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顆寂寞老人心


2008.02.07

每個人總希望在農曆新年,能與家人一齊歡渡新歲。但有不少人因各種不同的原因未能所願。因利用自動櫃員機故障惡意取款,現正等候重審的山西民工許霆,向法院申請取保候審被拒,他父親祇好獨自回鄉渡歲。另外,已被拘留九個多月的中國泛藍聯盟成員張子霖,因法院拖延審訊,他的父親亦未能如願與兒子共渡春節。(馮日遙報道)

按中國的傳統習俗,作為兒女的在大年初一早上需要向父母拜年,為父母未來一年祝壽許願,春節期間家家戶戶都會張貼賀年揮春,周圍張燈結彩,一片喜氣洋洋,但在這個大年初一,這兩家人春節肯定過得不太開心,許霆的家人是其中之一。

廿五歲的山西民工許霆,因為利用自動櫃員機故障惡意取款,原被判無期徒刑,其後經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閉門審訊後,指許霆所犯的盜竊罪証據不足,被撤銷無期徒刑的判決,發回法院重新審判,許霆的父親原希望在法院重審前,透過律師為兒子提出取保候審的申請,老父許彩亮一心以為與保釋的兒子回鄉渡歲,但申請被拒,最後老人家祇好十分失望,帶著懸而未決的心情獨自回鄉。

他說:心情十分失落,法院指案件將快二審,現階段不宜讓兒子取保候審,一個人回鄉心情當然不會好,回到山西家中,尚有許霆的姐姐與妹妹一起,心情總算平伏一些。

許彩亮指,許霆已經是第三年未有回鄉與家人渡歲,他指,會不惜傾盡棺材本,為兒子聘律師打官司,許彩亮指,近日從法院打聽到的消息,指因為兒子被控刑事罪名証據不足,現時等候重審,若果當局未能提供新的証據指控,那兒子有機會獲無罪釋放,許彩亮就是抱住這個心願,希望兒子無罪釋放,早日一家團聚。

他說:從法院處打探暫時未有二審開庭的日期,但一審刑事罪名實在太重了,現既然証據不足退回法院二審,理論上指控兒子的刑事罪名是不會成立了,若刑事罪名不成立,那兒子就即是無罪,法院就要釋放兒子,若然情況如此,那對我來說實在是一個好消息。

到廣州打工的山西青年許霆,在前年四月廿一晚,到自動櫃員機提取款項,驚奇地發現,提款機出現故障,每吐出一千元,賬面祇扣除一元,許霆利用銀行系統的這個錯誤,分171次提走十七萬五千元,並叫來朋友郭安山提款一萬八千元,兩人各自攜所提款項潛逃。事後,郭安山投案自首,並全額退還所提款項,被判刑一年。許霆逃亡一年後被警方抓獲,去年底以盜竊金融機構罪被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

另一名要在看守所過年的,是中國泛藍聯盟成員張子霖,廿三歲的張子霖被控“敲詐勒索”案,原定於上月廿九日開審,但因為雪災法院批准延期,張子霖的父親在大年初一,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兒子已被當局拘留了九個多月,他多次去看守所探望被拒,他指法院在處理整宗案件的過程,都不依法辦事,由將兒子逮捕到開庭的時間,家人都不被知會,張子霖的父親指,他十分希望法院盡快開庭,回兒子一個公道。

張子霖的父親說:他已被關押九個多月了,不知身體狀況如何,我當然十分掛念他,我祇有這個兒子,他去年這個時候都有來向我拜年,但現在甚麼辦法都沒有了,地方政府是那麼黑暗的,有律師出庭辯護結果都是沒有用的。

張子霖的父親又說,當局之前已審訊過兒子一次,收過罰款,又退回給他,他又指案件已先後經檢察院起訴兩次,其後又發回公安局,可見當局未有足夠証據將兒子入罪,現時祇有無了期的拘留他。他說:當局可能判不了他,因為証據不足,檢察院第一次沒有將案件交上法院,發回公安局後,其後公安局再將案件經檢察院,提交法院,已經來回第三次了,律師指一案不能二審的,所以當局可能會開庭不成。

張子霖在去年五月,被湖南省蒲縣當局以敲詐勒索罪名拘捕,指他曾經向一名女子索取一萬元人民幣,但張子霖解釋是借款,期間檢察當局,以公安局提交証據不足為理由,曾將案件退回公安再度處理,但未有將張子霖釋放,至今已拘留了九個多月,張子霖的支持者都指責當局拖延法律程序。(馮日遙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