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儒主义: 现代中国的精神危机(下)--寒山


2005.09.29

共产党一方面对所谓“旧社会旧制度”发动极其苛刻的道德讨伐,另一方面又在自己的行为中罔顾最起码的道德约束。

在前两次节目中我们介绍了胡平对犬儒主义作为一种政治和社会流行病在90年代的中国大行其道的原因的分析。在这个节目的最后一期,我们重点分析犬儒主义和共产党的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关系。

大家都知道,共产党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以理想主义来号召人们为自己献身的政党和政权。共产党说它要消除一切剥削、压迫和不公正,废除私有制,让人人都把社会的和他人的需要置于自己的需要之上,必要时为了集体和社会而牺牲自我,最终建立人间天堂。因此,胡平说,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听上去是一种极其高调的理想主义,但很多人却因此而忽视了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也是一种相当阴暗的犬儒主义。为什么呢?胡平举出了几个理由。

第一,共产党认为既然自己的目的是如此崇高,那么就没有什么手段不可以使用。 因此,共产党一方面对所谓“旧社会旧制度”发动极其苛刻的道德讨伐,另一方面又在自己的行为中罔顾最起码的道德约束。

共产党对未来人类的看法之所以高度的理想化,恰恰是因为它对现实的人类的看法是十足的犬儒式。

这就是典型的犬儒主义的态度,它反映了在共产党那里,所谓旧社会的黑暗不过是他们用来夺取政权的藉口。真正的道德理想主义并不停留在对不人道不道德的行为的口头谴责上,而是无论用什么藉口,自己也坚持决不采用那些被自己所谴责的手段,更不用说那些更严酷更不人道的手段。如果共产党真的在乎农民的苦难,那么他们就不会发明把所有农民赶进公社,废除个体经济、使农民不但在生产上而且在人身上也彻底依附于政治权力因而连逃荒要饭的自由也被剥夺的那一套制度。

第二,胡平指出,共产党“在一方面把人的理想悬得极高,另一方面,它又把现实的人看得极低。它对未来人类的看法之所以高度的理想化,恰恰是因为它对现实的人类的看法是十足的犬儒式。”共产党的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理论就是一个事例。

胡平指出,这套理论“实际上就是认定人是彻底自私的动物,利己是人类行为的唯一动机;因此,共产党断言在社会分裂为不同的阶级的情况下,不可能存在普遍的同情和正义感,超阶级的自由民主只能是一场骗局。”共产党说自私是剥削阶级的本质,因为他们占有生产资料;而无私是无产阶级的本质,因为他们一无所有。而剥削阶级的自私又通过他们的意识形态影响了很多劳动者,要使人彻底抛弃自私,只有通过革命去消除私有制和阶级存在的社会物质根源。这种把人性归结为阶级性,阶级性又来自于对物质生产资料的占有的观点,毫无疑问是对人性的彻底庸俗化或者说是犬儒化。我们在一开始就介绍过,犬儒主义的一个根本特点就是不相信任何没有功利性的善和正义,对任何高尚的行为都要找出一个和自我利益有关的理由。

现在的第三代第四代领导人信奉的则是保住政权就是保住了一切,所谓“稳定压倒一切”指的就是只有在稳定下才能保住政权。

第三,具体到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更是处于犬儒主义的浓厚阴影之下。胡平指出,中共是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武装斗争才夺取政权的。一般来说,暴力革命的时间越长,斗争越残酷,在这一过程中革命党人就越容易把革命的初衷置于脑后,而把胜利和夺权当作唯一目标,在夺权之后保住权力也成了最重要的任务。胡平说:“在漫长而残酷的革命岁月中,共产党经历多次失败,几度频临绝境,不难想像,他们该有过多少孤寂,多少沮丧,多少怨愤。这就容易使他们对民众、对人性的看法变得十分阴暗。”这种对人性的阴暗看法导致了他们对人民的失望和轻蔑,但他们却用一套“无产阶级先锋队”和“代表人民”的理论把这种失望和轻蔑掩盖起来。这样他们就完成了从理想主义到犬儒主义的蜕变。

但他们也有公开抛弃理想主义的话语,把他们的真实想法赤裸裸地用犬儒主义的语言表达出来的时候。以毛泽东为首的老一辈共产党人的格言是没有政权就没有一切,“六四”时候老人帮的一个成员曾经说他们的政权是用几千万人头换来的,现在如果要让出去,也要拿几千万人头来换。现在的第三代第四代领导人信奉的则是保住政权就是保住了一切,所谓“稳定压倒一切”指的就是只有在稳定下才能保住政权。

如果换一个政治集团,这种赤裸裸的犬儒式语言不知会受到共产党人怎样的讨伐,但奇怪的是,当共产党说这话的时候,很多人不但不认为这是彻头彻尾的犬儒主义,反而会认为它说出了当前中国最关键的现实问题。这就说明共产党的政治犬儒主义经过它多年有意无意的灌输,已经成了很多人自觉的思维方式。这也说明,在九十年代大行其道的犬儒主义,其实是有更深厚的历史根源的,是和中共对中国半个多世纪的统治和思想灌输分不开的。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