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七講 走向停戰·上

2021.12.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七講 走向停戰·上 1953年4月,板門店談判恢復後的聯合國軍談判代表。
(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九章《共產黨同意達成協議》)

一、停戰談判的再度開啓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韓戰系列節目,講述第二十七講《走向停戰·上》。

在上一講中,我們講述了蘇聯在韓戰中對中共和北韓的軍事援助情況。在韓戰期間,蘇聯空軍的米格-15戰機在鴨綠江南岸製造了一塊名爲“米格走廊”的空中區域,蘇聯也用蘇式武器大量武裝中共軍、並導致中共軍通過韓戰完成了軍隊的全面蘇械化。更爲值得注意的,則是蘇聯在停戰談判問題上所採取的態度。事實上,在1953年3月之前,斯大林還活着的時候,共產陣營一直嘗試着將韓戰持續進行下去,因此導致韓戰難以停止下來。直到斯大林死去,相關情況才終於爲之一變。

在講述歷史之前,我們還是先從一個歷史細節開始說起吧。

1953年4月26日,在韓戰停戰談判破裂了半年多的時候,板門店的停戰談判會場又一次熱鬧了起來。由聯合國軍首席談判代表、美國將領哈里森將軍率領的聯合國軍代表團,與共產極權陣營首席談判代表、北韓高級將領南日率領的共產陣營代表團,再一次隔談判桌而坐,開始了新一輪的談判。這一次,聯合國軍代表團的五人中,仍然是包括四名美軍將領和一名韓軍將領。共產極權陣營代表團的五人中,則是包括三名北韓將領和兩名中國軍官。

令人感到相當荒謬的是,半年前,雙方曾經因爲戰俘問題爭得不可開交,最終導致了談判的破裂,以及新一輪的血腥山地戰。然而,到了這個時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半年前的原點。唯一不同的是,那個一直在遙遠的莫斯科操縱着共產極權陣營行爲的斯大林,在這時已經死了。而正是由於這個人的死,韓戰停戰談判得以順利地重新進行了下去,並邁向了停戰。今天的這一講,我們就要講述相應的歷史過程。

二、斯大林之死與蘇聯外交政策的轉軌

1953年4月11日,韓戰交戰雙方聯絡人員簽署關於交換傷病戰俘的協議。(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八章《結局的開端》)
1953年4月11日,韓戰交戰雙方聯絡人員簽署關於交換傷病戰俘的協議。(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八章《結局的開端》)

如上一講所述,1953年3月5日,蘇聯大獨裁者斯大林一命嗚呼。在這之前的1952年7月,面對希望將戰爭繼續進行下去的毛澤東、以及希望戰爭停止的金日成之間的爭論,斯大林選擇了站在毛澤東一邊,使得韓戰持續進行了下去。然而,在斯大林死後,新成立的以馬林科夫爲首的蘇共中央開始收拾斯大林留下的外交爛攤子,決定在國際政策上採取一系列緩和的措施。因此,馬林科夫在3月11日發表講話,表示:“沒有不能用和平方式解決的問題。”3月19日,蘇聯部長會議又就遲遲沒有進展的戰俘問題向中共、北韓方面發去指示,表示:“蘇聯政府注意到前一時期朝鮮事件發展全過程,全面研究了當前情況下朝鮮戰爭的問題。蘇聯政府由此得出結論,在這個問題上,如果繼續執行迄今爲止推行的路線,如果不對這一路線做一些符合當前政治特點和出自我們三國人民最深遠利益的改變,那是不正確的。蘇中朝三國人民關心世界和平的鞏固,一直在尋找儘可能快地結束朝鮮戰爭的可行途徑。”

在此之前,韓戰停戰談判破裂的直接原因,是聯合國軍與共產極權陣營在戰俘問題上存在着無法調和的分歧。聯合國軍方面認爲,對於被聯合國軍俘獲的共產戰俘,應該採取遵照他們個人意願的“自願遣返”原則進行遣返,從而保障那些很可能在被遣返回中國和北韓後遭到共產黨迫害的戰俘的安全。然而,共產極權陣營方面則一直堅持將這些戰俘全部遣返回中國和北韓的原則,死死不放。他們這樣做的原因,與一個相當陰暗的考慮有關:如果答應聯合國軍提出的“自願遣返”原則,那麼就會有相當數量的戰俘不願意回到中國和北韓。這樣一來,共產極權陣營將自身打造成“人間天堂”的政治宣傳就會變得不攻自破了。因此,在看似最容易解決的戰俘問題上,共產極權陣營的停戰談判代表絕不願意做出妥協,竟使得這一問題成爲了停戰的絆腳石,並導致了談判在1952年10月的中止。

北韓和中共的停戰談判代表之所以能在戰俘問題上不鬆口,當然與斯大林在幕後的指使與允許有關。然而,隨着斯大林死後蘇聯外交政策的轉軌,新的蘇共中央也開始指示中共和北韓在韓戰戰俘問題上進行妥協。1953年3月19日,蘇聯部長會議要求聯合國大會蘇聯代表團與波蘭代表團修改波蘭準備提出的決議草案。在這份草案中,有關解決韓戰問題的部分本來表示要求聯合國軍“讓所有的戰俘返回祖國”,蘇聯方面則要求將它改成“立即恢復雙邊停戰談判,既着力於全力就交換傷病戰俘問題達成協定,也着眼於全力就整個戰俘問題達成協定,從而全力消除妨礙朝鮮戰爭結束的障礙。”(《蘇聯部長會議關於戰俘遣返問題給各方發出指示的決議(1953年3月19日)》,載沈志華編:《朝鮮戰爭:俄國檔案館的解密文件》下冊)

在這之前,國際紅十字會執行委員會曾在1952年12月不顧蘇聯和中共的反對、通過了一項決議,表示希望敦促韓戰交戰雙方爲了表示友好,應該立即釋放傷病戰俘。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後,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將軍也表示建議進行這樣的交換,他的提議在1953年2月22日得到了華盛頓方面的批准。(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六十一章《中立國介入》)對此,蘇聯部長會議在1953年3月19日批准蘇聯政府致信中共和北韓的領導人,信中表示“需請金日成和彭德懷對克拉克將軍2月22日就交換傷病戰俘問題打出的呼籲給予肯定的回答”,並指示在金日成和彭德懷做出“肯定的回答”後,北京方面應該發表聲明,表達“對待交換傷病戰俘建議的積極態度,同時指出積極解決整個戰俘問題,從而保證朝鮮停戰和締結和約的時刻已經來到”。信中還指示,在這之後,平壤方面應該跟着發佈聲明,表示對中共聲明的“正確性”給予“充分支持”。這封信還保證,在中共和北韓發佈聲明之後,蘇聯外交部會做出“完全支持北京和平壤的表態”,而聯合國大會的蘇聯代表團也會盡力推動新的韓戰問題政策。(《蘇聯部長會議關於戰俘遣返問題給各方發出指示的決議(1953年3月19日)》,載沈志華編:《朝鮮戰爭:俄國檔案館的解密文件》下冊)

這樣一來,在蘇聯的直接指示下,共產極權陣營接下來行爲的劇本已經被寫好了。1953年3月21日,蘇共新領導人對來到莫斯科參加斯大林葬禮的周恩來傳達了上述指示,周恩來隨即向毛澤東彙報了相關指示。此外,早就有意停戰的北韓方面也對蘇聯的指示表達了支持。這樣一來,中共和北韓就開始執行蘇聯的最新指示。3月28日,金日成和彭德懷首先表示接受聯合國軍方面關於交換傷病戰俘的提議。3月30日,周恩來又在北京代表中國政府發表聲明,在重申了金日成和彭德懷在兩天前的言論之外,表示爲了實現停戰,中共、北韓方面已不再堅持戰俘的“全部遣返”。4月1日,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發表聲明,表示韓戰交戰雙方應該“不僅交換病傷戰俘,而且雙方恢復談判,通盤解決遣返戰俘的問題,以締結停戰協定和結束朝鮮戰爭。”(沈志華:《1953年朝鮮停戰:中蘇領導人的政治考慮》)這樣,停戰談判就迅速地恢復了。對於共產極權陣營突然之間出現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美國方面在冷戰期間因爲無法接觸到蘇聯檔案,一直對此感到迷惑不解,曾在戰史著作中表示“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誰也說不清是不是這件事才使共產黨的不妥協立場突然化解的。”(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六十一章《中立國介入》)

三、停戰談判恢復後的迅速進展

共產陣營在北韓滿浦津的遣返戰俘接收點。(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八章《結局的開端》)
共產陣營在北韓滿浦津的遣返戰俘接收點。(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八章《結局的開端》)

在這樣的情況下,雙方迅速恢復了接觸。1953年4月20日,雙方首先在板門店開始了被稱爲“小交換”的交換傷病戰俘工作。4月26日,雙方停戰談判代表在板門店恢復了停戰談判。到5月3日,“小交換”基本完成,聯合國軍方面遣返了5194名北韓戰俘、1034名中國戰俘和446名被拘平民,共產黨方面則遣返了471名韓國戰俘、149名美國戰俘、32名英國戰俘、15名土耳其戰俘和17名其他國家的戰俘。不過,在選擇監督戰俘交換的中立國的問題上,雙方談判代表陷入了爭論。但這些爭論的激烈程度和此前在戰俘遣返問題上的原則性衝突相比,已經顯得相當地溫和了。聯合國軍方面認爲,應該由瑞士擔任監督戰俘交換的中立國。共方則提出,希望以印度、緬甸、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四個亞洲國家履行中立國職能。5月7日,共方談判代表進行了讓步,表示可以成立由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瑞典、瑞士、印度這五個國家組成的“中立國家遣返委員會”。對於共方的這種妥協,華盛頓方面認爲它“爲談判出一個可接受的停戰協定提供了基礎。”(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九章《共產黨同意達成協議》)

這樣一來,雙方就在談判桌上出現了更多的共識。到這時爲止,雙方在停戰談判中仍然存在的分歧已經是一些相對枝節的問題,包括應由哪些中立國派出軍隊監督戰俘遣返,以及不願被遣返的戰俘應在被扣留多少天后釋放的問題。對於前者,共產極權陣營方面希望各中立國都能派出軍隊進行監督,這樣在當時屬於共產陣營的波蘭和捷克斯洛伐克就能派出軍隊,從而對共方形成更有利的局面。至於聯合國軍方面,則堅持各中立國只有印度可以派出軍隊。至於不希望被遣返的戰俘應在被扣留多少天后釋放的問題,共方當然是希望這個時限可以變得更長,聯合國軍方面則是希望這個時限可以短一些。(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六十一章《中立國介入》;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九章《共產黨同意達成協議》)

儘管有這些爭論,且有的時候談判桌上還會出現激烈的脣槍舌劍,但這時雙方在談判桌上的共識已經遠遠多於分歧,停戰協定的簽署已經不再只是一個空中樓閣。然而,令人意外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對於雙方正在進行的這種進展迅速的停戰談判,有強烈民族精神的韓國總統李承晚表示了強烈的反對。爲了表明這種反對,李承晚採取了自己的行動,從而使得局勢又變得複雜了起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