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专访郭飞雄


2006.05.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大陆维权人士郭飞雄正在美国出席由国会人权委员会举行的中国自由状况会议﹐我们的记者林乐同专访了郭飞雄。在谈到他来美国的目的时﹐他表明﹐为争取民主法治﹐不会向专制者屈服﹐并预期大陆的维权人士的处境会愈来愈困难。

以下是林乐同对郭飞雄的采访--

Guo_Feixiong150.jpg
5月1日﹐郭飞雄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的采访。(RFA)

问﹕我们今日在美国华盛顿首府的直播室请来一位嘉宾﹐是在广东太石维权事件中协助村民维权的郭飞雄﹐他在太石村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太石村事件后﹐他一直被中国当局监视﹐甚至还曾经被软禁。郭先生﹐你这次来美国的目的是什么﹖

答﹕我这次主要参加美国一个宗教与法治自由及人权的研讨会﹐之后还会出席一些国际学术研讨会。

问﹕广东省由太石村﹐至东洲镇﹐以至近来的汕头警民冲突﹐村民示威事件无日无之﹐跟中国的经济起飞成了很大的对比﹐究竟是什么原因﹖

答﹕中国在推行经济开放改革是有一定的真诚性﹐但她一直拒绝推行政治及法治改革﹐形成了巨大的落差﹐导致了非常多涉及政治及法律问题无法解决﹐引发在太石村、东洲镇众多群发事件的原因。具体来说﹐是土地问题﹐由于涉及公有制﹐拒绝进行私有制产权的改革﹐被当地的官僚机构和一些不良的商人用作掠夺民产的机会﹐而人民无法通过司法渠道来捍卫自己的权益﹐往往会引起一系列的冲突﹐这个时候维权运动的参与﹐实际上是为了推进法治化。

问﹕东洲、太石、汕头等地方比较接近香港﹐是否国内民众现时对外面的世界认识多了﹐所以知道争取自己的权益﹖

答﹕有直接关系﹐这可分两个方面。第一﹐就是在沿海地区面临的土地和法治及政治性的冲突比其他地方更厉害﹐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增长﹐长到了今天﹐出现了第二次的圈地高峰﹐土地作为市场经济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再次显示它的重要性﹐对土地大量的需求﹐让官僚掠夺民产的一个机会﹐人民必然起来反抗。沿海地区的人民﹐譬如往往看香港的电视﹐接触的讯息比较快及直接﹐以及一些自由社会的经验供他们进行抗争的一些借镜。

问﹕你在大陆进行维权抗争时﹐往往将讯息放在互联网或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将有关维权的讯息公之于世﹐中国政府最不喜欢国内人与外国媒体或机构接触﹐你怎样看这个事情﹖

答﹕我认为这是我们的权利﹐一个公民享有充分的政治权利和自由﹐他和各媒体的接触﹐只要不作任何违法的事情﹐任何人无权干预﹐我们不能看政府的脸色生活。在现代全球时代化﹐讯息是完全公开﹐可以通过无线电波及互联网得到一定的传播﹐能突破专制的封镇。我们还必须对各种媒体接触﹐才能把讯息传播开去﹐还必要引发更多人来参与维权与捍卫法治﹐我们不会因为专制者的喜好﹐来决定行为的走向。反过来﹐我们要通过全球媒体﹐给今天的中国专制者形成一定压力﹐迫逼他逐渐学会在法治范围内行事﹐学会尊重人民的权利及自由。

问﹕在太石村事件你被扣留期间﹐曾经绝食绝水﹐你认为这样牺牲值得吗﹖

答﹕绝食绝水是非常有意义﹐首先是表达了对专制者的一种抗争。我们绝不接受他们违背法律、随意处置我们的自由。我们向专制者表明我们动机的纯洁﹐我们追求民主自由的力量是无法阻挠的﹐我们愿意为此而付出必要的牺牲。绝食绝水还可以传达一种刚烈、义勇﹐和一种崇高的精神﹐感动人民﹐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起来参与维权活动﹐来共同推进中国的法治和民主﹐为此我们作出这些牺牲是必要的。像去年﹐我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绝食﹐在今年绝食抗暴中﹐就有数千人起来绝食﹐证明我们的精神是具有一定的感造力。

问﹕在过程中有没有考虑过家人的感受﹖

答﹕我考虑过﹐譬如我对我哥哥、姐姐及其他亲属﹐劝他们不要卷入我的事情﹐卷入得越少越好。他们内心的想法﹐我不管﹐我要劝他们保持沉默﹐还是尊重人的一种基本的要求。但是﹐我不会因为专制者像黑社会一样威胁我和我的家人﹐我就作出任何屈服和妥协。我有一个基本原则﹐对任何暴力的威胁及胁迫﹐绝不屈服﹐我过去没有﹐将来永远不会向那种国家黑社会的暴力作出丝毫的妥协。

问﹕你回大陆后﹐未来的维权活动计划如何﹖

答﹕继续推动宗教自由、新闻自由和基层选举﹐继续和各界有关人士联络﹐并且我可以预计﹐可能我们接下来的几年处境会越来越恶劣﹐但是我们要说﹐专制者用国家黑社会的暴力﹐不管使用任何手段﹐都压不住我们。

问﹕你在太石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现时太石村最新情况如何﹖此事对中国老百姓有怎样的启示﹖

答﹕太石村在去年?行村长罢免﹐被政府使用非法手段压住以后﹐今年又掀起新的一波﹐人大代表竞选的热潮﹐在整个中国它是第一例﹐2006年它是第一例﹐这在后来人大代表竞选又受到官方分化施压﹐使用一种违法贿选手段﹐使得最受民众欢迎的冯秋盛被撵掉﹐冯秋盛已宣布不接受这次选?﹐已开始请了一个律师团﹐进行选?诉讼。我们现时在太石村的工作﹐发动全国的律师及学者﹐推进这一次选?诉讼。这件事情虽是表面失败﹐但对中国国内众多地区﹐有竞选意义和追求民主人士的良好刺激﹐让他们看到第一﹐人民不会被压住﹐第二﹐在一个村庄将近有一半的人在高压之下敢出来投他们心中响往的独立候选人﹐就说明整个中国的民众﹐底层民众﹐对民主要求多么强烈。过去对农民的一些污蔑﹐是站不住脚﹐人民的民主素质是足够的﹐真正应该教育的是官员。有了这个﹐我们可以根据太石村来估量整个中国人民的民主的追求﹐看到这件事的人对中国的未来更加有信心。

(按﹕郭飞雄﹐湖北人﹐曾任大学哲学教员,1990年代初至今以民间出版为业。曾在高智晟律师事务所工作,是大陆活跃的维权活动学者。郭飞雄为广东太石村罢免村官维权案的法律代理人﹐因此事件被当局关押数月。)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