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在文化战场上快乐抗争--介绍陈云著《终极评论,快乐抗争》

本书大部分文章都发表过,但滙编成书,由头到尾再读一遍,又另有一番味道,读者不单为陈云的文字和观点吸引,也可体会到他的理念、识见和心态。
2011-09-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bk_chen_yun.jpg
杜耀明书评:介绍陈云著《终极评论,快乐抗争》 Photo: RFA

全书共四部分。首部分题为“笑谈政治”,作者谈笑用兵,顺手拈来,由时事话题透视事件背后,深入浅出。例如香港警察不择手段对付和平示威者,手法层出不穷,在陈云眼中,无异于自我毁灭,因为警察一旦滥权营私,成为当权者欺压民众的打手,到头来背负污名,变成不义之师,其公信力亦化于无形。没有公信力的警队,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堆武力,为执政者卖命的武装力量。

对官场的程式中文,作者批评绝不留情。例如近年官员开口便说“优化”什么、“活化”什么,其实是制造语言迷雾,误导苍生,为施政涂脂抹粉。例如教育局所说的“优化班级结构”,其实就是缩减班级,而“优化本地高等教育”不外是削减资助。又如中文大学校方以政治中立为名,反对在中大树立民主女神像,但陈云看来,政治中立仅限于可以置身事外的事情,但面对六四,“知情的人只能归边,无法中立……只能同情六四民运的殉难者或谴责他们是暴徒”,却不能没有意见,当权者所谓“政治中立”,只是政治正确的变身而已。

除了斟字酌句,指出权势者遣词错误,混淆视听,实行愚民术,陈云在第二部分分析“一国两制”的大局,揭示政制改革和民主运动的特色和方向。他看到中国仍然需要香港,因为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退可缓冲世界金融巿场对中国的冲击,进可有助中国融入全球巿场,因此“一国两制”仍有其价值。但中共不能直接治港,而其在港的代理人,不论是港英馀部还是土共份子,又难胜重任。前者只求“做好呢份工”,一味向地产商靠拢,更表明自己是北京附庸。原本指向特区政府的政治压力只会不断升级,转而对准北京。后者智慧不足,左摇右摆,一面倒投向资本阵营,以功能组别富贵党议员为同路人,不再站在劳苦大众的一方。

在此形势下,政府“不再回应民众的正义诉求”,民众再无依傍,只有自力更生,上街抗争,北京看在眼里,深知代理人不济,只有不断派糖,安抚民心。不过,陈云忠告抗争者,必须清醒面对形势、面对自己。不断抗争无疑是民众自保之道,但必须“怀抱欢喜心…,启发思想,集结庞大民众,以人民总量令到压迫者畏惧,宣扬民众的快乐生活方式而使到压迫者愧疚而觉悟,改过迁善,从而达致彼此的解放。”如此快乐抗争,才能避免因愤怒而变得偏颇,却从斗争过程体现正面的人生观,快乐地生活下去。

在最后两部分,陈云以调笑的文笔剖析影响香港发展的两股力量-土共和地产霸权,亲身示范在文化战场上快乐抗争。陈云追溯香港土共的历史演变,指出他们的难堪和尴尬。而他们目前的不济,完全植根于中共的行事理念和组织模式,弄得土共两面不是人。例如,又要支持向地产霸权倾斜的特区政府,又要为基层群众争取权益。试问土共可以怎样大小通吃?

对于地产霸权,陈云不尽是责骂,而是从历史、政治的角度透视霸权的形成和发展。不过,陈云对财阀的针贬往往一针见血,如其压卷之作,批评财阀虽然做善事,却未见他们停止恶行,更不见他们大澈大悟,忏悔改过,因此做善事也于事无补,来生注定落地狱。文章刊登后两天,《信报》通知他不用再写了。陈云红牌出场,既显示他大无畏的勇气,也反映目下香港新闻界的气量。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