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文化大革命的反思录--评王小波的杂文作品《思维的乐趣》


2006-04-07
Share

主持﹕舒心

“说到愚人节,使我想起报纸上登过的一条新闻:国外科学家用牛的基因和西红柿做了一个杂种,……用这种牛西红柿做的番茄酱带有牛奶的味道,果皮还可以做鞋子。……有一些时期,每一天都是愚人节。我在这样的气氛里长大。有一天,上级号召大家去插队,到广阔天地里,‘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我就去了,直到现在也没有考究一下,自己的心脏是否因此更红了一些。这当然也是个很特别的时期。消极地回顾自己的经历是不对的,悲观、颓废、怀疑都是不对的。但我做的事不是这样,我正在从这些事件中寻找积极的结论,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以上这一段文字,是摘录自中国作家王小波的杂文作品《思维的乐趣》。

在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的愚人节之时,读到这样的文字,实在令人百感交集。王小波以充满反讽的文字,指出“有一些时期,每一天都是愚人节”,而那一些时期,正是中国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人民包括王小波在内,都被空前地、集体地愚弄了。许多愚人节式的狂想故事,也正是在那个时期弄假成真,给国家、民族带来数不尽的灾难。

有“中国乔伊斯”之誉的作家王小波,以文化大革命的记忆为素材,用他特有的幽默而深刻的笔调,写出一系列理性的反思杂文,最近由其夫人李银河编选成专集《思维的乐趣》,可读性非常之高。

全书共收入王小波的杂文作品四十七篇,每一篇都展示出作家与众不同的独立思考。严肃的论题,戏谑的口吻,无情的讽刺,却又能一层又一层地揭露真相,发人深省。在《知识分子的不幸》一文中,作家写道:“什么是知识分子最骇怕的事?……那就是:‘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我认为,知识分子的长处只是会以理服人,假如不讲理,他就没有长处,只有短处,活著没意思,不如死掉。” ……还有一支出于“狂信”的歌曲,歌词如下: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就是好!

就是好来就是好啊,

就是好!

这四个“就是好”,无疑根绝了讲任何道理的可能性。因为狂信,人就不想讲道理。我个人以为,无理可讲比尸横遍野更糟;而且,只要到了无理可讲的地步,肯定也要尸横遍野,‘文化革命’里就死人不少,还造成了全民知识水平的大倒退。”

以这样的文字来反思文化大革命,一针见血,深刻透彻。中国的知识分子,在无理可讲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成为最大的受迫害的一群,也就是文化大革命“狂信”的最大悲剧。

然而,文化大革命至今已经四十年了,但事过境未迁,那种对国家民族造成极大伤害的创痛,依然长留于人心。在这样的时刻,来读王小波的杂文,反思文化大革命的影响,确是别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意义。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