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多名编采人员相继离职


2006.09.08

在香港和中国有相当影响力的《信报》﹐在上月宣布将一半股权售予电盈主席李泽楷.《信报》日后能否维持编采自主成为了香港社会关注的焦点﹐但多名编采人员最近已相继离职。

出版三十多年,在香港以至中国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信报》,终于在上月宣布转售予富商李嘉诚的次子李泽楷。

在《信报》宣布股权转让后,有两名专栏作家即时以私人理由停止为《信报》供稿,亦有预言指报社可能出现辞职潮。而最近确实有多名编采部员工离职,其中包括属采主级的职员。一名《信报》员工接受本台粤语组访问时,不认为最近的离职潮是与李泽楷入主《信报》有关,她指《信报》一直以来流失率都偏高,去年曾经出现相当严重的流失情况。在李泽楷宣布入股后,流失率其实仍在正常水平。

她指作为前线员工,其实并不担心编采自主受到影响,但如果在交易完后,出现重大人事变动,管理层有人离开,就会对前线员工有很大的影响。她说﹕我觉得主要是看,是不是同一群人做事,谁持有股份并不重要,同一群管理层做事,是很难有什么大转变。

林山木夫妇主理下的《信报》,一向享有编采自主,不同政见的作者的文章,都可以在《信报》出现,而日后能否维持编采自主,就成为外界的关注焦点。而在《信报》交易条款中,林氏夫妇就将维持编采自主条款,写入合并协议之中。李泽楷购入百分之五十股权后,林太仍然会担任社长。

《信报》总编辑陈景祥指,在李泽楷入主后,保留编采自主,是他们极力争取的条件之一,但如果李泽楷在《信报》所拥有的股权超过一半,编采自主条款会否有所改变,仍然是未知之数。不过他指出,如果李泽楷大幅度改动《信报》的面貌,他买下《信报》其实亦没有意思。他说﹕当有什么大变动,作为一家私人公司我们都没有办法阻止,但我觉得如果他想改变信报原有的做法,我觉得就不用去收购这份报纸,改变了报纸的精神和面貌,很坦白说,他要这份报纸亦没有什么大作用。

但树仁学院新闻传播学系系主任梁天伟认为,一直以来,《信报》的编采自主,都是建基于与创办人林山木立场一致的大前提下。而李泽楷买下《信报》,相信亦有他自己的目的和议题。他认为所谓的编采自主协议,只是一场把戏,最终新东主仍会改变《信报》的编采方针。梁天伟﹕《信报》是一张经济的报纸,林先生有自己的立场,找来写东西的人也有自己的立场,不过都要与报纸立场一致,才会有《信报》出现。什么协议都是骗人,买下《信报》回来,当你拿了后,会不会换老总,会不会换想法,而让下属放任自己搞,有没有这样的事?

梁天伟指出,现时全世界的总体趋势都是大财团控制报章,当大财团的控制越来越深入时,如果要对权贵作出深刻的批判,有可能是成本较低的网上报章才能够办得到。

而香港记者协会主席胡丽云指出,有新资金流入未必是坏事,因为记者可以有更充裕的资源去进行采访工作。但新东主会否重视香港传媒重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核心,才是最关键的一点。

无论如何,《信报》作为在香港和中国都具相当影响力的报纸,未来的动向仍然会是大众关注的焦点。至于《信报》能否在注入新资本后,维持既有的声誉和风格,仍然有待时间去证明一切。(李建军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