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中国特色的法治思想--夏勇《法治源流》介绍

2007-10-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不少人视法治是现代文明的普世价值。中国领导人亦宣称,未来十年,中国将由“依法治国”逐步迈向法治社会。但法治在西方的发展,离不开其独特的历史背景和文化氛围,法治要在中国植根和成长,就不能不深入对照中国和西方对法治观念的异同,再从本土的角度,了解法治在中国的前景。

夏勇的《法治源流》,便从比较的角度,厘清东方和西方的法治观念。全书第一章介绍西方法治观念的渊源和理念,指出法治的十大规诫包括:法律的普遍性、法律为公众知晓、法律清晰明确、法律稳定可靠、法律高于政府、司法机构的权威、司法公正等等。文章认为法治不仅是有效的工具,可以确保法律的执行,更能树立规范,抑制专横的权力,让个人发挥自治的能力,保障人类的尊严和自由。

接\x{7740}下来的三篇重点文章,主要是探讨中国法治的思想源流和法律传统。夏勇认为中国古代对法治的特色和作用,已有深入的思考。例如儒家虽然标榜德政善治,但也注重以法律辅助圣人教化天下,而仁心与法律必须双管齐下,圣人之治才可望实现。又例如法家主张的法治,就是订明法规,树立规范,强制执行以治理国家。在法家看来,圣人不足恃,宁愿相信法律,也不倚赖圣主明君,以排难解纷。

夏勇又认为,古代的思想虽然没有用法律去限制君主的权力,却有不少以民为本的想法,主张政治权威或者合法性必须建基于执政者的德行和德政。孔子说“政者正也”,孟子所谓“保民而王”、“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以至董仲舒认为君主虽然授命于天,但目的是为民服务。这些都不外是说,君主无疑独揽权力,但天命不可违,执政者绝对不能侵害人民的利益。到明朝黄宗羲提倡以法律限制权力的滥用,更直指君王为求私利而鱼肉人民的法则,是“非法之法”,根本不算是“天下之法”。

《法治源流》亦从多个角度分析法治在中国的发展问题。首先,法治不仅是法律更是政治的问题,因为法治应该考虑的,是被统治者如何通过法律去约束统治者,这正是儒家法家思考不足的地方。如果民主制度不彰,权力倒向执政者,法治只会有名无实,甚至变成执政者箝制人民的手段。其次,法治不能照搬西方,而需要以自主的态度,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决定法治的发展方法,否则就不能够深入民心。第三,在推行法治制度时,必须审时度势,循序渐进,既要带引社会前进,亦必须稳\x{7d25}稳打,不可脱离社会。

因此,要推进法治,就要三管齐下,一是传播自由、民主思想、树立新的价值观;二是确定法律为谁服务的原则问题,不再限于只当法律是用作治理社会的手段;第三方面才轮到仔细研究法治的具体运作机制。

夏勇的《法治源流》表面上是学术著作,一家之言,但字里行间流露\x{7740}他对法治社会的向往,也论述了法治的应有之义,以至中国实施法治所必须关注的地方,实在不容错过。

您的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