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电厂事件引发环境污染忧虑

汕头市海门镇万名村民抗议兴建发电厂再度引发中国环境污染的议题。有环保团体坦言中国的煤炭排放量急速上升,势必影响人民的健康和生态环境。(刘云报道)
2012-01-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继汕尾的乌坎村村民抗议官员侵吞卖地收益后,汕头市海门镇的村民亦揭竿而起,抗议令区内鱼获量减少的华能电厂,计划再增建发电厂。事件随后发展成公安武力镇压,多次发射催泪弹驱赶示威者及拘捕民众。

民众的愤怒源于大多以捕鱼为生的村民,发现区内鱼获量近年有下降趋势。根据中国境内媒体引述汕头市海洋与渔业局统计报告指,汕头的近海渔业资源已逐渐衰竭,在自然源衰竭和国家渔业政策改变下,汕头正在转变渔业经济。此外,报道又指由于众多地方的养殖环境变差而导致产量大减。

本台曾表联络当地多位村民,但都拒绝接受访问,其中一名村民更透过第三者向本台表示,抗议事件虽已平息,但是,官方人员不断向他甚至其亲人施压,引致不能再接受媒体访问。本台亦透过微博向一个名为海潮学会的渔业团体发出访问邀请,亦同样未获理会。该团体在网上公布的消息指,海门镇社众理事会统计,2010年海门鱼获产量,较华能发电厂投产前减少了两成,且相信产量会持续下降。

同样是渔民的余太表示,即使她不在汕头水域捕鱼,但是,她也感到海洋生物的种类以致数量都在下降。“我现在是四十岁,我觉得以前鱼的种类多些,海的东西也多些。我结婚以后,鱼的种类好似减少了,东西也减少了。”

在辽宁省捕鱼的余太表示,她捕鱼的海域并没有任何工厂或发电厂项目,但海域以外的一些地方是有些工厂设立,故未知鱼获减少是否与此有关。不过,她肯定地说,水污染会对海洋生物量造成影响。

香港中文大学生物科系教授陈竟明指出,发电厂的兴建肯定会对周遭的环境造成影响。他指,发电厂需要一个冷却系统来降温,故会从海里抽水使用,当水排放回大海时,水的温度已较海洋的温度高出4至5度,因此,海洋生物也会逃离,远离该区水域。“水温的问题不至是得一种生物,而是影响整个食物链如失去了藻类、浮游生物,鱼苗便不再游来,随之就是大鱼也没有。会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生态系统。”

他指,除水温提升外,其实还会有毒的物质排放进水里,但是,鉴于未知悉汕头的发电厂释放物质种类是什么故拒予置评。他更指,其实中国有环评报告但是往往做法却有本末倒置的现象,常见厂房建了方进行环境影响评估。

一直关注环保议题的江苏环保人士吴立红亦认同有关说法,他指问题离不开企业与地方官员有利益输送。吴立红:那些污染企业偷排,就是偷钱。当地的官员在内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自己在当中获利。

他还说,这些地方官员在那些厂房都有股份,故会用尽任何力量保护该厂的存在,此外,送礼物也是一个有效的途径可让有污染问题的厂仍旧存在。

其实,中国的环境保护条例早已订立,条例的第十八条更规定,在风景名胜区,不得建设污染环境的工业生产设施;建设其他设施,其污染物排放不得超过规定的排放标准;有限治理。在2003年更订立了《环境影响评价法》,以图避免对生态环境造成沉重影响。但是破坏环境的事故却踵而至。较严重的有2005年圆明园防渗工程事件及2007年厦门PX事件等。

吴立红更揶揄情况就好似,乘客一边上车,另一边就不断卖票,没计算车厢是否有足够的空间可以乘载乘客。

一直关心社会议题的陈竟明指,在环境评估报告公布前先动工建厂,跟中国的供电制度有关,因为中国容许发电厂出售电力予其他地方,因此,各地方政府为求利润故会争先恐后建电厂。

国际环境组织绿色和平的报告指,中国2009年的煤炭排放量已达3.75亿吨,相当于同年中国城市生活垃圾总量的两倍多;其体积高达4.24亿立方米,相当于每两分半钟就倒满一个标准游泳池或每天一个水立方游泳场馆。透过燃煤发电的发电厂更会释放二氧化碳,带来的粉煤灰更对环境和人体有害,它们极可能会导致神经系统损伤、出生缺陷甚至癌症。

可是,绿色和平项目主任李燕无奈地说,情况难有改善。“中国的煤炭消费量仍在上升,现在能源专家的预测较理想的是在未来十年内,停止增长。但是,至少在这几年内仍是会增加,速度且会很快令人有很大的忧虑。”

她指,去年煤炭及煤矿的增产量较前年是双位数字上升,而煤亦正是中国污染的最大源头,因为现时整个能源结构仍很依赖媒炭,中国所有的能源有68至70%是来自于源煤。随之而起的污染及对人体的健康影响亦见沉重。“我们2007年时有一个计算有权威的经济及健康专家计算,计算过煤炭生产带来外部的损失占去了整个国民生产总值的7%。”

至于,早前不断有评论指中国出现电荒之说,李燕认为这是恶性循环的后果。“今年以来,有很多地方政府钢铁、水泥等工业突然间大规模的增长,这本身就渡致,若说电力紧缺,需求的增长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在这情况下,我觉得谈论电力紧迫,本身就是有一些不应该或可避免能源的消耗。”

她指,其实中央前年已清楚说明追求的国民生产总值是重质不重量,在「十二.五」的规划主导思想也是要有质量的发展。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当去到每个省,城市里时,最终也是看这些地方的国民生产总值是多少来评价官员的最重要指标。我觉得这是最深层次的问题。“

她更指,未来几年炭排放量仍是会上升因为中国仍处于增长期,专家认为恐怕要到2030年左右才可能停止这上升的势头。

2009年联合国召开的全球气候暖化高峰会上,中国承诺减排,并朝著绿色生活发展。李燕坚信中央政府有此决心,但是,到最后一年却遇上困难。“我对中央政府的目标是有足够的信心,但是,今年首十个月的情况的确有挑战,节能减排的目标,能源使用量目标完全是跟理想距离很远。“

她指,以目前情况而言,中国冀望五年内达致有16%减少炭排放目标,相信仍相距很远,因为去年首十个月只能造到1.7%。故她相信这对中央是一个很明显威胁的讯号。

不过,李燕承认中国于再生能源的发展远超众多已发达的国家,如风力再生能源已有双位数字的增长,可是,她认为中国仍可做得更好,兼再开发其他的再生能源,进行能源革命,脱离依赖煤燃的阶段。陈竟明亦认为,要真正能够把环保议题做得到位,就是结束一党专政,容让行政、立法与司法分开,方能够把环保及其他的议题得以解决。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