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广州军转干部代表被软禁


2008.01.10

广州市近百名“企业退休军转干部”,星期一到市委和市政府上访,要求增加他们的退休福利。部份参与上访的代表,由星期三起一直被当局监视和软禁,有人已经被禁止出门超过廿四小时,他们估计是跟近日的上访有关。(李荣添报道)

其中一个被监视的军转干部代表侯迎中表示,星期一和其他老军人,到市委和政府上访后,星期二都相安无事。不料,星期三晚开始,便有十多名,自称是街道办事处的人员,到达他位于天河区瘦狗岭路的家门外守候,一直至星期四傍晚都未离开,令他无法外出,形同软禁。

侯迎中说﹕街道政府的人堵著我、塞著我,软禁我在家,不让我外出,可能这数天也不让我出外,这算是甚么。我报警,警察来到看到那些人塞著门外,不让我外出,警察也不理,这算甚么。上面安排的,他们说是上面安排的﹐上面安排便就是区政府,再上面便是市政府,还有哪里的人呢!他们都是政府的。

他表示,以往都曾经遇过这种情况,但多数都是他们准备上访当天,才会有人监视。他不明白这次,为何在上访后两三天,才被监视。他说﹕如果今日早上有活动,今天早上一定塞著你,一定不让你出门,如大家约定去市政府或省政府,他们一定十个八个堵著家门外,绝对不让你外出,但到中午后,正常来说他们会撤退让你外出,但这次很特殊。

同样被监控的,还有五十五岁的谢小丽。她表示,监控她的人员,已经留守在家门外超过二十四小时,幸好还可以外出,但每到一处,都有人贴身跟著。她说﹕如果我去买菜,他们就跟著我屁股后面去,我买完菜回来,他也跟著我。我晚上在我院子里散步,我散一个小时的步,他就在我屁股后面,跟一个小时,一直看我进到家门口,他才坐在我家门口。

谢小丽本身是共产党员,父亲离世前是高级干部。她说,自己和家人都忠于国家和党,现在因为提出合理诉求,而被政府派人监控,她感到非常不满。她说﹕我是不是犯罪嫌疑人呀?我是不是劳改犯呀?还是政治犯呀?我甚么都不是,我是共产党高干子弟。我每个月几乎都要被他们监控一下,只要有甚么风吹草动,甚么党大会,甚么人大、甚么会呀,你看十七大,他们怕我到北京。

本台查问过广州市政府和信访办事处,但他们都表示不清楚有这一回事,拒绝回应。

这班上访军转干部大多数都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应国家要求,由军队转投企业单位。根据国家政策,他们转到企业工作后,仍然可以享有相同于军队干部等级的薪酬和福利,包括退休保障。但实际上,不少人转职后得不到应有的补助额,甚至在企业改制、合并或倒闭时,变成了下岗工人﹐退休后的福利和金额也跟当干部的少至少三成。

中央近年推出多份安置“企业军转干部”的相关政策文件,但地方政府却未有贯彻执行。由零五年起,这些军转干部联合起来,多次上访市、省、甚至中央,要求讨回合理补助。(李荣添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