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呼吁当局向六四难属提供补助


2006.05.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母亲节前夕﹐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丁子霖发表文章,表示目前在中国有一些六四死难者家属长期生活在困境中。他们年纪老迈,又没有亲人照顾,生活非常困难。丁子霖希望政府能暂时搁置政治争议,首先解决这些难属的生活问题,不要再给他们造成新的伤害。

吴定富的大儿子吴国锋在十七年前的六月四日凌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身中数弹死亡。吴定富的次儿也不幸于两年前病逝。现在家里祇剩下吴定富和妻子,和六岁大的孙女儿一起在成都生活。由于他们已六十多岁,没有工作能力,一家三日每月祇能依靠三百多元人民币的退休金生活。

吴定富说,政府夺去了他儿子的生命,却没有任何赔偿,就连基本的生活补助也没有,他已对政府失去信心。他说:“我现在已六十多岁。我两个儿子都死了,我已不抱甚么幻想了。政府不愿意管我们,我也不愿意找他们。”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向本台粤语组表示,早前成都的六四死难者家属唐德英得到了政府七万元的“困难补助”,是十七年来的首例。她希望将有更多有困难的难属得到政府帮助。不过,她强调,天安门母亲不会放弃争取赔偿,以及平反八九民运。她说:“唐德英这个祇是困难补助,而且数额很少。当然这是好的开端。但我们诉求的立足点是在赔偿,是在分清是非。”

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准备于周日母亲节当天,启动名为“玫瑰呼唤”的全球签名行动,促请中国政府人道对待六四死难者家属,容许他们自由悼念在六四事件中逝去的亲人。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言人刘家仪说,悼念亲人是基本人权,不应受到限制。她说:“难属生活在白色恐怖中,很多时会限制他们不可以在某些日子去拜祭,不可以结伴一起去等等,拜祭是很基本的人权问题,当局不应该继续滋扰她们。她们已经年纪老迈,对她们是很大的心理压力。”

刘家仪说,签名行动为期两年,目标是收集到一百万个签名,在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举行时,向中国政府提出,尊重奥运人道精神,人道对待六四死难者家属。(张丽明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