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思行書評:《香港城邦論》

快要踏入2012年,在民國出現一百年之後,加上兩個星期之後就是台灣的總統選舉,很多人都在討論大中華民主統一的問題;不過,方思行卻要為大家介紹一本以香港為本位的政治論述書籍,由香港政治評論家陳雲最近出版的《香港城邦論》。
2011-12-30
電郵
評論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評論
  • 電郵

陳雲的這本書,要與讀者討論香港究竟是一個有170年歷史的老牌國際城市(1842-),還是只得十幾歲的新興城市(1997-),要認只有六十來歲(1949-)的人做阿爺?陳雲認為,香港既然已經有170年特殊的城邦地位,加上基本法保障的高度自治,就應該有信心去發展自己獨特的角色,而不應俯首聽命,靠大陸輸血,任人踐踏。

bk_hk_city.jpg
方思行書評:《香港城邦論》 Photo: RFA

作者認為,香港與中國大陸有著互相依存的關係;一國兩制,香港自治,就是更好地維持這種互相依存的關係。只有維護好香港,中國才有長期可靠的參考,建成憲政民主;香港要提防惡性民主化的中國,但也毋須祈求優秀民主化的中國。香港要做的,是在中國現代化過程中提供協助,並要取得應有的政治經濟利益和榮譽身份。中國的現代化愈緩慢,對香港愈有利。這與一些香港民主派人士,包括民主黨和支聯會認為,只有中國走向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想法,可謂背道而馳。

《香港城邦論》共有八章,作者開首已經明確指出,「放棄民主中國,保全香港城邦」的想法;認為基本法與一國兩制已經賦予香港城邦的法理地位,香港城邦雖然只是一個過渡狀態,但香港人應在此過渡狀態爭取和延長最大利益,而不應因為焦慮或無助而放棄經營此過渡狀態,任由中共定義甚或取消,使香港成為中共治下的一個直轄市。過渡狀態經營得法,最大利益穩固下來,習以為常,就有機會將過渡狀態變成恆常狀態。

作者陳雲寫這本書,是希望香港人珍惜香港城邦地位。因為一國兩制開始受到中共政權的侵擾,香港人也不知道用甚麼方法來反抗,意識上覺得香港主權被中國收回,一切就為所欲為。即使有基本法存在,也只是50年的期限;50年之後就會完結,在恐慌或前途不穩定的狀態下,很多自治權都不懂得去維護。所以寫這本書要令香港人明白自己的城市歷史身份,也希望中國大陸的人了解香港的城邦地位,珍惜這種特殊的歷史貢獻,讓大家一起利用和保護她。

陳雲認為,中港是互相依存而不是互相敵對的,因此香港城邦自治,對中國有好處。中共對香港可以有兩種策略,一是拖慢香港進程,甚至用滲透干擾的方法令香港內地化,而這只會令香港無法禆益中共的國家戰略。二是容許香港自治,雙方保持默契,在中港之間樹立政治屏障,中共可以繼續利用香港的國際性而不會反咬自己。然而,最近的跡像顯示,中央的一些做法似乎並非朝這個方向發展。

陳雲指出,香港雖然有一國兩制的維護,香港在國防、外交之外,就是香港的內政,原則上北京只能略為提點,不可以干預,香港的自治權受基本法保障;不過在1997年之後,中共用多種方法令香港城邦開始受到侵擾,甚至淪陷。第一是人員的滲入,透過移民或者優才計劃,不斷將內地人員送來香港,香港的審批權和拒絕權也不明顯。第二是大陸孕婦來港產子,他們享有全部的居留權,他日更可申請父母來港定居。這個數目相當龐大,由1997年到現在,中聯辦或香港統計署的估計達93萬,這其實是很龐大和恐怖的數字。第三是香港的地理規劃和城邦格局開始受到破壞,而這甚至不能意識到,特別表現在珠三角宜居灣區的規劃事件,及其後續的行動,大陸極為希望將香港的邊防區,即沙頭角和邊境區,用某某園區或小住宅的方式發展起來,然後將郊野公園和大陸的綠化帶用公路、單車徑和行山徑等連繫,這就破壞了香港的城邦格局。

香港究竟能否走向陳雲所言的城邦自治,除了要靠香港人自己的認識和努力外,還要看中共領導人的智慧。

您的評論 (0)
  • 打印
  • 分享
  • 電郵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