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身中镉毒的大陆工人在香港向雇主要求赔偿


2006.03.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本身是金山工业集团主席的行政会议成员罗仲荣,周二下午以理工大学校董会主席的身份,出席理大的校董会会议.一批理大师生及基督教工业委员会的成员,陪同前来香港抗议的惠州超霸电池厂的工人,一早就在举行校董会的大楼外守候,希望向罗仲荣递交请愿信,要求他与工人对话。但在校董会结束后,罗仲荣成功通过其他出入口离开,没有会见工人。

前来抗议的惠州工人指,进厂时电池厂并没有解释电池原料的危险性,工厂未做好通风措施,以及未能给予工人足够的保护,令他们长期暴露在重金属的尘粒下,因此全厂有四百名工人被证实体内含镉量超标,他们要求身为雇主的金山工业集团负责他们的医疗善后。他们说﹕自入厂后,没有在培训中告诉原料有毒,但是车间是全封闭式,没有抽风机,口罩是刚才讲那种,薄薄的一次性口罩,而我们所用的手套,是循环再用的。

工人指,厂方又规定工人接受身体检查时,要当众脱衣及冲身,以侮辱性的手段,来阻止工人接受治疗。镉是一种重金属,积聚在身体难以排出。镉中毒的病人,会出现蛋白尿、骨质疏松等征状、肾脏功能亦会出现问题。而镉中毒妇女所诞下的婴孩,全身皮肤会瘀青发黑,智力发展较正常婴孩为迟。

协助这批惠州工人的劳工组织成员梁柏能接受访问时指,肺积尘病,以及重金属中毒,已经成为中国最常见的职业病问题。他指现时,由于深圳、东莞等县市已经不准开设电池厂、烟花厂,大批厂房搬到汕尾、甚至湖南等地区,而厂商为节省成本,亦不愿意做好职业安全保护,他指类似事件,将不断发生。

梁柏能说﹕这些厂本来在香港有厂,为了减轻成本而搬回大陆,生产成本包括在环保和职业安全的投资,如果当地政府不规管,就会出现这种问题。日后这些工厂搬到湖南、河南,他们为了吸引外资,接受这类工厂,那问题就会循环不断地发生。

金山工业集团向传媒否认工人的指控。除了在中国惠州外,在香港的生产线亦有三名工人,亦投诉因身体镉含量超标打算入禀香港法院索偿。

2003年,惠州超霸电池厂工人曾因检查身体的问题,引发大罢工。工人其后曾经在大陆入禀法院索偿,但被判败诉。(李建军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