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建聯主席馬力否認六四屠殺引來學界抗議


2007.05.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64_2001_200.jpg
2001年5月27日,香港民主派人士連同數千市民示威紀念六四十件。(法新社圖片)

香港民建聯主席馬力稱六四“如果是屠城,四千名學生全都死光了”的言論﹐引來學界的反對。五名學生香港港大、城大及中大的學生﹐週三在馬力的言論出街之後發起網上聯署﹐譴責馬力顛倒顛倒是非、不分黑白。發起人對本台表示六四有沒有屠殺﹐是中央政府不能避免回答的問題。

聯署發起人﹐香港大學社工系畢業生羅健熙﹐週三晚對本台表示,他聯同另外四個不同院學的學生,在馬力的言論週三早上見報後作出回應﹔要求聯署的議題是“屠城血淚仍猶在﹐不不容青史儘成灰--強烈抗議民建聯主席馬力誣蔑六四歪論”,至截晚上九點截稿為止,已經收到聯署100份。

羅健熙對本台說﹕“我們學生被坦克車壓死,你用豬來譬如這個情況,我覺得完全是對學生在天安門所做事的污辱。”

民建聯主席馬力於2007年5月15日與傳媒茶聚時說,“那不如找一隻豬,用坦克車輾過,看看是否會變成肉餅?”馬力還說,“不應該說共產黨屠殺、屠城,如果是屠城,4000名學生全都死光了!”

羅健熙說﹕“這是一個很可笑的說法,你屠殺不是在乎你殺了多少人,而是在乎由甚麼引起。屠殺的定義是在沒有需要的情況下濫殺無辜。”

聯署的其他發起人城大應用社會科學系的何健豪、中大政政系的徐遠華、港大社工系的譚珮宜、霍浩賢還說,馬力的言論充滿挑釁性,作為香港人數最多的政黨主席,如此冷血、侮辱性的言論令人感到心寒。作為一群關注中國民主發展的香港市民,魯迅說過,墨寫的謊言,掩不了血寫的事實。“六四屠城”的論述正確與否,不是計算有多少學生被殺、有多少學生能夠逃出生天。如以馬先生的推論,如非大部份北京市民被殺,均不能稱為屠城。羅健熙繼續說,“他這樣的說法給日本人聽了,就會說,南京大屠殺都不是屠殺,因為沒有殺光全部的人,這是完全不能成立的理據。”

有網上的聯署者就表示,馬力你比老共更左,今天中共也不會完完全全把六四說成沒有屠城,十八年後今天開始出現各自表述六四的看法,但你竟可作出比老共更左、更歪的理論。他也姓馬,深感可恥。也有聯署者說,馬力應辭去民建聯主席和立法會議員職位以示問責,並無條件撤回言論;這樣說根日本右翼沒有分別,為了那少許的利益去討好中共而泯滅良心;馬力你滾回大陸當x官吧;等同日本否定南京大屠殺;應向六四死難者家屬致歉等等。

MaLik2004_200.jpg
香港民建聯主席馬力。(法新社2004年9月圖片)

另外香港親北京的最大政黨民建聯主席馬力還講到,“把六四形容為屠城、血流成河,是不負責任的說話,擔心對學生造成影響。”在香港中資背景的中文中學,有教授初中國文的老師對本台表示,有關六四的話題,她本人都不會用六四屠城去教授學生﹕“以我說,也不會用六日屠城,你跟學生說,不說加個人感情色彩,你說六四屠殺是有感情色彩。”另外,她說,學校也有分工,中文科的老師不會“無端端”跟學生講六四的問題的。

聯署信則指,民建聯應該發表聲明,公告香港市民,馬力的言論是否代表該黨立場;馬力應該向勇於表達對六四的看法並引發學生思考的老師道歉。他們認為,如果老師願意將他們對六四的認知如實告訴學生,並引起他們討論事件及反思,這些老師值得表揚、值得尊敬。相反,如果歷史老師們只依照香港那些避重就輕、刻意淡化的教科書依書直說,不給予學生足夠空間討論事件,才是真的不負責任,對學生造成影響。(何山報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