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七講 時代革命·二

2021.10.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七講 時代革命·二 2019年7月1日,香港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圖爲當時立法會會議廳內的情形。
美聯社圖片

一、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佔領立法會與《香港人抗爭宣言》(201971日)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講述第二十七講《時代革命·二》。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從反送中運動正式爆發,到香港民衆佔領立法會之間的歷史,講述了在這一期間發生的重要抗爭事件。201969日,隨着103萬香港民衆走上街頭,波瀾壯闊的反送中運動拉開了序幕。612日,香港民衆包圍了立法會,試圖阻止立法會二讀“送中條例”,並由此爆發了大規模的警民衝突。616日,香港人又進行了“200+1人”大遊行,繼續抵制“送中條例”。在整個6月,有三人以死明志,表達了對“送中條例”的抗議。但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當局僅僅表示將“暫緩”推出“送中條例”,卻沒有提及撤回這一條例的事。憤怒的香港人就在71日發起了新的遊行,於當天臨近夜晚9時的時候衝入了立法會。

現在,我們就將進入201971日夜晚的香港立法會里,看一看當時的立法會中發生了什麼。

當時,大批身着黑衣、頭戴黃盔的示威者,已經佔領了立法會的議事廳。在立法會的主席臺上,示威者們掛起了一面英治時代的龍獅香港旗,並舉起了一面寫有“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字樣的黑底白字橫幅。高掛牆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徽”,已被示威者用黑漆噴塗。在立法會內,時年25歲、曾擔任港大《學苑》雜誌總編輯的《香港民族論》作者之一梁繼平,宣讀了一份名爲《香港人抗爭宣言》的文件,用清晰的邏輯表達了抗爭者們的政治訴求:

“我們佔領者,要求政府完成五大訴求:

“一、徹底撤回修例

“二、收回暴動定義

三、撤銷對今後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

“四、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五、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再有三位年輕市民殉道。我等未忘憂憤,然心存善念,不願香港再有爲民主、爲自由、爲公義再添亡魂。希望社會大衆團結一致,對抗惡法,對抗暴政,共同守護香港。”

2019年7月7日,九龍大遊行的情形。(美聯社)
2019年7月7日,九龍大遊行的情形。(美聯社)

如上一講所述,在616日的“200+1人”大遊行同一天,民陣曾經提出過“五大訴求”。與當時民陣提出的“五大訴求”相比,《香港人抗爭宣言》版本的“五大訴求”大同小異,只是以最後一條“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實行雙真普選”,也就是實現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普選,替代了民陣版的最後一條“林鄭月娥問責下臺”。事實上,在反送中運動正式開始後不久,“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就成爲了抗爭者們常用的口號。在呼喊這句口號時,抗爭者往往舉起兩隻手,分別伸出五根手指和一根手指,通過表達“五”和“一”兩個數字來象徵這句口號。

值得注意的是,在民衆衝入立法會時,駐守在立法會內的警察卻突然撤退了。夜晚10時許,警方在網上發佈強硬聲明,表示即將對立法會進行清場。在這樣的情況下,示威者主動撤出了立法會。在接近午夜時,只剩下四名示威者堅持留在立法會里抗爭,被高喊“一齊走”的同伴勸離,寫下了感人的一幕。72日凌晨,當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衝進立法會時,立法會內的示威者已經全部撤走了。

緊接着,在72日凌晨4時,特首林鄭月娥和一批政府高官忽然召開記者會,對民衆衝進立法會一事大加抨擊,說衝進立法會的示威者“目無法紀”、“嚴重影響法治”,並對這些示威者“予以強烈譴責”。然而,就在這場記者會上,林鄭月娥遇到了記者們的一系列尖銳提問。有記者表示,爲什麼已經有三個人死去了,她卻仍然不做回應。在71日佔領立法會事件發生之後,民衆當中也缺乏反對示威者的聲音。這表明,在香港當局遲遲不回應的情況下,民衆正在接受更爲激烈的抗爭手段。(按:關於佔領立法會事件與民衆心態的關係,參見馬嶽:《反抗的共同體——二〇一九香港反送中運動》,臺北:左岸文化,2020年)

 

2019 年 7 月 14 日,防暴警察進入香港沙田區一家購物中心內驅散抗議者。 (美聯社)
2019 年 7 月 14 日,防暴警察進入香港沙田區一家購物中心內驅散抗議者。 (美聯社)

二、何解血在留,但邁進聲響透,建自由光輝香港(20197月上旬和中旬)

在71日的佔領立法會事件之後,以死明志的示威者也在繼續出現。73日,一位麥姓女士在九龍長沙灣的住所墜樓去世。在她的住所裏,留有這樣的字條:“不是民選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的,香港需要的是革命!”76日,一批市民在新界屯門舉行了抗議活動,並遭到警方胡椒噴霧的噴射。77日,23萬民衆在九龍進行了大遊行,從尖沙咀一路走到了西九龍高鐵站,並在彌敦道一帶與警方爆發了激烈衝突。這兩次示威,標誌着香港的示威活動已經不再侷限於港島北部的傳統路線,而是開始深入香港各地的社區。在這之後,香港抗爭“遍地開花”的趨勢日益明顯。713日,新界上水爆發了大規模遊行,警方則用警棍和胡椒噴霧進行了血腥的鎮壓,事件中有24人受傷。

714日,新界沙田爆發了更爲激烈的對抗。超過10萬名市民在這一天走上街頭,不少人遭到警方圍堵,被困在了一個名叫新城市廣場的購物中心。當晚10時許,武裝到牙齒的防暴警察從多個方向衝進了新城市廣場,肆意噴射胡椒噴霧、用警棍追打民衆。在商場裏的地面上,流淌着大片民衆的血跡,慘烈的情形宛如人間地獄。一些民衆自發地展開抵抗,與警察進行搏鬥。在混戰中,一名警察按住了一名22歲的大學生,並用手指插他的右眼。情急之下,這名大學生咬斷了這個警察無名指的末端。到夜晚11時,警方在新城市廣場內的鎮壓結束。在新城市廣場的衝突中,共有40多人被捕,至少22人受傷。

2019年7月21日夜,香港大批示威者,呼喊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2019年7月21日夜,香港大批示威者,呼喊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在7月上旬和中旬,隨着警方的鎮壓日趨殘酷,民衆的抗爭手段也漸漸激烈了起來。而在這一時期,中國媒體也開始開動了起來,對香港發生的事進行高度選擇性的報道。在6月時,中國當局嚴格控制着與香港抗爭有關的信息。到71日抗爭者衝進立法會後,中國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開始將示威者的行爲稱爲“嚴重違法行爲”,並表示“中央政府堅決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警方依法履行職責,並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機構依法追究暴力犯罪者的刑事責任。”(《大陸官媒全力抹黑香港示威 民間反認爲是和平示威典範》,自由亞洲,201972日)在這之後,中國媒體又進行了更多選擇性報道,將抗爭者說成所謂的“暴徒”,把濫施暴虐的警察說成是“止暴制亂”的所謂“英雄”。在這一過程中,也有不少中國小粉紅受到中國官媒的煽動,在網上發佈了大量仇視香港民衆的言論。

三、血腥的721:港島與元朗(2019721日)

儘管中國和香港當局開足馬力,試圖將民衆的抗爭說成是“暴動”、“暴亂”,但事情的真相與他們所說的截然相反。儘管香港民衆已經流了許多血,但香港人依然不會放棄抗爭,仍然要發出吶喊。721日,在民陣的號召下,43萬民衆湧上港島街頭,進行了名爲“獨立調查、捍衛法治、守護真相、重申五大訴求”的大遊行。當天下午655分,一批示威者來到了港島西環的中聯辦外,對這個中國政府駐香港的聯絡辦公室進行了抗議活動。有憤怒的示威者朝中聯辦投擲了雞蛋和墨汁,將中聯辦懸掛的中國國徽塗黑。在中聯辦外,示威者們高喊的口號,是那句2016年時梁天琦的競選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此外,他們宣讀了宣言,重申了五大訴求,並表示在政府“惡法不斷”的情況下,他們“不排除成立臨時立法會,以捍衛香港的民主。”(《【7.21包圍中聯辦】示威者門外發宣言:不排除成立臨時立法會》,立場新聞,2019721日)

2019 年 7 月 21 日,香港防暴警察對抗議者施放催淚彈。(美聯社)
2019 年 7 月 21 日,香港防暴警察對抗議者施放催淚彈。(美聯社)

入夜時分,大批民衆聚集在港島西環、上環街頭,與警方對峙。深夜1020分,警方開始向民衆大量施放催淚彈。到11時,警方又向民衆發射了橡膠子彈和海綿彈。有多家媒體的記者注意到,警方的速龍小隊在毫無示警的情況下,用防暴槍支向民衆射擊,造成許多人受傷。到凌晨時分,在警方的殘酷鎮壓下,示威民衆陸續散去了。

在同一天夜晚,新界的元朗發生了更爲令人髮指的一幕。2019721日下午7時,大批有黑社會背景的白衣暴徒聚集在元朗雞地,開始毆打沿途的多名市民。夜晚10時,這批暴徒手持藤條、棍棒等兇器闖進了香港地鐵元朗站,對站內的民衆進行了滅絕人性的攻擊。在元朗站裏,他們不分男女老幼地進行無差別毆打,很多市民被打得頭破血流、有人被打昏了。在迴盪着民衆慘叫聲的車站大堂內,遍佈着受傷民衆留下的斑斑血跡。趕到現場瞭解情況的立法會民主派議員林卓廷也遭到了白衣暴徒的攻擊,嘴角、右臂和右手都受了傷。來到現場的記者們,也成爲了白衣暴徒的攻擊對象,有記者的後腦被擊中腫起。到夜晚1120分,白衣暴徒的暴行已經告一段落,成批警察則直到這時才姍姍來遲地抵達元朗站。不久後,無所作爲的警察離開現場,元朗站的鐵閘門則在臨近午夜時關閉了。但是,大量驚恐的民衆依然不敢離開地鐵站,因爲白衣暴徒仍集結在站外,對站外的市民施暴,沒有離開。030分,白衣暴徒強行拉起鐵閘,又一次手持兇器衝進元朗站,繼續在站內肆意行兇,在又打傷了一批民衆後揚長而去。在這之後,白衣暴徒在元朗街頭橫行了一陣,又砸壞了多輛私家車,並退入了元朗的南邊圍村。

在這起被稱爲“721事件”的血案中,至少有45人被打傷,其中包括1名孕婦。在傷者當中,有1人危殆、5人重傷。值得追問的是,在這樣殘酷的血案發生的時候,警察在做什麼呢?

視頻畫面顯示2019年7月21日,在香港元朗地鐵站,大批身穿白衣人士毆打市民。(路透社)
視頻畫面顯示2019年7月21日,在香港元朗地鐵站,大批身穿白衣人士毆打市民。(路透社)

事實上,在721事件發生時,警方一直在縱容着白衣暴徒,甚至有警察和暴徒進行了私下交流。如上一講所述,儘管警方在三小時內收到了市民們發出的2.4萬個緊急求救呼叫,但他們沒有做出任何反應。有記者詢問警方元朗區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警方爲何在血案發生時沒有出現,李漢民則只是不耐煩地表示,記者不應該質問他。在722日凌晨,在南邊圍村一帶進行調查的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遊乃強表示,他“見不到有任何人持有攻擊性武器”,警方“目前沒有拘捕任何人”。

更令人憤怒的是,在事發當晚,有人拍攝到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元朗街頭與白衣人握手,並向白衣人說“辛苦了”、“你們是我的英雄”。(按:原話爲粵語“辛苦曬”、“你哋系我英雄”,見《【元朗黑夜】重組“無警時分”漫長一夜 白衣人施暴的冇警5小時》,香港012019726日)在建制派陣營中,何君堯以好勇鬥狠、言論出格著稱。在2017年的一次集會上,他曾公開表示會對港獨人士“殺無赦”,並說:“這些人,不殺了他幹什麼?”(按:原話爲粵語“呢啲人,唔殺咗佢做乜?”,見《何君堯:搞港獨者唔殺咗佢做咩? 戴耀廷:警方律政司會否有行動?》,立場新聞,2017918日)

上述的種種情況,都在向香港民衆傳遞着一個信息:警察不僅會鎮壓民衆的抗議,還會縱容乃至與傷害市民的黑社會暴徒合作。而在這些黑社會暴徒的支持者中,也有如何君堯一樣的激進建制派的身影。經過721事件之後,香港政府和警方的社會公信力已經跌到了谷底。在香港民衆看來,香港當局和警察,正在和黑社會暴徒站在同一條陣線。在這樣的局勢下,反送中運動進入了一個更爲激烈的階段。至於警方更爲血腥和殘酷的暴行,也即將出現。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