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日记(第二集)――最后的黑帐篷

在我们湄公河之旅的第一集,我们的记者到了青藏高原游牧民聚居的地方,沿途采访了住在帐篷里的康巴游牧部落藏族牧民以及一些住在迁移村庄的牧民。这一集我们会同大家讲下澜沧江沿岸的牧民在强制迁移后的生活情况。(潘加晴报道)
2009-12-1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湄公河日记(第二集)――最后的黑帐篷

YouTube视像资料

山谷一侧的草原上聚集着黑色的牧帐,炊烟在暮色中袅袅升起,这是几千年来从未改变过的景色。我们的目标是寻找青海省西北地区的澜沧江水源,途中我们来到康巴游牧部落的世代家园。

一个年轻的家庭请记者到他们所居住的帐篷里,我们尝到了稣油茶、氂牛肉、酸奶和面包。

一名女牧民对我们说﹕“我们过得都不错,大家很快乐。夏天的生活很好,我们有神和喇嘛。夏天时我们喜欢住在帐篷里,我们放牧,聚集一起祷告。冬天时我们放牧,让动物在围场里活动。我们就这么生活的,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动物有草吃,我们也有吃的,还有氂牛可以挤奶。我们寺院里有70多个僧侣,我们在那里祷告。”

表面上,他们过着不被历史影响的游牧生活,但实际上,这个游牧民族是世界上最受威胁的文化之一。今年八月时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过去四年内,差不多有五万藏族高原的牧民已被迁移。

中国政府称,青海省的过度放牧导致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水源,受严重威胁。牧民则说,他们是这块土地最好的守护者,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证明,当地人的游牧生活方式,实际上对高海拔草原起着保护作用。

一名牧民说﹔“九月到十月的时候月,我们在这里住一个月。六月到九月间的夏天时,我们到山里去住。十月时我们搬回冬屋里,直到六月。六月时我们搬回夏天的帐篷里,所以一年内我们搬三次。”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政府计画在2010年前将80% 的藏族牧民迁移到永久房屋里,我们开车通过西藏高原时,曾在路边见过一些这样的偏远隔绝的新村,我们拜访了其中一个迁移村庄,那里,水泥墙后有一排排的小砖房。

这些新住所为牧民带来新的麻烦,他们没有工作,也没有完善的经济系统。一名老妇人将我们唤去,请求我们帮忙。她用沾满鲜血的手,指向小院一角的一个氂牛头骨,这个几乎只剩馀白骨的氂牛头是她唯一剩下的食物。她只能尽力挑出剩馀的生肉。

当地的一位牧民告诉我们,那位老妇人并不是为自己哭,而是为将来而哭,她不想让她的孩子们也过这样的生活,他说,“没有氂牛,没有黑帐,没有家,没有牧民。”

一名住在帐篷里的牧民说﹕“夏天的时候我们走在长满鲜花的草原上。动物在夏天也很快乐。我们有牛奶和酸奶,还可以骑马,听布谷鸟唱歌。这些让我们快乐。我们圈养马、放牧氂牛,这些让我们快乐,因为我们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其他人,像中国人,就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但对我们藏人来说,我们喜欢这样,因为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

下星期我们会继续播出我们记者的湄公河之旅,下集将同大家讲下藏族牧民的葬礼和宗教。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