但追求自由的香港民众却不会退后。7月1日,是香港主权移交的周年之日。1997年以来,香港民众每年都会进行传统的“七一游行”,其中以50万人上街的2003年“七一大游行”最为著名。2019年7月1日凌晨,示威者来到立法会外,降下了那里的中国国旗,并将香港特区旗降了半旗。取代中国国旗的,则是示威者制作的一面黑底洋紫荆旗,与香港特区的红底洋紫荆旗形成了鲜明对比。当天下午,在民阵的号召下,55万人走上街头,开始了6月16日之后最大规模的游行。许多人来到立法会外,又一次将立法会团团围住。

在整个下午,有示威者不断用工具冲击立法会的玻璃外墙。到临近夜晚9点的时候,大批头戴黄色安全头盔、身着黑衣的示威者涌进了立法会。在立法会的会议厅内,示威者们在主席台悬挂起了英治时代的龙狮香港旗,并举起了黑底白字、写有“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字样的横幅。高挂在墙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徽”则被黑漆喷涂,徽章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几个字以及洋紫荆图案被涂黑。

现在,示威者已经占领了立法会,并宣读了自己的政治诉求。那么,中国和香港当局接下来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反送中运动,又将怎样发展下去呢?事实上,到这时为止,反送中运动才仅仅是刚刚展开。在这之后的几个月里,香港将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警方的暴行将会愈演愈烈;民众将会进行逐渐激烈的反抗。至于中共方面,也即将开动它的宣传机器,开始用一套与事实截然相反的叙事系统来论述香港发生的事。而明白到发生了什么的国际社会,也即将展开实际行动,声援香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