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八讲 时代革命·三

2021.11.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香港的故事第二十八讲 时代革命·三 2019年7月27日,香港民众进行“光复元朗”游行。
维基百科

一、“黑警还眼”:一个少女的受伤为何激怒了世人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香港历史系列节目,讲述第二十八讲《时代革命·三》。

在上一讲中,我们回顾了从2019年7月1日香港抗争者占领立法会,到同年7月21日元朗事件之间的历史。在占领立法会时,抗争者们宣读了一份名为《香港人抗争宣言》的文件,并讲述了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随着“五大诉求”的逐渐定型,反送中运动也开始逐步深入香港各地的社区中。在这之后,警方的镇压手段日趋残酷,抗争者的抗争方式也在变得逐步激烈。7月21日,在新界的元朗,一群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暴徒冲入地铁站大肆袭击民众,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血案,而警方对这些暴徒则采取了明显的纵容态度。在这之后,香港当局和警队的公信力已经低到了谷底。香港人开始认识到,这个政权为了镇压民众的反抗,可以采取毫无底线的野蛮手段。

接下来一个多月发生的残酷事件,将更进一步地刷新香港民众对当局底线的认知,并激起香港民众更为广泛的愤怒。在讲述此后的历史之前,我们还是先从一个场景开始说起吧。

变态辣椒:香港爆眼女孩
变态辣椒:香港爆眼女孩

2019年8月11日夜晚,香港各地硝烟弥漫。在新界的葵芳地铁站,警察冲进了密闭的站内乱放催泪弹,使滚滚的催泪烟吞没了整个站台。在香港的许多个区域,警方使用大杀伤力武器,残忍地向示威民众展开攻击。在九龙尖沙咀警署附近,警方向示威民众发射着催泪弹和布袋弹,一名担任义务急救员的少女倒在了地上,血流满面。在她佩戴的眼罩上,右眼处赫然卡着一颗布袋弹。布袋弹是一种防暴警察配备的弹药,形态是由布包裹着的小铅珠,通过霰弹枪发射。在这名少女被送医后,医生发现她的眼球已经破裂,上颌骨也被打碎了,将很可能面临右眼永远失明。(关于这名少女的受伤情况,参见《有片为证!少女爆眼一刻 布袋弹插实护目镜》,《苹果日报》,2019年8月13日)

这场残酷的暴行彻底激怒了香港民众,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们也为之愤怒不已。在这之后,大量香港人涌上街头,在示威时做出用手捂住右眼的姿势,并呼喊“黑警还眼”的口号。在世界各地,支持香港抗争的人们也纷纷在各种撑香港的集会中做出同样的姿势,使得用手捂住右眼的姿势成为了反送中运动的标志之一。在2019年11月23日,这名右眼被打中的女孩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反抗的共同体——二〇一九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一书的作者、香港学者马岳曾表示,促使他写下这本书的原因,就是他在了解到那名少女被打中右眼的事后,“放下了手头上本来在做的研究和写作项目,打开手提电脑,咬一咬唇,决定写字,开始了写这本书。”

在721事件后的一个多月中,香港当局的暴行并不仅仅只有这样一件。事实上,在这一时期,香港当局还制造过更为令人发指的惨案。现在,就让我们走近这段距离我们不远的沉痛历史中吧。

二、“和勇不分”:香港抗争的持续升级(2019年7月21日—8月31日)

2019年8月5日,香港民众举行“三罢”。图为沙田新城市广场中的“三罢”集会情形。(维基百科)
2019年8月5日,香港民众举行“三罢”。图为沙田新城市广场中的“三罢”集会情形。(维基百科)

如上一讲所述,2019年7月21日,香港新界的元朗发生了震惊世界的721事件。在那天晚上,大批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暴徒冲进元朗地铁站,打伤了数十名民众。面对这样的惨案,警方却无所作为,反而对白衣暴徒进行着明显的纵容和袒护。721事件发生后,一个严峻的现实被明确地展现在香港人面前:香港当局并不是一个遇到民众抗议,就会顺应民众诉求的正常政府。为了镇压民众的反抗,它会不择手段地使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民众的反抗更为激烈了。

7月27日,愤怒的人们来到元朗,进行了抗议“警黑勾结”的“光复元朗”行动。那一天,聚集在元朗街头的民众数量达到了28.8万,身着黑衣、打着雨伞的游行队伍填满了元朗这座城镇的街道。下午3时,游行开始,人们呼喊着“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黑警可耻”的口号在街上行进,并在当地警署的外墙挂上了写有“警黑勾结可耻”字样的横幅。下午6时,警方的扫荡行动开始。大批防暴警察疯狂地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和海绵弹进行清场。到夜晚10时,警察的速龙小队冲进了元朗地铁站,挥舞警棍、喷射胡椒喷雾肆意攻击民众。民众的鲜血又一次洒上了元朗站的地面,有人的头部受伤了。这次镇压造成了24人受伤,也有相当数量的人被捕。

进入8月,街头抗争已经完全成为了香港这座城市的常态。为了镇压民众的抵抗,当局在使用暴力方面也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在这个月,不仅是警方一次又一次地任意伤害民众,有黑社会背景的亲当局暴徒也在不断地向民众发起攻击。8月5日这一天,香港民众发起了规模浩大的罢工、罢课、罢市“三罢”行动。面对街头的汹涌人潮,警方仅仅在这一天就发射了1002枚催泪弹、170枚橡胶子弹和28枚海绵弹。要知道,在镇压雨伞革命时,警方发射的催泪弹数量是87枚。在镇压2019年6月12日立法会外的民众抗争时,警方发射的催泪弹数量是150枚。除此之外,亲当局的黑社会暴徒在这一天也对市民进行了多次袭击。在港岛的北角,一伙白衣暴徒手持棍棒,在街头殴打示威者。在新界的荃湾,另一伙暴徒持刀袭击民众,有人的腿部被砍到露出了骨头。在这一天之后,亲当局暴徒持刀伤人的事件就在香港层出不穷。例如,在8月20日,一名持刀亲当局暴徒在新界坑口的连侬墙边对民众疯狂攻击,砍伤了三个人,其中一名伤者一度生命垂危。除此之外,本讲开头提到的8月11日警方在葵芳地铁站内施放催泪弹,以及少女急救员被击中右眼的事件,也是这一时期警方和亲当局暴徒的暴行的一部分。

面对这样一个肆意伤害民众的政府,民众的反抗不仅仅意味着争取政治权利,也意味着一种自卫行为。在8月5日那天,街头的民众就曾在北角和荃湾对施暴的亲当局暴徒奋起还击,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面对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被称为“勇武派”的抗争者也开始制作汽油弹进行还击。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的街头已经变成了战场。

2019年8月12日,约万名香港民众在香港国际机场举行“警察还眼”集会。(维基百科)
2019年8月12日,约万名香港民众在香港国际机场举行“警察还眼”集会。(维基百科)

在整个8月,当“勇武派”组织起来和警方正面对抗时,被称为“和理非”的普通示威者也在继续着大规模抗争行动。这种“和理非”与“勇武”互相配合,共同抗争的模式,被称为“和勇不分”。当8月11日女孩被击中右眼的消息传开后,约一万名示威者在8月12日来到位于大屿山的香港国际机场,进行了名为“警察还眼”的集会。第二天,又有大批市民来到机场进行集会,示威者布满了机场大堂,使当天的300多班航班被迫取消。入夜以后,机场内发生了暴力冲突。一个名叫徐锦炀的中国男子被示威者认为是中国公安,遭到了围殴。中国《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现场近距离拍摄示威者,被发现后又拒绝承认自己的记者身份,因而遭到示威者包围。被包围后的付国豪用挑衅的语气对示威者表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并遭到了殴打。在这之后,徐锦炀和付国豪都被示威者释放。而中国当局则在事后迅速炒作这两起事件,煽动小粉红的民族主义情绪。

由于机场的示威和冲突对机场的运转造成了影响,数十名示威者在8月14日来到机场入境大厅,举起了写有“我们对昨天发生的事情深感抱歉,我们绝望了,做出了不完美的决定,请接受我们的道歉”等字句的横幅,表达了对这件事的歉意。在8月14日这天,机场也恢复了运转。通过这一致歉行为,香港民众展现出了良好的公民素质。接下来,一场更大规模、充满象征意义的抗争活动出现了,那就是载入史册的“香港之路”行动。

“香港之路”的起源,是1989年8月23日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民众进行的“波罗的海之路”行动。在那一天,追求自由的200万波罗的海三国民众站了出来,手拉着手组成了一条穿越三国、长达600公里的人链。在这之后不久,波罗的海三国就脱离了苏联,恢复了独立。2019年8月23日这一天,经过在网上许多天的自发讨论和组织,数十万香港人走出家门,在香港各地组成了总长度达60公里的人链。那天晚上,更有大约200万人来到了香港精神的象征狮子山顶,组成灯光人链,表达了香港人不屈的抗争精神。有市民说,这天晚上“在狮子山上看到点点灯光,市民手牵手筑成人链,比催泪弹更催泪。”(《【823香港之路】狮子山顶直击灯光人链 参加者:催泪过中催泪弹》,香港01,2019年8月23日)

尽管8月下旬的香港出现过“香港之路”这样的温暖时刻,但这一时期的主流却充满了血腥和残酷。在民众日复一日的示威抗争下,当局的镇压手段继续升级。8月25日,新界西北部的民众举行了名为“葵青荃游行”的示威活动。在镇压这次示威时,警方首次动用水炮车攻击民众,并进行了一发实弹射击。接下来,在8月31日,一场在残暴和恐怖程度方面超过了721事件的血案爆发了,那就是残酷的831太子站事件。

三、太子站血案:恐怖的831事件(2019年8月31日)

 

2019年8月31日,警方在香港太子地铁站袭击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8月31日,警方在香港太子地铁站袭击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8月31日这一天,香港街头依然硝烟弥漫。在港岛和九龙的多个地点,警方与抗争者进行了激烈的冲突。警方在这一天出动了水炮车,发射了大量的催泪弹、橡胶弹、布袋弹、海绵弹,并曾在维多利亚公园一带进行过实弹射击。“勇武派”示威者也进行了激烈的还击,在这天投掷了上百枚燃烧弹。入夜以后,极为恐怖的一幕发生了。晚上10时45分,在香港地铁的一节列车内,有一名亲当局人士与车厢内的民众爆发口角,随后手持金属锤对民众进行攻击,民众则喷射灭火器进行还击。随后,列车停在了位于九龙的香港地铁太子站内。晚上11时,全副武装的警方精锐“速龙小队”冲进了太子站的月台和车厢,挥动警棍对在场的市民进行了惨烈的无差别殴打,并用胡椒喷雾对人们进行喷射。在局促的车厢内,有被打伤的市民哭喊着“别打了”,却仍然不能阻止警察的残酷攻击。许多人的头部遭到了攻击,严重受伤。在车厢里和月台上,到处都是流血的民众和施暴的警察,惨叫声和哭喊声此起彼伏,构成了一片宛如人间地狱的图景。接着,这辆列车带着大量伤者驶往油麻地站。在列车到站后,又有警察冲上了油麻地站的月台。

很快,警方就封锁了太子站和油麻地站,并长时间禁止救护员和记者进入。在油麻地站外,有救护员哭求警方放他入场救护,警察则对救护员表示站内没有伤者。最后,过了足足两个半小时,大量伤者才被送往医院。在这次事件中,有69人遭到警方逮捕。根据香港医管局在9月2日公布的数字,在这场被称为831事件的血案中,共有46人被送医,其中5人情况严重。另一方面,由于警方长时间封锁事发现场、禁止急救员入场,因此有不少民众认为当晚太子站内有人被警察活活打死。对于这些说法,警方则一直予以否认。

在反送中运动的历史中,831太子站事件是与721元朗事件齐名的恐怖事件。在这两起事件中,施暴者都冲进了地铁站,并对现场的民众进行了冷酷的无差别攻击。721事件的施暴者,是有黑社会背景的亲当局暴徒。831事件的施暴者,则是香港当局的警察。这之后,香港警察在成千上万的香港民众的心目中,已经变成了与黑社会暴徒没有区别的人。

随着721与831两起事件的相继发生,香港当局已经完全向全世界展现出了它的冷酷与残暴。但是,勇敢的香港人依然不会放弃抗争。在这样的情况下,反送中运动又会向怎样的方向进展下去呢?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