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桦书评:《维权诗集》--蒋品超主编

当我手里拿到今年刚出版的《维权诗集》,心里想的是,今天,诗还为什么而写……
2008-06-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Rights
《维权诗集》--蒋品超主编


焦国标在序言中说,针对专制的中国维权史有五千年,维权诗史就有五千年。我想他的意思是,诗歌一直记载著人民对腐败的不满、对压迫的反抗,以及对美好事物的追求。《维权诗集》里面收录的诗歌,大部分是对于国内不良现象的控诉,几乎可以组成一幅中国负面新闻的地图。在书中,我们可以读到关于汕尾土地血案、太石村选举、矿难、沙兰镇洪灾、强拆民宅强占土地、西藏等等问题的诗作。诗歌要说真话,若能披露政治和社会黑暗面当然是好的;但诗歌强调抒情,记录真实细节不会比得上新闻报导或报告文学。如果只是为了知道黑暗面的资讯,实在不必来读诗歌。如果将诗视作资讯,希望广为流传,网上发表是更好的途径,不必出版书籍。

我看著《维权诗集》,一面为里面的血泪控诉感到沉重哀痛,一面在想,在这个时代写诗,是否还要像以前那样追求殿堂式的高尚位置、历史的垂青呢?当举世转向视觉文化、文学逐渐被大众文化摒弃的时候,诗已经成为了边缘小众。但不再贵族的诗,反而可以更自由地作为每个人抒发自我的途径。香港去年有一群扎铁工人罢工抗议,期间就有工友写起了诗。诗歌作为一种情感载体,幸而尚未过时。尤其当主流的语言愈来愈重消费文化,当遇到特别沉重的重大事件,诗歌语言的价值就在此显现了。

因此,一本《维权诗集》,应该比一般的文学选本更加平等,我建议可以参考视觉艺术展览的“文件展”概念,额外重视那些稍纵即逝的游击式创作,以大量的收集数量,去展现历史也未能囊括的广阔横面。当然,收集工作的困难,我们是理解的。

从艺术而论,书中诗人里比较值得注意的是郑小琼,她是80年代后出生的“打工诗人”,得过重要奖项。她的诗非常密集、沉重,民间口语和诗歌意象的语言交集,长诗是中国社会的浮世绘,几乎可以取代镜头,这大概和她的确生活得比较接近社会底层有关。若重视诗的政治和社会面向,诗就从来不止于语言问题。这也正如这本书中,内容上最为充实沉著的,是第二部分“民生思潮”的作品,其中的诗作会更像我们所说的摄影诗,以充满情感的角度、充满质感的语言,反映出今时今日广阔中国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出历史的厚度。

如果我们重视诗的政治面向,诗有典重传统,如书里第五部分“维权历史”中收录的反右时期、文革时期、改革开放时期的一些诗歌,包括比较著名的诗篇如食指的《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和北岛《回答》等等。另外,诗也可以释放成今日网上的恶搞语言,例如书中的《中国问题民谣选》,里面这样讽刺CCTV的政治套话:“会议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 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 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看望没有不亲切的;接见没有不亲自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 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这种对语言的敏感,既平民,又可贵,且令人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