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漫步﹕“天高皇帝远”—从《失去新中国--美国商人在中国的理想和背叛》谈起


2005.09.26

“天高皇帝远”是中国一句成语,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在过去,绿林豪杰用它来形容自己占山为王的快乐,隐士用它来表达精神和心灵的自由,总之说的都是一种建立在空间距离基础上的对专制皇权的藐视、逃避或者拒绝。

但是在美国商人伊森 葛特曼今年出版的《失去新中国--美国商人在中国的理想和背叛》一书中,“天高皇帝远”被赋予了一个新的涵义。葛特曼说“驻华美国侨民的解释是这样的:在北京,天堂高高在上……我们的皇帝--美国政府和国内公司总部--离得很远。更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商业运作和概念的标准做出自己的解释。”这就是说,当这些美国商人在中国这样一个异国他乡生活和工作时,那些在美国国内他们必须服从的权威和遵守的职业准则变得异常遥远和不相乾了。为了实现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商业成功,他们可以随心所欲。

葛特曼在中国经历了6年的经商生涯,和形形色色的中国官方和非官方商人打过交道。

他的这本书绘声绘色地讲了很多美国商人在中国无法无天的故事。他们不但会贿赂,会做假帐,也懂得如何巧妙地在政治上作出中国政府喜欢的姿态,在国际上为中国经济繁荣的海市蜃楼增添玫瑰色彩。他们也懂得如何回避中国工人的待遇和中国环境的代价这类话题。他们的回报是个人钱袋的膨胀,虚荣心的满足,和形形色色的物质和欲望的享受。对于这些美国商人来说,如果他们意识到并接受这样一个“天高皇帝远”的现实,那么他们在美国梦寐以求的一切,在中国这个当代冒险家的乐园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实现。

甚至就连有些美国国会议员在承认和接受这个“天高皇帝远”的现实时也不比商人逊色。葛特曼为一些来中国访问的国会议员效过犬马之劳。他说,“这些国会议员不是正经八百来干事的,而只是来选择合作关系,或是纵情消遣,旅途中热衷于收集盗版DVD影碟、珍珠饰品以及各种小玩艺。”

在美国国内,购买和收集盗版和假冒产品严格来说是非法的,这不但是一个伦理道德问题,在美国国内就业不景气的情况下也是一个严肃的公共话题,因为正是盗版和假冒产品夺走了美国正宗产品的销路。但遗憾的是,今天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和西方游客去中国就是为了购买从盗版DVD到假冒的名牌服装、手表和女用包在内的一切商品,回国后再沾沾自喜地在各种礼庆场合送给他们的亲友和情人。

这个“天高皇帝远”并不是在今天才开始的。在18和19世纪,很多美国商人不顾他们在国内信奉的清教徒的伦理标准的束缚,卷入了肮脏的鸦片贸易。他们在土耳其种植和提炼鸦片,然后把鸦片运到南中国海,在那里脱手给英国东印度公司的鸦片贩子。美国很多名声显赫的家族都和这种贸易有过联系,甚至富兰克林 罗斯福的祖先也多少有过这样的污点。

但相比之下,和今天这种“天高皇帝远”所不同的是,在19世纪和20世纪前40年,前来中国的美国人中不乏那些即使在中国也听从他们原来那个“皇帝”的命令的人,或者说他们前来中国就是为了相应他们那个“皇帝”的召唤。在西方国家中,正是美国人在中国建立了为数最多的学校、医院、育婴堂和教会。有难以计数的虔诚的美国男女把他们的一生献给了在中国的精神和慈善事业,没有从中国拿走半个铜版。

今天我们生活的时代完全不同了。从一个更广泛的意义上说,美国商人在中国所体会到的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快乐不过是在一个侧面表现了后冷战时期严肃的价值观的困境。随著冷战的结束,历史终结了,在原来的两大阵营内部都传出了这样的声音:大是大非的意识形态的对立已经成为历史了,现在让我们做生意吧,让我们发财吧,不管怎样,自由贸易和经济繁荣会最终促成相对来说公正合理的社会秩序。所以,邓小平的猫论在大洋两岸都是有市场的。另一个说法听上去不那么庸俗,但用来解销价值观却更为有效,这就是弥漫于西方校园内的文化多元论和价值相对论。

在家庭和社区内,很多西方青年接受的是传统的宗教信念和伦理道德,当他们面对一套他们难以接受的游戏规则和处世标准时,他们的教授会告诉他们:不要做一个文化帝国主义者。不要觉得自己在道义上高人一等,不要用自己那套价值判断去衡量别的文化。接受他们那一套就是尊重他们,用他们那一套来和他们打交道就是用实际行动和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划清界限。

在这个意义上,所谓的天和皇帝是无处不在的。天并不高,皇帝也并不远。问题只是你头顶著哪一个天,你服从的是哪一个皇帝。(寒山)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