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矽肺病工人在香港向厂主讨公道(1)--李建军


2005.02.09

在本月二日下午,一批香港年青人,陪同三名来自中国广东的的民工,前往香港力奇集团总部示威。这批年青人,是劳工团体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和职工盟的代表。

三名广东民工,并没有准备回乡过年。相反,千里迢迢来香港示威,目的是要向他们的前雇主讨回公道。

这些工人,都是因为工作环境保护措施不足,染上了俗称矽肺病的肺积尘病。矽肺病是由于工人的工作环境充斥极微细的矽熊粒,又缺乏有效过滤和保护装置,长年累月吸进肺部,令肺部变成纤维化的疾病。从事珠宝行业,特别是负责宝石打磨工作的,工作间也是充斥著微细的矽粒,很容易患上肺积尘病。

肺积尘病目前仍然是一种无药可治的职业病,潜伏期可长达五至十年。肺积尘患者很容易并发肺结核。更为严重的,是患者会因为并发肺原性心脏病,导致心脏衰竭而死。

这次来香港资方抗议的内地工人,都患上了第二期矽肺,肺功能很差。所以他们不能像陪他们来的香港示威者,长期站立在力奇集团总部示威。每站一段时间,就需要坐下来休息,在接受记者访问时,时会气喘。

宝石切粒工人冯兴中,现年三十二岁,来自四川省蓬安县。由于四川省比较穷,他来到广东省打工。一九九三年他加入力奇集团在中国其中一间子公司,位于广东惠东县的高雅首饰制品厂,负责宝石的切粒工作。

冯兴中在高雅首饰制品厂做工时,起初工资每月袛有三百元人民币,厂方并无向他提供防尘口罩保护,几十个工人在一个车间只有一把抽气扇通风,厂方也没有向工人提供任何职业安全上的教育指引,只是叫他们拼命工作。冯兴中负责的工序,是切割宝石,粉尘很大。他说﹕因为我们负责是坯配,粉尘就很大。因为我们的车间,粉尘来自车工。他们的防尘措施不好,粉尘大得很像烟雾一样,排风系统也没有,口罩也没有,我们很惨。

厂方在二零零二年指冯兴中有肺结核,要求他回乡休养。由于他当时并无职业安全知识,以为袛是得了肺结核,于是按厂方指示回乡休养。但久病不愈,经成都的医生重新检查,才发现他的肺积尘病已到了第二期。

冯兴中说﹕在二零零零年,他们说我有结核病,他叫我回家休养,我回家休养了一年多,吃药吃了一年多,最后我一点好转都没有。四川当地的医生就问我是怎么一回事,因为结核也不是难治的病。他问我做什么工作,我就说做宝石。他问我是不是有很多粉尘,我说是。他叫我去省里诊治,因为治职业病,省的医院才有权威。我就到四川省的职业病医院去检查,他们说我已经到了残废二期。他们骗我,好了就来上班,所以我检查出是职业病后,就过来找他们。我老婆当时还在工厂里面工作。

当冯兴中被确诊为肺积尘二期时,他回到广东省惠东要求工厂赔偿,才发现他原来任职的工厂已经搬了。工厂搬到海丰,改名高艺公司,另行做商业登记。但高艺公司拒绝作出赔偿,他的妻子还因此被高艺公司辞退。

他后来入禀法院,通过法院亦无法为他争取赔偿,还被罚缴付一万多人民币的诉讼费。而当地政府,亦没有向工人作出赔偿。在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协助下,他来到香港,向大老板争取赔偿。

现在,他为了缴付医疗费用,已欠下六万多人民币的累积债务。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决问题。

冯兴中指出,刚加入力奇属下的工厂时,工厂由简陋的农舍改建而成,相当简陋,只有四十多工人。到了一九九五年发展到五百多工人的规模,现在,据他估计有,玉少有七百多名工人了。(他说﹕他们做是农村那种房,很简陋,我刚进工厂时,员工只有四十多人,到了九五年发展到五百多人,现在工厂有七百多个工人。)

他表示,现在一般内地的珠宝加工厂的通风有所改善;但总体而言,仍然难以接受。

香港力奇珠宝的发言人何先生,回应本台广东话组记者查询时,否认冯兴中的指控。他反指这次来香港的内地工人,袛不过想要更多的赔偿。

他又表示,力奇珠宝已妥善处理其他患上肺积尘病厂内地工人的赔偿,同时又出示一封声称是由其他患上职业病的力奇珠宝工人亲笔签名的感谢信。但当本台记者问他实际的赔偿金额时,他又表示他并非谈判代表,不了解详情。

而当本台记者问到香港力奇珠宝,如何落实防治职业病的要求时;他只表示,力奇珠宝会与中国政府合作。他又认为,如果他们不符合中国政府的劳保要求,中国政府根本不会容许他们的工厂在当地继续运作。但他并没有向本台记者介绍他们所做的具体措施。(他说﹕我们工厂在中国当地的代表,经常与当地的政府,经常联合合作。基本上,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一些合符工人利益的事。)

而这几位内地工人,千里迢迢来到香港,最后只能争取到力奇珠宝的代表,在农历新年后在惠州与他们继续谈判赔偿的承诺。而肺积尘病的赔偿问题,仍然困扰著这些才三十出头的年青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