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七讲 时代革命·二

2021-10-27
Share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七讲 时代革命·二 2019年7月1日,香港示威者占领立法会。图为当时立法会会议厅内的情形。
美联社图片

一、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占领立法会与《香港人抗争宣言》(201971日)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二十七讲《时代革命·二》。

在上一讲中,我们回顾了从反送中运动正式爆发,到香港民众占领立法会之间的历史,讲述了在这一期间发生的重要抗争事件。201969日,随着103万香港民众走上街头,波澜壮阔的反送中运动拉开了序幕。612日,香港民众包围了立法会,试图阻止立法会二读“送中条例”,并由此爆发了大规模的警民冲突。616日,香港人又进行了“200+1人”大游行,继续抵制“送中条例”。在整个6月,有三人以死明志,表达了对“送中条例”的抗议。但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当局仅仅表示将“暂缓”推出“送中条例”,却没有提及撤回这一条例的事。愤怒的香港人就在71日发起了新的游行,于当天临近夜晚9时的时候冲入了立法会。

现在,我们就将进入201971日夜晚的香港立法会里,看一看当时的立法会中发生了什么。

当时,大批身着黑衣、头戴黄盔的示威者,已经占领了立法会的议事厅。在立法会的主席台上,示威者们挂起了一面英治时代的龙狮香港旗,并举起了一面写有“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字样的黑底白字横幅。高挂墙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徽”,已被示威者用黑漆喷涂。在立法会内,时年25岁、曾担任港大《学苑》杂志总编辑的《香港民族论》作者之一梁继平,宣读了一份名为《香港人抗争宣言》的文件,用清晰的逻辑表达了抗争者们的政治诉求:

“我们占领者,要求政府完成五大诉求:

“一、彻底撤回修例

“二、收回暴动定义

三、撤销对今后所有反送中抗争者控罪

“四、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

“五、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会,立即实行双真普选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再有三位年轻市民殉道。我等未忘忧愤,然心存善念,不愿香港再有为民主、为自由、为公义再添亡魂。希望社会大众团结一致,对抗恶法,对抗暴政,共同守护香港。”

2019年7月7日,九龙大游行的情形。(美联社)
2019年7月7日,九龙大游行的情形。(美联社)

如上一讲所述,在616日的“200+1人”大游行同一天,民阵曾经提出过“五大诉求”。与当时民阵提出的“五大诉求”相比,《香港人抗争宣言》版本的“五大诉求”大同小异,只是以最后一条“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会,实行双真普选”,也就是实现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普选,替代了民阵版的最后一条“林郑月娥问责下台”。事实上,在反送中运动正式开始后不久,“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就成为了抗争者们常用的口号。在呼喊这句口号时,抗争者往往举起两只手,分别伸出五根手指和一根手指,通过表达“五”和“一”两个数字来象征这句口号。

值得注意的是,在民众冲入立法会时,驻守在立法会内的警察却突然撤退了。夜晚10时许,警方在网上发布强硬声明,表示即将对立法会进行清场。在这样的情况下,示威者主动撤出了立法会。在接近午夜时,只剩下四名示威者坚持留在立法会里抗争,被高喊“一齐走”的同伴劝离,写下了感人的一幕。72日凌晨,当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冲进立法会时,立法会内的示威者已经全部撤走了。

紧接着,在72日凌晨4时,特首林郑月娥和一批政府高官忽然召开记者会,对民众冲进立法会一事大加抨击,说冲进立法会的示威者“目无法纪”、“严重影响法治”,并对这些示威者“予以强烈谴责”。然而,就在这场记者会上,林郑月娥遇到了记者们的一系列尖锐提问。有记者表示,为什么已经有三个人死去了,她却仍然不做回应。在71日占领立法会事件发生之后,民众当中也缺乏反对示威者的声音。这表明,在香港当局迟迟不回应的情况下,民众正在接受更为激烈的抗争手段。(按:关于占领立法会事件与民众心态的关系,参见马岳:《反抗的共同体——二〇一九香港反送中运动》,台北:左岸文化,2020年)

 

2019 年 7 月 14 日,防暴警察进入香港沙田区一家购物中心内驱散抗议者。 (美联社)
2019 年 7 月 14 日,防暴警察进入香港沙田区一家购物中心内驱散抗议者。 (美联社)

二、何解血在留,但迈进声响透,建自由光辉香港(20197月上旬和中旬)

在71日的占领立法会事件之后,以死明志的示威者也在继续出现。73日,一位麦姓女士在九龙长沙湾的住所坠楼去世。在她的住所里,留有这样的字条:“不是民选的政府,是不会回应诉求的,香港需要的是革命!”76日,一批市民在新界屯门举行了抗议活动,并遭到警方胡椒喷雾的喷射。77日,23万民众在九龙进行了大游行,从尖沙咀一路走到了西九龙高铁站,并在弥敦道一带与警方爆发了激烈冲突。这两次示威,标志着香港的示威活动已经不再局限于港岛北部的传统路线,而是开始深入香港各地的社区。在这之后,香港抗争“遍地开花”的趋势日益明显。713日,新界上水爆发了大规模游行,警方则用警棍和胡椒喷雾进行了血腥的镇压,事件中有24人受伤。

714日,新界沙田爆发了更为激烈的对抗。超过10万名市民在这一天走上街头,不少人遭到警方围堵,被困在了一个名叫新城市广场的购物中心。当晚10时许,武装到牙齿的防暴警察从多个方向冲进了新城市广场,肆意喷射胡椒喷雾、用警棍追打民众。在商场里的地面上,流淌着大片民众的血迹,惨烈的情形宛如人间地狱。一些民众自发地展开抵抗,与警察进行搏斗。在混战中,一名警察按住了一名22岁的大学生,并用手指插他的右眼。情急之下,这名大学生咬断了这个警察无名指的末端。到夜晚11时,警方在新城市广场内的镇压结束。在新城市广场的冲突中,共有40多人被捕,至少22人受伤。

2019年7月21日夜,香港大批示威者,呼喊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美联社)
2019年7月21日夜,香港大批示威者,呼喊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美联社)

在7月上旬和中旬,随着警方的镇压日趋残酷,民众的抗争手段也渐渐激烈了起来。而在这一时期,中国媒体也开始开动了起来,对香港发生的事进行高度选择性的报道。在6月时,中国当局严格控制着与香港抗争有关的信息。到71日抗争者冲进立法会后,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开始将示威者的行为称为“严重违法行为”,并表示“中央政府坚决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警方依法履行职责,并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机构依法追究暴力犯罪者的刑事责任。”(《大陆官媒全力抹黑香港示威 民间反认为是和平示威典范》,自由亚洲,201972日)在这之后,中国媒体又进行了更多选择性报道,将抗争者说成所谓的“暴徒”,把滥施暴虐的警察说成是“止暴制乱”的所谓“英雄”。在这一过程中,也有不少中国小粉红受到中国官媒的煽动,在网上发布了大量仇视香港民众的言论。

三、血腥的721:港岛与元朗(2019721日)

尽管中国和香港当局开足马力,试图将民众的抗争说成是“暴动”、“暴乱”,但事情的真相与他们所说的截然相反。尽管香港民众已经流了许多血,但香港人依然不会放弃抗争,仍然要发出呐喊。721日,在民阵的号召下,43万民众涌上港岛街头,进行了名为“独立调查、捍卫法治、守护真相、重申五大诉求”的大游行。当天下午655分,一批示威者来到了港岛西环的中联办外,对这个中国政府驻香港的联络办公室进行了抗议活动。有愤怒的示威者朝中联办投掷了鸡蛋和墨汁,将中联办悬挂的中国国徽涂黑。在中联办外,示威者们高喊的口号,是那句2016年时梁天琦的竞选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此外,他们宣读了宣言,重申了五大诉求,并表示在政府“恶法不断”的情况下,他们“不排除成立临时立法会,以捍卫香港的民主。”(《【7.21包围中联办】示威者门外发宣言:不排除成立临时立法会》,立场新闻,2019721日)

2019 年 7 月 21 日,香港防暴警察对抗议者施放催泪弹。(美联社)
2019 年 7 月 21 日,香港防暴警察对抗议者施放催泪弹。(美联社)

入夜时分,大批民众聚集在港岛西环、上环街头,与警方对峙。深夜1020分,警方开始向民众大量施放催泪弹。到11时,警方又向民众发射了橡胶子弹和海绵弹。有多家媒体的记者注意到,警方的速龙小队在毫无示警的情况下,用防暴枪支向民众射击,造成许多人受伤。到凌晨时分,在警方的残酷镇压下,示威民众陆续散去了。

在同一天夜晚,新界的元朗发生了更为令人发指的一幕。2019721日下午7时,大批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暴徒聚集在元朗鸡地,开始殴打沿途的多名市民。夜晚10时,这批暴徒手持藤条、棍棒等凶器闯进了香港地铁元朗站,对站内的民众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攻击。在元朗站里,他们不分男女老幼地进行无差别殴打,很多市民被打得头破血流、有人被打昏了。在回荡着民众惨叫声的车站大堂内,遍布着受伤民众留下的斑斑血迹。赶到现场了解情况的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林卓廷也遭到了白衣暴徒的攻击,嘴角、右臂和右手都受了伤。来到现场的记者们,也成为了白衣暴徒的攻击对象,有记者的后脑被击中肿起。到夜晚1120分,白衣暴徒的暴行已经告一段落,成批警察则直到这时才姗姗来迟地抵达元朗站。不久后,无所作为的警察离开现场,元朗站的铁闸门则在临近午夜时关闭了。但是,大量惊恐的民众依然不敢离开地铁站,因为白衣暴徒仍集结在站外,对站外的市民施暴,没有离开。030分,白衣暴徒强行拉起铁闸,又一次手持凶器冲进元朗站,继续在站内肆意行凶,在又打伤了一批民众后扬长而去。在这之后,白衣暴徒在元朗街头横行了一阵,又砸坏了多辆私家车,并退入了元朗的南边围村。

在这起被称为“721事件”的血案中,至少有45人被打伤,其中包括1名孕妇。在伤者当中,有1人危殆、5人重伤。值得追问的是,在这样残酷的血案发生的时候,警察在做什么呢?

视频画面显示2019年7月21日,在香港元朗地铁站,大批身穿白衣人士殴打市民。(路透社)
视频画面显示2019年7月21日,在香港元朗地铁站,大批身穿白衣人士殴打市民。(路透社)

事实上,在721事件发生时,警方一直在纵容着白衣暴徒,甚至有警察和暴徒进行了私下交流。如上一讲所述,尽管警方在三小时内收到了市民们发出的2.4万个紧急求救呼叫,但他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有记者询问警方元朗区八乡分区指挥官李汉民,警方为何在血案发生时没有出现,李汉民则只是不耐烦地表示,记者不应该质问他。在722日凌晨,在南边围村一带进行调查的元朗警区助理指挥官游乃强表示,他“见不到有任何人持有攻击性武器”,警方“目前没有拘捕任何人”。

更令人愤怒的是,在事发当晚,有人拍摄到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元朗街头与白衣人握手,并向白衣人说“辛苦了”、“你们是我的英雄”。(按:原话为粤语“辛苦晒”、“你哋系我英雄”,见《【元朗黑夜】重组“无警时分”漫长一夜 白衣人施暴的冇警5小时》,香港012019726日)在建制派阵营中,何君尧以好勇斗狠、言论出格著称。在2017年的一次集会上,他曾公开表示会对港独人士“杀无赦”,并说:“这些人,不杀了他干什么?”(按:原话为粤语“呢啲人,唔杀咗佢做乜?”,见《何君尧:搞港独者唔杀咗佢做咩? 戴耀廷:警方律政司会否有行动?》,立场新闻,2017918日)

上述的种种情况,都在向香港民众传递着一个信息:警察不仅会镇压民众的抗议,还会纵容乃至与伤害市民的黑社会暴徒合作。而在这些黑社会暴徒的支持者中,也有如何君尧一样的激进建制派的身影。经过721事件之后,香港政府和警方的社会公信力已经跌到了谷底。在香港民众看来,香港当局和警察,正在和黑社会暴徒站在同一条阵线。在这样的局势下,反送中运动进入了一个更为激烈的阶段。至于警方更为血腥和残酷的暴行,也即将出现。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