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回顧文革》第十五講 文革到底是什麼?毛澤東的文革:理想主義?爭權奪利?(三)

2022.07.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回顧文革》第十五講 文革到底是什麼?毛澤東的文革:理想主義?爭權奪利?(三) 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的合影。
維基百科

一、大清洗和文革有什麼不同?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會繼續進行文革歷史系列節目,接着談一談毛澤東之所以發動文革,究竟是出於理想主義,還是是爲了爭權奪利這麼一個問題。

在上一講裏面,我們已經談到,實際上毛澤東在所謂“十年文革”期間一直存在着自相矛盾的情況。儘管毛澤東在《五七指示》當中,描繪出了一幅社會分工趨於消失的毛式烏托邦景象。但在文革裏的實際政治操作中,他又否定了毛派取消層級幹部體制的政治實踐,並要求根據所謂革命領導幹部、軍代表和羣衆組織負責人“三結合”的原則,建立取代各地舊有黨政權力機關的革命委員會。在這之後,直到死前,毛澤東還在重申“三結合”原則,並把不少在1966—1968年的兩年文革期間大量屠殺造反派的老幹部叫做“老同志”。總的來說,在整個所謂“十年文革”期間,毛澤東就算有什麼“理想主義”,這種色彩也是很淡的,也是可以隨時爲了現實利益做出妥協、犧牲和拋到腦後的。或者也可以認爲,毛澤東本人從來就沒有什麼理想主義,他不過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馬基雅維利主義者而已——由於我們並不是毛澤東本人,他發動文革到底有沒有帶着理想主義色彩,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值得追問的是,毛澤東在文革當中究竟遇到了什麼樣的阻力,使得他會根據局勢的變化,不斷調整自己的姿態?爲什麼他不能像我們印象裏的大獨裁者一樣,一聲令下地把社會來一個徹底的天翻地覆,建成一個堪比紅色高棉的毛式烏托邦?爲什麼他沒有像斯大林一樣,把那些“老同志”全部打倒乃至消滅掉呢?事實上,儘管許多人會將文革與大清洗相提並論,但實際上兩者是差異很大的東西。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要將斯大林的大清洗和毛澤東的文革進行一番對比。

和文革相比,大清洗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斯大林能夠通過這場政治運動將他的政敵斬草除根,幾乎肉體消滅得一個不剩。在這裏,我們首先要回顧一下大清洗的歷史背景。

二、斯大林在蘇共中的上位史

要講明白大清洗,我們首先要把歷史鏡頭放回到列寧死亡前夕。1922年,在蘇共的初代領導人列寧中風後,蘇共成立了一個處理政務的三人小組,由斯大林、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組成。1924年列寧死後,這個被叫做“三駕馬車”的三人小組執掌了蘇聯的政權,斯大林則被推舉爲蘇共中央總書記。另一方面,在列寧死亡前夕,蘇共黨內左派就形成了以托洛茨基爲首的反對派,認爲黨的機關存在着“官僚化”和“脫離羣衆”的現象。在列寧死後,托洛茨基又繼續發難,指責季諾維也夫和加米涅夫是“黨內右派”。執掌政權的“三駕馬車”則強力反擊,發動了針對托洛茨基的大批判,將“托洛茨基主義”說成是和“列寧主義”對立的東西。1925年,托洛茨基被解除了陸海軍人民委員和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的職務,喪失了他最爲重要的權力根基軍權。這一輪黨內鬥爭,以托洛茨基的失敗告終。

接下來,“三駕馬車”自己又迅速發生了內訌,形成了以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爲首的“新反對派”和斯大林的對立。要講清楚這場對立爲什麼會發生,還是要把時間鏡頭稍往回推一推。在十月革命後的俄國內戰期間,共產黨採取了對民衆敲骨吸髓的“戰時共產主義”政策,對農民採取極其殘酷的“餘糧徵集制”,盡力榨取資源爲打贏戰爭服務。在這樣的情況下,俄國民生凋敝,農民乃至士兵的反抗此起彼伏,在1921—1922年間更是發生了死亡500萬人的伏爾加河大饑荒。在這樣的情況下,共產黨不得不稍作退讓,在1921年開始實施“新經濟政策”,將“餘糧徵集制”改成了徵收實物稅,並允許一定程度的商品經濟和外來投資存在。

到了1925年,在托洛茨基對“三駕馬車”的攻擊被擊退之後,蘇共決定進一步放寬農村政策,引發了季諾維也夫和加米涅夫的反對。季諾維也夫和加米涅夫從更左的立場出發,反對這樣的政策,認爲新經濟政策無法通向社會主義,而是一種“連續不斷的退卻”,會導致“走向一個在無產階級國家中特殊的‘國家資本主義’。”在這之後,新反對派和斯大林又就在一個國家之內能否建成社會主義的問題展開爭論。新反對派認爲,如果沒有世界革命的援助,在蘇聯一國之內建成社會主義是不可能成功的。而對於維持新經濟政策、在一國之內建成社會主義,斯大林卻持肯定的態度,並得到了當時蘇共中央的重要理論家布哈林的贊同。

布哈林(維基百科)
布哈林(維基百科)

儘管季諾維也夫時任共產國際執委會主席和列寧格勒省委書記,在負責進行對外顛覆活動的共產國際和重鎮列寧格勒有重要地位,但高談激進革命、世界革命主張的他和加米涅夫,卻無法獲得大部分蘇共幹部的支持。而擔任蘇共中央總書記的斯大林在日常的黨務工作當中,卻團結了人數更多、國際色彩更淡的本土幹部們。在1925年底的蘇共十四大上,新反對派完敗,會議以555:64的絕對優勢通過了斯大林所做的政治報告。

以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爲代表的新反對派在失敗後,又戲劇性地與他們曾經的敵人托洛茨基聯合起來,形成了“託季聯盟”。這是因爲,新反對派的諸多激進左翼觀點,與托洛茨基的“不斷革命論”的觀點相符。托洛茨基認爲,即使俄國無產階級已經推翻了資產階級,建立起一國之內的無產階級專政,但由於生產力的落後,俄國的無產階級專政無法長期維持。因此,奪取一國的無產階級需要對內不斷改革,對外輸出革命,才能真正建成社會主義。1926年,新反對派召開祕密會議,號召建立組織與斯大林對抗。接着,新反對派又在同年的中央聯席會議上發表了一份聲明,闡述了自己的政治觀點,上有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托洛茨基的簽名。儘管季諾維也夫因爲涉及號召另立組織的祕密活動,被蘇共中央解除了在共產國際的領導職務,由斯大林的盟友布哈林接任,但託季聯盟仍繼續向斯大林發難。到了1927年,託季聯盟和斯大林-布哈林聯盟的對決達到白熱化狀態。這一年的117日,是俄國十月革命十週年的日子,託季聯盟的支持者在莫斯科和列寧格勒街頭集會遊行示威、散發傳單,呼喊“斯大林正在欺騙工人階級”的口號,並擡出了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的畫像,說這兩個人是革命領袖。但是,實際上掌握了幹部隊伍的斯大林卻能掌控更多慶祝十月革命十週年的遊行者。最終,雙方的“革命羣衆”在街頭髮生衝突,託季聯盟的支持者遭到了驅散。一星期後,托洛茨基和季諾維也夫被蘇共中央開除出黨。1929年,托洛茨基又被驅逐出境。

隨着左翼反對派被清除,掌握了幹部隊伍的斯大林已經接近大權獨攬。這個時候,隨着社會在新經濟政策下又積累了一些財富,他又要撿起左翼反對派要做的事,開始否定新經濟政策,重新恢復對社會的殘暴榨取了。而擺在他面前的仍有一個障礙,那就是他曾經的盟友布哈林。在斯大林已經決定要終結新經濟政策時,布哈林仍然主張較爲穩進的經濟政策,這時候已經顯得“跟不上革命形勢”了。布哈林認爲,所謂無產階級國家應該和平地“長入社會主義”,不是採用剝奪的方式,而是採用經濟鬥爭的方式,逐步地將非社會主義經濟因素變成社會主義經濟。儘管客觀地來看,布哈林的這一經濟理論已經是十分極左了,但在那時的蘇共也只算是“右派”。1927年底—1928年春,蘇聯發生了糧食收購危機。由於共產黨無法向農民提供足夠的商品用於交換糧食,農民不願交出糧食,蘇共中央政治局就決定用“非常措施”來解決這一問題,將所謂的“投機倒把”分子判刑,沒收他們的糧食。對於這一做法,布哈林持有異議,認爲這是斯大林的“過火”行爲。斯大林卻表示,糧食收購危機之所以存在,和富農的“投機倒靶”脫不了關係。在這之後,兩人發生了激烈的爭論,但作爲理論家的布哈林縱然有再多理論,也無法對抗掌握了幹部隊伍的斯大林。1929年,斯大林發動“反右傾運動”,在蘇共中央全會上把布哈林及其支持者打成了“布哈林集團”,最終將布哈林開除出政治局,布哈林的政治路線也被說成了“復辟資本主義的路線”。

1937年的斯大林(維基百科)
1937年的斯大林(維基百科)

三、通往大清洗之路

這樣,掌握了幹部隊伍,將左右兩方反對派大佬悉數清除出去的斯大林終於可以爲所欲爲了。從1930年開始,斯大林控制下的蘇共展開了大規模的農業集體化運動,強迫農民加入集體農莊,並發動瘋狂的“消滅富農階級”運動,在沒收富農的財產後將他們流放。接下來,就是共產國家令人熟悉的一幕——慘絕人寰的大饑荒。喪失了私有財產的農民們,成爲了共產極權政權可以任意對待的奴隸和生物資源。在1932—1933年的烏克蘭,以及1932年的哈薩克斯坦,分別有數百萬人和150萬人被餓死。通過農業集體化和極度殘暴的大屠殺,蘇共從民衆手中搶了海量資源,爲自身的工業化積累到了足夠的本錢。在無數民衆的屍骨上,蘇聯在1936年通過了憲法,宣佈“社會主義體系在國民經濟一切部門中的完全勝利,現在已經是事實了。”

在這之後,由於那些被清除出局的左右翼反對派“人還在,心不死”,斯大林還需要通過一場大屠殺,在肉體上把他們殺光。而進行這種大屠殺的契機,則是基洛夫遇刺事件。在1934年的蘇共中央委員會選舉中,在黨內人望頗高的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會書記基洛夫在僅有3票反對的情況下當選,而斯大林得到的反對票卻多達292票。同一年,基洛夫在列寧格勒被一名因多次上訪鬱郁不得志的工人以手槍刺殺。儘管有證據顯示,斯大林一手策劃了這起謀殺案,但直到目前學界仍然沒有定論。在這之後,斯大林提出是托洛茨基等反對派策劃了這起暗殺事件,在1936—1938年發動了大清洗運動,處決了數十萬人,其中包括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等人。在這之後,托洛茨基也在1940年在墨西哥被斯大林派出的刺客暗殺。這樣,斯大林就通過大清洗肉體消滅了他的各路反對派。

總的來說,回顧斯大林的上位史,可以看到斯大林在大多數時間裏掌握了共產黨的幹部隊伍。通過這樣的方法,他得以首先用一種“黨內民主”的方式擊敗左翼反對派,再撿起左翼反對派的主張,將“跟不上革命形勢”、淪爲了“右翼反對派”的布哈林清除。在這之後,掌握了全局的斯大林成爲真正意義上的大獨裁者,開始爲所欲爲地改造社會,通過殘暴的農業集體化餓死無數民衆、獲取工業化的本錢,再通過大清洗將他的所有政敵肉體消滅。可以說,斯大林在進行大規模的政治清洗時,達到了爲所欲爲的程度。假如毛澤東通過文革肉體消滅了劉少奇、林彪、周恩來、鄧小平等人,那麼毛澤東的文革就確實可以和斯大林的大清洗相提並論了。

講述了以上的歷史後,我們就要進一步地對斯大林的大清洗和毛澤東的文革進行對比,來看一看兩個人之間到底有什麼異同了。這個問題,我們會在下一講進行更爲詳細的分析。

這周就到這裏。感謝大家,我們下週再見。

撰稿、主持、製作:孫誠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