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异见人士汪达林出狱


2007.10.26

两年前发起文化衫运动后失踪的武汉异见人士汪达林被秘密关押两年后获释﹐他获释后接受了本台粤语组专访。他说,当局不准他与外界通讯,也不准他聘请律师,并威胁他家人不要向外界透露他的消息。而在被关押其间,他曾多次被殴打,而且把他与吸毒者及艾滋病患者关在一起。

汪达林通过电话向本台粤语组表示,自他于上月二十九日获释后,当局派人严密跟踪监视他,在他家楼下安装了摄录机,又干扰他家的电话,令他难以与外界联系。他说,自己可能随时会再失踪,被秘密拘捕。他说:他们对我监视得很严,在我住的一层楼和楼下监视我,而且在我家楼下安了监视器,出去也跟踪,电话没有讯号,别人打不进来,我们家打也打不出去,肯定是他们切断我们家跟外界的联系。

汪达林说,发起文化衫运动时已做好被捕的准备。他当时以为,若自己被捕,可引起更多人关注文化衫运动,结果当局封锁他被捕的消息。他当日被公安人员秘密带走,连家人亦不知道。他说:他们把我抓走,直接送到江岸区看守所,十天以后转到第二看守所。

记者问:你家人不知道你被抓吗?

他说:我父母到处打听,但没有消息。在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秘密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了我劳教两年,判了之后家人才知道。

汪达林说,他一被关进看守所,就开始遭受毒打。他说:关进看守所的第二天我就遭到警察毒打。在劳教所,警察又利用劳教人员打我。一个人抓住我的头,一批人殴打。打我的人没有受到惩罚,还获奖励,可提前改造,所以更多人更厉害的打我。

汪达林多次要求见律师,但公安局不批准,又剥夺他的通信权利。

汪达林说,他两年来都被关在严管队,受到严密限制,又被安排与吸毒人员及艾滋病患者一起囚禁。两年来,他不能与外界沟通,不能看报纸,精神一度受困扰。 虽然这两年来,他受了很多苦,但他说,不会因此放弃争取民主。他说: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就是维护自己基本的权益,这是天生的一种本能。如果你问我这两年有甚么改变,就是更痛恨中共,更痛恨中国的独裁专政制度。

汪达林说,目前希望能先调理身体,因为在被关押其间他的体重下降了四十公斤,加上多次被毒打,身体多处有毛病,右腿关节经常痛,而且感到没有力气。此外,由于长期与艾滋病患者一起囚禁,他希望能作全面检查,确定自己是否受感染。但因为他对政府已完全失去信心,不敢到武汉的医院检查。他希望能到大陆以外的地方检查身体。他呼吁外界继续关注他的情况,以及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

汪达林现在四十九岁,原本是家俱厂工人,九四年下岗,之后一直为工人争取权益。在九十年代末,他发起爱国文化衫运动,提倡在衫上写上字句,宣扬爱国民主运动。零五年五月,汪达林穿上写上“民主自由”和“爱国文化衫运动”的衬衫,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派发传单,随即被公安人员带走,拘留了两个星期。四个月后,他突然失踪,之后外界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张丽明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