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上書人大要求修訂岐視農村戶籍的法律


2008.03.05

北京一名維權律師上書全國人大﹐要求修訂以戶籍類別計算人身損害賠償的法例﹐律師指現行法例“同命不同價”,嚴重岐視農業戶籍的居民。(海藍報道)

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周三以郵遞方式,致函全國人大常委會,建議最高人民法院對關於涉及人身損害索償的法例,進行違憲審查。劉曉原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同命不同價”的賠償,是去年人大會議的焦點議題,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蕭揚曾向傳媒承諾,對此法例的司法解釋進行了研究及調查,並已有初步考慮,如進行順利,在兩會後將有相關決定,但直至今年兩會會議召開,當局仍未有新的司法解釋,所以劉曉原決定上書人大要求跟進。

他說:我認為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以戶口戶籍為依據來劃分,顯然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裡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以這個為標準,顯然沒有體現公平原則,也是對農業戶籍人員的一種岐視。

劉曉原指,最高法院制定這條司法解釋,將死亡賠償金分為兩個標準,劃分標準以戶籍為依據,存在岐視。以零六年北京巿為例,城巿居民每年消費標準是一萬九千多元,農村居民是八千多元,按照第二十九條規定,賠償作二十年計算,兩種戶籍居民的死亡賠償金相差二十多萬。

他說:同一個人就同一條生命,當他人的侵權行為消失以後,他的家屬所得到的賠償不一致,由於司法解釋等於從法律解釋把人的生命,把人的價值分為高低貴賤。

劉曉原認為,他是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公民權利,依法提出公民建議書;至於人大是否受理,他不會考慮,作為律師,他在職業過程發現這些不公平問題,所以提出審查的建議。過去幾年,一直有不少人上書人大作不同建議,只要有很多人對法律上不公平問題,積極向立法部門提出建議,他認為司法部門最終會重視。

記者曾致電最高法院,查詢城鄉居民人身損失賠償存有不公平的問題,部門職員著記者致電當地最高法院詢問,他們不回應此問題。

溫州農民維權代表林炳長對“同命不同價”的賠償問題,認同農民跟城巿差別很大,農民也是人,城巿也是人,不修改這種賠償制度,是沒有道理,他認為當局最終會將法例修訂。

他說:現在我們國家也在重視這問題,這應該是公平才對,不過改正也有一個過程,現在改到這個地方,我看還早了點,現在最起碼的溫飽的權利,生存的權利,最基本的問題要解決還未解決。

近幾年,全國各地相繼出現了一些有權向責任人索償的死亡個案,雖然性貿相同,但受害人因城鄉不同戶口而獲得的賠償差額很大,引起傳媒廣泛的討論。去年全國人大代表劉愛平曾遞交議案,呼籲司法部門解決農村居民及城鎮居民的人身賠償差距問題。(海藍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