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專訪郭飛雄


2006.05.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大陸維權人士郭飛雄正在美國出席由國會人權委員會舉行的中國自由狀況會議﹐我們的記者林樂同專訪了郭飛雄。在談到他來美國的目的時﹐他表明﹐為爭取民主法治﹐不會向專制者屈服﹐並預期大陸的維權人士的處境會愈來愈困難。

以下是林樂同對郭飛雄的採訪--

Guo_Feixiong150.jpg
5月1日﹐郭飛雄接受自由亞洲電臺粵語部的採訪。(RFA)

問﹕我們今日在美國華盛頓首府的直播室請來一位嘉賓﹐是在廣東太石維權事件中協助村民維權的郭飛雄﹐他在太石村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太石村事件後﹐他一直被中國當局監視﹐甚至還曾經被軟禁。郭先生﹐你這次來美國的目的是什麼﹖

答﹕我這次主要參加美國一個宗教與法治自由及人權的研討會﹐之後還會出席一些國際學術研討會。

問﹕廣東省由太石村﹐至東洲鎮﹐以至近來的汕頭警民衝突﹐村民示威事件無日無之﹐跟中國的經濟起飛成了很大的對比﹐究竟是什麼原因﹖

答﹕中國在推行經濟開放改革是有一定的真誠性﹐但她一直拒絕推行政治及法治改革﹐形成了巨大的落差﹐導致了非常多涉及政治及法律問題無法解決﹐引發在太石村、東洲鎮眾多群發事件的原因。具體來說﹐是土地問題﹐由於涉及公有制﹐拒絕進行私有制產權的改革﹐被當地的官僚機構和一些不良的商人用作掠奪民產的機會﹐而人民無法通過司法渠道來捍衛自己的權益﹐往往會引起一系列的衝突﹐這個時候維權運動的參與﹐實際上是為了推進法治化。

問﹕東洲、太石、汕頭等地方比較接近香港﹐是否國內民眾現時對外面的世界認識多了﹐所以知道爭取自己的權益﹖

答﹕有直接關係﹐這可分兩個方面。第一﹐就是在沿海地區面臨的土地和法治及政治性的衝突比其他地方更厲害﹐主要是因為中國經濟增長﹐長到了今天﹐出現了第二次的圈地高峰﹐土地作為市場經濟一個非常重要的資源﹐再次顯示它的重要性﹐對土地大量的需求﹐讓官僚掠奪民產的一個機會﹐人民必然起來反抗。沿海地區的人民﹐譬如往往看香港的電視﹐接觸的訊息比較快及直接﹐以及一些自由社會的經驗供他們進行抗爭的一些借鏡。

問﹕你在大陸進行維權抗爭時﹐往往將訊息放在互聯網或接受外國記者採訪﹐將有關維權的訊息公之於世﹐中國政府最不喜歡國內人與外國媒體或機構接觸﹐你怎樣看這個事情﹖

答﹕我認為這是我們的權利﹐一個公民享有充分的政治權利和自由﹐他和各媒體的接觸﹐只要不作任何違法的事情﹐任何人無權干預﹐我們不能看政府的臉色生活。在現代全球時代化﹐訊息是完全公開﹐可以通過無線電波及互聯網得到一定的傳播﹐能突破專制的封鎮。我們還必須對各種媒體接觸﹐才能把訊息傳播開去﹐還必要引發更多人來參與維權與捍衛法治﹐我們不會因為專制者的喜好﹐來決定行為的走向。反過來﹐我們要通過全球媒體﹐給今天的中國專制者形成一定壓力﹐迫逼他逐漸學會在法治範圍內行事﹐學會尊重人民的權利及自由。

問﹕在太石村事件你被扣留期間﹐曾經絕食絕水﹐你認為這樣犧牲值得嗎﹖

答﹕絕食絕水是非常有意義﹐首先是表達了對專制者的一種抗爭。我們絕不接受他們違背法律、隨意處置我們的自由。我們向專制者表明我們動機的純潔﹐我們追求民主自由的力量是無法阻撓的﹐我們願意為此而付出必要的犧牲。絕食絕水還可以傳達一種剛烈、義勇﹐和一種崇高的精神﹐感動人民﹐會讓越來越多的人能夠起來參與維權活動﹐來共同推進中國的法治和民主﹐為此我們作出這些犧牲是必要的。像去年﹐我進行了兩次大規模的絕食﹐在今年絕食抗暴中﹐就有數千人起來絕食﹐證明我們的精神是具有一定的感造力。

問﹕在過程中有沒有考慮過家人的感受﹖

答﹕我考慮過﹐譬如我對我哥哥、姐姐及其他親屬﹐勸他們不要捲入我的事情﹐捲入得越少越好。他們內心的想法﹐我不管﹐我要勸他們保持沉默﹐還是尊重人的一種基本的要求。但是﹐我不會因為專制者像黑社會一樣威脅我和我的家人﹐我就作出任何屈服和妥協。我有一個基本原則﹐對任何暴力的威脅及脅迫﹐絕不屈服﹐我過去沒有﹐將來永遠不會向那種國家黑社會的暴力作出絲毫的妥協。

問﹕你回大陸後﹐未來的維權活動計劃如何﹖

答﹕繼續推動宗教自由、新聞自由和基層選舉﹐繼續和各界有關人士聯絡﹐並且我可以預計﹐可能我們接下來的幾年處境會越來越惡劣﹐但是我們要說﹐專制者用國家黑社會的暴力﹐不管使用任何手段﹐都壓不住我們。

問﹕你在太石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現時太石村最新情況如何﹖此事對中國老百姓有怎樣的啟示﹖

答﹕太石村在去年?行村長罷免﹐被政府使用非法手段壓住以後﹐今年又掀起新的一波﹐人大代表競選的熱潮﹐在整個中國它是第一例﹐2006年它是第一例﹐這在後來人大代表競選又受到官方分化施壓﹐使用一種違法賄選手段﹐使得最受民眾歡迎的馮秋盛被攆掉﹐馮秋盛已宣布不接受這次選?﹐已開始請了一個律師團﹐進行選?訴訟。我們現時在太石村的工作﹐發動全國的律師及學者﹐推進這一次選?訴訟。這件事情雖是表面失敗﹐但對中國國內眾多地區﹐有競選意義和追求民主人士的良好刺激﹐讓他們看到第一﹐人民不會被壓住﹐第二﹐在一個村莊將近有一半的人在高壓之下敢出來投他們心中響往的獨立候選人﹐就說明整個中國的民眾﹐底層民眾﹐對民主要求多麼強烈。過去對農民的一些污蔑﹐是站不住腳﹐人民的民主素質是足夠的﹐真正應該教育的是官員。有了這個﹐我們可以根據太石村來估量整個中國人民的民主的追求﹐看到這件事的人對中國的未來更加有信心。

(按﹕郭飛雄﹐湖北人﹐曾任大學哲學教員,1990年代初至今以民間出版為業。曾在高智晟律師事務所工作,是大陸活躍的維權活動學者。郭飛雄為廣東太石村罷免村官維權案的法律代理人﹐因此事件被當局關押數月。)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