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學生廣州實習勞累過度猝死


2008.02.27

安徽省一名十六歲中專生張全斌,去年中由學校安排到廣州一間冷氣廠實習,每天工作十多小時,最後勞累過度猝死。而工廠只願意賠償二萬元﹐死者生前就讀的學校卻置身事外。張全斌的父親是農民,他聘請律師追討,要替兒子討回公道。(李榮添報道)

死者張全斌,是安徽省淮北工業學院的二年級中專生。他的父親張學劉說,去年六月中,三代單傳的兒子,原本到合肥寶蘭格冷氣公司實習,但學校於出發當天,在沒有預先通知家長的情況下,突然指寶蘭格公司改變了實習地點,學生需要到同集團的廣州冷機公司實習,當日即乘火車到廣州。

到七月二十六日傍晚,兒子致電給他,說身體不適,他當時並不以為意,以為只是普通的不適。

一同於廣州實習的同學許金龍亦指,當日張全斌吃過晚飯後,說身體不適,返回宿舍休息,沒多久,就發現他出事﹐看到他面色很疲累的樣子,他嘔吐,吐白沬、兩條腿直動、面色發白、身上發青﹐我們就把他送到醫院了。

相隔兩小時,張學劉接到同學的通知,說張全斌在廣州有生命危險。他於是向校方查問,證實張全斌於晚上七時許死亡,他在第二天,立即趕到廣州。他說﹕兒子是放在玻璃櫃子裡面,我們要求看背後,要求打開,他們沒有同意。

張學劉表示,最令他不明白的是,當初兒子是說到合肥的寶蘭格公司實習,為何最終會到廣州呢?而兒子的健康一直很好。他後來得知,兒子每天需要工作十多小時,所以相信他是過度勞累致死,但廠方否認。他說﹕ “我在工資單上看到,是晚上七點四十五分上班,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十五分才下班。我認為實習生,不應該有那麼長的工時。他們誘騙學生、欺騙家長。”

當時,廣州的工廠賠了兩萬元給他,並說具體的賠償,待驗屍報道有結果的話,合肥的公司會處理,游說他先將兒子的遺體火化,他答應了。

數月後,驗屍報告指張全斌是死於“青壯年猝死綜合症”,其中一個可能是勞累所致,但合肥的寶蘭格公司就否認有責任。他說﹕“我要求我認為孩子是累死的,時間過長,合肥說他們沒有責任,他說可以再給兩萬,我沒有接受。我認為孩子簽訂的是實習協議,不是打工協議,他們違反了勞動法﹐一天干十幾個小時。”

張全斌的同學許金龍亦都指,工廠的工時,令他們覺得根本不像實習,反而是在打工。他說﹕ “我們是學生,剛開始工作就長時間,太疲勞,上一天白班、上一天夜班。實習生不合理,安徽天氣沒有那麼熱,適應不慣。”

張學劉認為,合肥的寶蘭格公司,是與學校簽訂協議的,加上突然改變實習地點,應付最大責任。他表示,雖然作為農民的他收入不高,但還是聘請了律師,替兒子討回公道,更希望學校方面參與訴訟和分擔部份費用,但校方一直置身事外。

本台致電合肥的寶蘭格公司,人力資源主管李飛臣,不肯解釋,為何實習生要上十多小時班,亦不肯回應責任的問題。他說﹕ “這個事情,家屬學校和我們公司,因為家屬的意願,會經法律處理。”

本台聯絡不到張全斌所就讀學校的校長,未能解釋學校安排學生到企業實習,有否從中取利的疑問。但大陸學校把學生送到企業打工的情況屢見不鮮,去年年中,四川省南充市一間職業高中,被揭發以實習為名,送五百多名學生到廣東省東莞市一間工廠打工,每天工作十四小時,但月薪只有五百多元,更要繳付學費和食宿費用。(李榮添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