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受虐绝食抗议 狱方视而不见

2007-06-1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狱中的盲人维权者陈光诚上周六被六七名服刑人员殴打,他以绝食绝水抗议暴行,至今超过三天。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chenguangcheng-150.jpg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 照片来源:公民维权网gmwq.org

陈光诚的哥哥、妻子、小女儿以及远自浙江的舅舅星期二早上到临沂监狱探视时,发现他遭到殴打,大哥陈光福告诉记者:“ 腿部多处受伤,他把裤腿摞起来,我和小袁都看见了,就是用脚踢的皮踢掉了那种伤疤。他的肋骨到现在据他讲特别的疼,他怀疑是不是已经被踢断。”

陈光诚告诉了家人被暴力殴打的经过,妻子袁伟静转述:“主要打他的有一个人,六七个人参与了,用脚踢他。主要是肋骨和腿,我们明显看见左边肋骨肿起来了。从他走路迹象来看很疼痛。我看了以后受不了了。我听光诚意思说理发也有关系,光诚不愿意,他们就动手打了。但是光诚说提前好几天就有迹象,他们说话就已经很粗鲁了。因为光诚一直在写控告申诉,他说这些都是在报复他。他们打了他一顿以后,还把他按趴在地下,六七个人用脚踩他踢他,然后强按着他趴在地下给他剃了光头。”

事发三天,狱方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大哥陈光福对记者说,种种迹象显示,狱方即便不是指使者,起码也刻意纵容暴行伤害陈光诚:“光诚说这些人边打边讲,打你怎么了,打你共产党还给我们加分。从他们这个话分析,是有人指使他们打的。要求到医院去做检查,因为光诚是盲人他看不见,也一直找不到管理人员。邹光诚讲,他感觉他们就在某一个地方,即使坐在那里,光诚问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吱声,实际上他们是在歧视和欺负一个盲人。”

会面当时陈光诚已经绝食近八十个小时。这次受到的暴力和屈辱令一向坚强乐观的陈光诚情绪非常低落,家人对此十分担心,袁伟静说:“光诚被打之后到现在已经第四天了,也没喝水也没吃饭,我劝了,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你要吃饭,因为这样让我们家人实在受不了,如果你不吃饭,你看现在四天了,监狱方没有任何反应。(他精神怎么样?)非常不好,以前说老实话光诚始终是很乐观的人,今天见了以后,光诚一点表情都没有,令我很吃惊。”

家属下午已向监狱相关部门郑重提出要求处理事件,并允许陈光诚去医院验伤,狱方未有回复。

本台星期二致电临沂监狱询问陈光诚被殴打事件,值班人员表示不清楚,匆匆挂断。

星期二是端午节,袁伟静申请像其他服刑人员家属一样与陈光诚一起吃饭,遭到拒绝,监狱工作人员称陈光诚属于严管,因为他态度不好,不配合剃头就是一例,袁伟静说:“ 他说光诚是个很不听话的人,应该属于严管,因为他自从进到临沂监狱以来,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犯人,老是说自己是个中国公民。举个例子 子叫他剃头,他就是不剃,他觉得自己不是犯人就是不剃。”

山东盲人维权者陈光诚05 年中调查并揭露临沂地区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大量使用暴力侵犯人权,当局在非法禁锢他多个月后,以涉嫌毁坏财务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并判处他四年零三个月的徒刑,事件引起国际关注,陈光诚去年被美国时代周刊选为年度影响世界一百人之一,也获得两个国际性的人权奖项。他在监狱一直坚持申诉冤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