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第九集:时尚代价

东江下游的增城新塘镇,是全国闻名的牛仔裤之乡,占全国牛仔裤出口三成。当地有村民因牛仔裤工业发财,亦同样因牛仔裤,当地不但衍生了童工问题,环境亦受到严重破坏。(毕子默报道)
2011-08-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沿东江继续南下,这一站记者来到位于下游的广州增城新塘镇,这里是全国闻名的牛仔裤之乡,因生产世上几乎所有著名品牌的牛仔裤而被称为“时尚之地”。

抵达新塘镇,记者先到当地的新塘服装商贸城,它号称是全球最大的牛仔裤专业批发市场。市场车水马龙,到处是牛仔裤广告,门外一辆货车车身上更写著“新塘是牛仔服装的供货源头”的字样,显示新塘人对此非常自豪。市场的保安向记者介绍,这里汇集了逾2000间批发牛仔裤的店铺。其中一家店铺的老板王先生在喧嚣声中跟记者聊起来。他说,虽然正受到金融风暴影响,生意不太景气,但新塘的牛仔裤出口仍然占据了全国的三成。

新塘生产牛仔裤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据说当时有个香港人回乡搞起了第一间牛仔裤厂,不久镇上所有村民就做起了同样的工作,家家户户做牛仔裤,令新塘很快就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牛仔裤专业乡,当年一些世界著名品牌的牛仔裤就是产自这里的家庭工场。时至今日,新塘每年的牛仔裤产量已经占全国生产总量超过60%。而在金融海啸以前,新塘牛仔裤的出口量更达全国的40%。

因为生产牛仔裤,过去穷困的新塘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十分富裕的地方,每条村都出了不少百万甚至千万富翁,但同样因为牛仔裤,当地的环境受到严重破坏。生产牛仔裤需以大量水源进行漂染、水洗,当地工厂将生产后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排放到就近河流,而这些被严重污染的河水最后的宿命就是流入东江。

记者离开批发市场,驱车前往有新塘第一村之称的大敦村采访,路上不时有运载牛仔裤的车辆驶过。来到村口却不见村牌坊,取而代之的是悬挂在马路上方的“大敦东江工业区”招牌。村内一大片三、四层楼高的房屋紧紧相连,所有的楼房的一层地面都被设计成加工、生产牛仔裤的作坊。一个个简陋的车间,一堆堆肮脏的牛仔裤,一群群沉默的工人重复著一个又一个简单的动作。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记者在一栋矮楼对出的空地上,看见二十多名工人正目不斜视地赶著完成牛仔裤加工的最后一道工序--剪线头。据说,剪一条裤的线头可以得到人民币一毛五分钱。这时,一名女工小声说了一句话,随即遭到旁边叼著香烟的工头大声喝斥。

除了大人外,村上能够看见不少帮家里来打工、年龄可能不足十岁的小童在家庭工场内从事简单的劳作。他们有些幸运跟家人一起干活,有的则只能够独自坐在旁边的地上工作。记者走上前问这些孩子问题,小小年纪的他们大多沉默以对,最多只会抬头一笑,然后又继续埋头机械式的工作,因为说话会影响了他们的工作进度,这样就会影响家庭收入了。

记者在大敦村内行走,无论到哪里都能够闻一股刺鼻的味道,好奇问一名路过的村民,他笑著往一块写著“江南工业东区六环路”的路牌指了指,说那里能够找到这股臭味的源头--久裕河。

记者往河边走去,刺鼻的气味越是强烈。根据当地一份向社会公开的工作报告,当地政府十分重视环保,早在2004年就斥资超过一亿兴建了一座污水处理厂,成功解决了污水问题,但这条大约30米宽的小河却至今流淌著牛仔裤颜色的污水,发出阵阵恶臭。河边囤满鸟黑发臭的淤泥、岸上则尽是枯黄的野草。从上游的漂染到大敦村的后期加工,久裕河成为了新塘牛仔裤产业的主要排污河。

岸上村民李先生对记者说,在这条河的两岸尽是牛仔裤加工厂房,加工服装的污水流进河里,刮风的时候扬起阵阵恶臭,下一场大雨,就会有好多死鱼。他说自己在2004年也在岸边盖房子搞起服装加工,又说近年类似的房屋在当地越盖越多。对于污染问题,李先生说应该政府来管,他埋怨政府不做该做的事,反而专门去扫荡不偷不抢的小贩。

在岸上,记者看见一群四、五岁的幼童正在玩耍,他们从岸边拾起一些碎石河中扔去,石头在蓝黑色的水中激起一阵涟漪,幼童于是笑声不断。有身穿校服的小学生则一言不发站在河边,呆呆用手捂著鼻子。

大敦的孩子就是在这样环境下成长。在大敦村内一个写著“江南居民卫生站”的小房子里面,记者看见有孩子打针,里面的医生对记者说,这里的孩子经常伤风感冒,有些孩子皮肤病很严重,身上经常出一些红疹,相信与环境污染有关。

在卫生站旁边,两名小女孩正兴高采烈将几十本书排在地上,再在书刊上玩跳房子的游戏,但在不久的将来,她们的命运相信会如同村内其他孩子一样,分秒必争地做起童工。

离开大敦村、沿著久裕河往下走,两公里外就是宽阔的东江。久裕河的污水在这里透过暗渠排入东江。不同层次的黑色污水在排污口一圈圈蔓延开,一名村民指著江水对记者说,在这里你能够看见三种颜色的水——浅褐色、黑色和犹如墨汁的鸟黑色。

夕阳西下,江水滔滔,记者站在东江大桥上举目远眺,左岸有一座大规模造纸厂的烟囱连绵不绝冒著浓烟,白色的泡沫从江边的排污口不住冒出。右边则是大敦工业区,一个制造时尚的地方,但时尚背后付出的却是巨大的环境代价。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