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六講 時代革命·一

2021-10-20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六講 時代革命·一 2019年6月9日,103萬人在香港上街,進行反送中游行。
維基百科

一、何以這土地淚在流,何以令衆人亦憤恨:香港民衆爲何會流淚與憤恨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二十六講《時代革命·一》,開始回顧反送中運動的歷史。

到今天爲止,距離反送中運動的爆發已經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兩年多以來,香港街頭出現過一幕又一幕感人的抗爭事蹟。在當局的警察濫用武力的情況下,民衆的鮮血佈滿了香港的大街小巷。時至今日,成千上萬的人因爲反送中運動身陷囹圄,也有人失去了生命,還有更多的人被迫流亡海外、逃離他們深愛的家園。目前,隨着“國安法”推行一年有餘,香港的自由已經被扼殺殆盡。在極權主義的統治下,肅殺氣氛籠罩着香港這座曾經的自由之城。

然而,時至今日,香港人依然沒有放棄這場抗爭。在世界各地,難以計數的香港人團體建立了起來,不斷地發出自己的聲音。在香港,大批民衆依然沒有改變自己的政治觀點。許多國家也在不斷採取措施,盡一切可能地對香港人進行幫助。事實上,到目前爲止,反送中運動絕不可以說是“失敗”了,因爲這場運動的參加者依然沒有放棄自己的信念。儘管中國和香港當局試圖通過“國安法”徹底鎮壓香港人的抗爭意識,但這樣的暴政並不能使香港人的反抗精神消失。相反,香港民衆對於“香港人”這一身份的認同感,在逆境之下正變得越來越堅定。自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香港民衆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政治覺醒。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會外,催淚彈的煙霧瀰漫。(維基百科)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會外,催淚彈的煙霧瀰漫。(維基百科)

那麼,對於香港人而言,反送中運動究竟意味着什麼呢?我們還是從一個細節開始說起吧。

2019年7月21日深夜,一批白衣暴徒手持棍棒、藤條等兇器,衝進香港地鐵元朗站,對民衆進行了殘酷的無差別襲擊。在這次襲擊事件中,有至少45名民衆受傷,其中甚至包括孕婦。令人憤怒的是,在襲擊事件發生時,警方處處縱容着白衣暴徒,根本沒有阻止他們的暴行,反而與白衣暴徒有私下交流。儘管警方在三小時內收到了市民們發出的2.4萬個緊急求救呼叫,但他們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事件發生後,當大批市民前往警署報案時,警方卻關閉了鐵閘門,拒絕受理報案。

元朗721事件,僅僅是反送中運動中無數慘烈事件的一件。在反送中運動中,還發生過數不清的殘酷流血事件。針對爲自由而戰的香港民衆,香港當局不僅縱容暴徒濫施暴虐,更是一次又一次使用了包括實彈在內的各種武器,對香港人民進行了血腥的鎮壓,甚至曾施加過人性難以想象的酷刑。正如流傳最廣的香港抗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開頭那句所唱的那樣:“何以這土地淚在流,何以令衆人亦憤恨。”在反送中運動中,香港民衆流下過無數的眼淚,也有過無數憤恨的記憶。

而這一切的起源,正是香港當局在中共支持下悍然推行的“送中條例”。爲了反對這一條例,香港民衆在憤怒之下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動員了起來,並在抗爭的過程中流下了數不清的淚水,經歷了無數使人憤恨的時刻。

二、昂首拒默沉,吶喊聲響透,盼自由歸於這裏:2019年6月9日—6月中旬

2019年6月15日,反送中運動的首位犧牲者梁凌傑身着黃色雨衣,站在高處。(維基百科)
2019年6月15日,反送中運動的首位犧牲者梁凌傑身着黃色雨衣,站在高處。(維基百科)

在流淚和憤恨的同時,香港民衆昂起首來,進行了勇敢的抗爭。而正如上一講所述,大規模抗爭的起點,就是103萬人走上街頭的時刻。

2019年6月9日下午2時20分,在民主派團體“民間人權陣線”的號召下,香港民衆展開了有103萬人參加的反送中大遊行。這一天,無窮無盡的人流如潮水一般填滿了香港的道路,高樓之間長長的遊行隊伍一眼望不到盡頭。呼喊着“反送中,撤惡法”的人們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一路行進到了位於金鐘的立法會外。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依然有示威者沒有散去。這批堅持到底的示威者留守在立法會外,試圖要求林鄭月娥進行對話。當局的迴應,則是野蠻的警察暴力:在立法會外嚴陣以待的防暴警察衝出來驅散了他們。在這場反送中運動的第一場大規模遊行中,共有19人被警方逮捕。然而,這一切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6月12日,是當局擬定的“《逃犯條例》修訂案”(即“送中條例”)在立法會進行二讀的日子。從前一天晚上開始,就已經有基督徒市民聚集在金鐘一帶,面對防暴警察連續唱了幾個小時的聖詩。大量市民則通宵聚集在立法會附近的添馬公園,準備進行第二天的抗爭行動。6月12日白天,警方出動了五千警力重兵把守立法會,成千上萬憤怒的民衆則將他們團團包圍了。下午2時,民衆要求政府在一小時內撤回“送中條例”,迴應民衆的只有一片沉默。從下午3時起,大規模的警民衝突開始了。警方向人羣濫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和胡椒噴霧,並殘忍地追打民衆。不少民衆則在街頭設置路障,並向警方投擲雜物還擊。然而,在不對等的武力下,這場衝突迅速變成了一邊倒的血腥鎮壓。爲了躲避警方的攻擊,數以千計的民衆湧入了中信大廈,警方則仍在大廈外不斷施放催淚彈,使濃煙進入了大廈。儘管大廈內的市民最終成功自發疏散,但許多人在這一過程中呼吸困難,有人哮喘發作。在街頭,警方隨意地向人羣發射橡膠子彈,有人的眼睛被打傷了,甚至有記者遭到了警方的直接射擊;立法會民主派議員胡志偉在這一天身處街頭,對着濫施暴行的警方大喊“我要見指揮官”,回答他的則是警方持續的射擊……6月12日這天香港街頭慘烈的景象,通過媒體的鏡頭傳遍全球。香港當局表現出的冷酷和野蠻,在這一天震驚了全世界。當晚,香港警方發佈聲明,說這天民衆的行爲是“暴動”。在612這天,共有81名示威者和22名警察受傷,被捕的民衆則有32人。由於民衆的抗爭,立法會的“《逃犯條例》修訂案”二讀活動在這一天被迫停止。

殘忍的鎮壓並不能打消香港人民的抗爭意志。6月15日下午,一個名叫梁凌傑的35歲青年孤身一人,身着寫着“林鄭殺港,黑警冷血”八個字的黃色雨衣,來到金鐘太古廣場外高達20米的臨時施工平臺,懸掛起了一條寫有“反送中”字樣的橫幅。夜晚9時,梁凌傑從平臺上像晚星一樣墜下,付出了年輕的生命。梁凌傑是反送中運動的第一個犧牲者,但不是最後一個。根據媒體披露,梁凌傑生前是一個富有愛心的人,曾經籌款捐建湖南的一所希望小學。在香港,他曾投身於照顧長者的社區服務中,並曾通過教會爲一名非洲視力障礙兒童提供幫助。

2019年6月16日,香港街頭的“200萬+1人”大遊行。(維基百科)
2019年6月16日,香港街頭的“200萬+1人”大遊行。(維基百科)

梁凌傑的犧牲徹底激怒了香港民衆——已經有人獻出了生命,但當局仍然拒絕撤回“送中條例”。在6月15日下午舉行的記者會上,特首林鄭月娥僅僅提出了“暫緩推動修例”。

6月16日,在民陣的號召下,香港人展開了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遊行。這次遊行的路線與6月9日相同,起點和終點分別是維多利亞公園和位於金鐘的立法會。民陣方面表示,這次民衆的參與人數是200萬+1人,其中200萬人是走上街頭的人數,1人則是在前一天去世的梁凌傑。從下午2點40分起,一眼望不到頭的人潮開始出發,港島的多條主要道路上全是無邊無際的人羣。在遊行的隊伍中,人們舉起了寫有“痛心疾首”字樣的白底黑字條幅,以及寫有“撤回惡法”字樣的黑底白字條幅。在太古廣場外,人們來到梁凌傑墜落的地點,自發地獻上鮮花,表示哀悼之情。在遊行的過程中,香港民衆展現出了極其優秀的公民素質。當救護車和公交車開過時,人羣紛紛自動讓出一條讓車輛通行的通道,情景宛如《聖經》中描繪的摩西分開紅海的場景。一直到午夜時分,遊行依然沒有結束。部分示威者在立法會外留守,一直堅持到了6月18日凌晨時分。

三、何以這恐懼抹不走,何以爲信念從沒退後:2019年6月中旬—7月1日

在6月16日當天,民陣發佈聲明,提出了著名的“五大訴求”:“1、完全撤回逃犯條例修訂;2、追究警察開槍鎮壓;3、不檢控和釋放反送中示威者 4、撤銷定性6月12日集會爲暴動;5、林鄭月娥問責下臺。”(《民陣發聲明 拒絕接受特首道歉 提出五大訴求》,自由亞洲,2019年6月16日)

在超大規模的民衆示威之下,香港當局不得不在6月16日夜晚發佈新聞稿,表示:“行政長官承認由於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社會出現很大的矛盾和紛爭。”6月18日,林鄭月娥又在記者會上向市民公開致歉。至於是否會撤回“送中條例”,當局依然沒有表態。因此,在6月下旬,香港民衆繼續進行了持續不斷、規模較小的示威活動。在6月的最後兩天,有兩名抗爭者以死明志,用生命表達了對“送中條例”的反抗。

2019年7月1日,香港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圖爲當時立法會會議廳內的情形。(維基百科)
2019年7月1日,香港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圖爲當時立法會會議廳內的情形。(維基百科)

6月29日,21歲的香港教育大學學生盧曉欣在香港粉嶺的高樓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在逝世前,她在一面牆壁上留下了這樣的話:“致香港人:雖然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強烈要求全面撤回條例、收回暴動論、釋放學生示威者、林鄭下臺、嚴懲警方。本人但願可以小命,成功換取二百萬人的心願,請你們堅持下去!” 6月30日,29歲的職員鄔幸恩在中環的高處墜下,同樣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在社交媒體上留下的遺言中,他這樣說:“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們的勝利。”
到此爲止,已經有三人在這場運動中死去了。但是,在他們之後,依然會出現許多位犧牲者。當局的恐怖暴行儘管使人恐懼,但追求自由的香港民衆卻不會退後。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的週年之日。1997年以來,香港民衆每年都會進行傳統的“七一遊行”,其中以50萬人上街的2003年“七一大遊行”最爲著名。2019年7月1日凌晨,示威者來到立法會外,降下了那裏的中國國旗,並將香港特區旗降了半旗。取代中國國旗的,則是示威者製作的一面黑底洋紫荊旗,與香港特區的紅底洋紫荊旗形成了鮮明對比。當天下午,在民陣的號召下,55萬人走上街頭,開始了6月16日之後最大規模的遊行。許多人來到立法會外,又一次將立法會團團圍住。

在整個下午,有示威者不斷用工具衝擊立法會的玻璃外牆。到臨近夜晚9點的時候,大批頭戴黃色安全頭盔、身着黑衣的示威者湧進了立法會。在立法會的會議廳內,示威者們在主席臺懸掛起了英治時代的龍獅香港旗,並舉起了黑底白字、寫有“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字樣的橫幅。高掛在牆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徽”則被黑漆噴塗,徽章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幾個字以及洋紫荊圖案被塗黑。

現在,示威者已經佔領了立法會,並宣讀了自己的政治訴求。那麼,中國和香港當局接下來會做出怎樣的反應呢?反送中運動,又將怎樣發展下去呢?事實上,到這時爲止,反送中運動才僅僅是剛剛展開。在這之後的幾個月裏,香港將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警方的暴行將會愈演愈烈;民衆將會進行逐漸激烈的反抗。至於中共方面,也即將開動它的宣傳機器,開始用一套與事實截然相反的敘事系統來論述香港發生的事。而明白到發生了什麼的國際社會,也即將展開實際行動,聲援香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