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日记(第八集):竹帘后的拉咕人

在缅甸湄公河流经的地区,生活了不少数民族,其中拉咕族人对本台表示,他们遭受到缅军政府的残酷对待,不少被强迫在军队劳役,若因病不能工作,会被杀害,当地毒品处处,不少家庭的子女都染上毒癖。受访者说,只有民主改革,才能带给他们希望。(林乐同报道)
2010-01-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湄公河日记(第八集)――竹帘后的拉咕人
YouTube视像资料

本台摄制队扺达缅甸的北部掸邦(Shan State),采访了当地的少数民族拉咕族(Lahu),他们冒著生命危险接受记者访问,他们的祖先可以追溯至湄公河的发源地。在缅甸军政府铁幕的统治下,与其他少数民族一样,拉咕族与外界隔绝,处于最脆弱的地域。本台记者秘密地与拉咕族的族人会面,一名拉咕族的长者对本台记者说,“缅甸政府对我们的族裔充满憎恨,对待我们如动物,我们再难以忍受了。”

缅军政府的“自给自足”政策加剧了军队的犯罪,士兵通过种种手段包括偷窃﹑非法侵吞土地﹑犯毒及劳役他人等以增加收入。部分拉咕族的族人,就是被强制加入军队劳动,以支援缅军政府对付地方民兵。

一名前缅军挑夫说﹕由1980年至1988年期间,拉咕族﹑长颈族及掸族不少人被军队强迫为挑夫,帮军队运载物品,他们强迫我们运载所有的供应品,若果有人身体出毛病,他们要付钱给士兵,士兵会杀害患病的挑夫,这个时期在国内有得多人被杀。

缅甸将于2010年擧行全国选擧,停火协议被破坏,有说一批新的拉咕族人被强徵到军队劳役。当地拉咕族只馀下女人,在照顾家庭中挣扎。

当地一名妇女说﹕我的丈夫被迫(到军队) 当挑夫,我的家庭不能再住在村落,要逃到森林去,在森林内掘树根食,我们住在森林已有两三个月。

对当地拉咕族的母亲来说,最终的悲剧是怎样保护子女远离毒品。根据当地人告诉记者,在一些拉咕族村,4个人之中,有1人染毒癖。

当地一名妇女说﹕这里常常有毒品供应,24小时,安非他命,海洛英,酒以及吸食强力胶。我的儿子们都染上毒瘾,最小的儿子被关进佤邦的监狱中,但他未有将毒瘾戒掉。

在掸邦的少数民族,拉咕族,长颈族等的未来,是仰赖中国对树胶﹑药物的需求。橡胶园已取代传统的耕地,加上偷猎的行为增加,森林遭加剧破坏,而森林本身是为人类提供生活的地方。

当地一名长者说﹕他们侵吞了我们的原用来耕作的田地,然后卖给商人,我们不能够种縠物及米了。

缅军政府最高领导人丹瑞将军曾表示, 一个现代民主的国家即将来临,2008年时全民公决通过新宪法草案,2010年将会有全民选举。但有批评质疑军政府此擧的动机,而当地人对本台表示,只有民主改革才是他们的唯一的希望。一名长者说﹕若果现今的政府仍在位,他们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我也看不到我们的生活有何改善,若没有民主,根本不会有改变。

缅军政府将于2010年擧行20多年来首次多党民主选擧,但至今未有公布具体日期,而军政府亦未通过必要的选擧法,外间对选擧情况并不乐观,而有分析指一直被软禁的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会被排除在即将擧行的大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