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訪廣州軍轉幹部代表被軟禁


2008.01.10

廣州市近百名“企業退休軍轉幹部”,星期一到市委和市政府上訪,要求增加他們的退休福利。部份參與上訪的代表,由星期三起一直被當局監視和軟禁,有人已經被禁止出門超過廿四小時,他們估計是跟近日的上訪有關。(李榮添報道)

其中一個被監視的軍轉幹部代表侯迎中表示,星期一和其他老軍人,到市委和政府上訪後,星期二都相安無事。不料,星期三晚開始,便有十多名,自稱是街道辦事處的人員,到達他位於天河區瘦狗嶺路的家門外守候,一直至星期四傍晚都未離開,令他無法外出,形同軟禁。

侯迎中說﹕街道政府的人堵著我、塞著我,軟禁我在家,不讓我外出,可能這數天也不讓我出外,這算是甚麼。我報警,警察來到看到那些人塞著門外,不讓我外出,警察也不理,這算甚麼。上面安排的,他們說是上面安排的﹐上面安排便就是區政府,再上面便是市政府,還有哪裡的人呢!他們都是政府的。

他表示,以往都曾經遇過這種情況,但多數都是他們準備上訪當天,才會有人監視。他不明白這次,為何在上訪後兩三天,才被監視。他說﹕如果今日早上有活動,今天早上一定塞著你,一定不讓你出門,如大家約定去市政府或省政府,他們一定十個八個堵著家門外,絕對不讓你外出,但到中午後,正常來說他們會撤退讓你外出,但這次很特殊。

同樣被監控的,還有五十五歲的謝小麗。她表示,監控她的人員,已經留守在家門外超過二十四小時,幸好還可以外出,但每到一處,都有人貼身跟著。她說﹕如果我去買菜,他們就跟著我屁股後面去,我買完菜回來,他也跟著我。我晚上在我院子裡散步,我散一個小時的步,他就在我屁股後面,跟一個小時,一直看我進到家門口,他才坐在我家門口。

謝小麗本身是共產黨員,父親離世前是高級幹部。她說,自己和家人都忠於國家和黨,現在因為提出合理訴求,而被政府派人監控,她感到非常不滿。她說﹕我是不是犯罪嫌疑人呀?我是不是勞改犯呀?還是政治犯呀?我甚麼都不是,我是共產黨高幹子弟。我每個月幾乎都要被他們監控一下,只要有甚麼風吹草動,甚麼黨大會,甚麼人大、甚麼會呀,你看十七大,他們怕我到北京。

本台查問過廣州市政府和信訪辦事處,但他們都表示不清楚有這一回事,拒絕回應。

這班上訪軍轉幹部大多數都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應國家要求,由軍隊轉投企業單位。根據國家政策,他們轉到企業工作後,仍然可以享有相同於軍隊幹部等級的薪酬和福利,包括退休保障。但實際上,不少人轉職後得不到應有的補助額,甚至在企業改制、合併或倒閉時,變成了下崗工人﹐退休後的福利和金額也跟當幹部的少至少三成。

中央近年推出多份安置“企業軍轉幹部”的相關政策文件,但地方政府卻未有貫徹執行。由零五年起,這些軍轉幹部聯合起來,多次上訪市、省、甚至中央,要求討回合理補助。(李榮添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