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追踪(三):祸延子孙

在当地政府的默许和纵容下,大量稀土矿遭人疯狂开采,加上当地人对欠缺环保意识以致水土流失问题日益恶化。但亦有当地农民情愿赚取较少的金钱亦不愿开探稀土以免造成环境污染祸害子孙。(文宇晴报道)
2011-06-3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近月大陆持续暴雨,全国14个省份均发生洪水及泥石流,多省洪涝灾害严重,目前至少有1千万以上居民受灾,数以百计死亡或失踪。同时,暴雨令大量农田及水塘损毁,灾民急需逃离家园。

过去多年,广东省河源市内因非法疯狂开采稀土矿,导致水土流失严重,以致流向东江的长塘河河床增高,排洪不畅,引发水灾、滑坡。最近几年,当地每年都有人在夏天的山泥倾泻中丧生。其中和平县在去年6月发生特大水灾,全县17个镇不同程度受灾,受灾人口达到9万5千人,直接经济损失达1亿3千万元人民币。长塘镇更是受灾最严重的灾区。

在长塘镇就读中学的小许对记者表示,去年水灾带来的情景仍历历在目,目前正是6月的雨季,不过雨量不大,只有一次大雨把大街淹浸。她说,每当下雨时便非常担心,害怕再次发生水灾。

她说︰“有一次很大,差不多要浸街了。每年到那个时候都有一点害怕。反正一下雨我们就去看一下。反正一下大雨我们就有一点担心,如果下雨太大,看河里的水涨了多少,如果涨得快的话我们便搬东西。”

另一个重灾区之一的龙坡村村民徐先生说,每当降大暴雨,低洼地区的水深可高达2米,相信是大量水土流失所致。他说︰“水土流失是有的,变不变都是没办法,水到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解决。水涨了就往山上跑,还有什么措施?水涨得太快你躲也没用。”

记者问︰“那深度呢?一般来说有多高呢?”
他回答︰“低的地方就有1米至2米。”

另一名龙坡村村民张先生也说,回想去年的水灾,心仍有馀悸。他说︰“在家里肯定要防范,要把东西搬好一点。去年的雨下得太大了,一下雨山坡全部滑下来了,山都塌下来了,像那个泥石流一样。

水灾背后其实是人祸。河源市和平县长塘镇稀土资源丰富,从90年代中期开始断断续续地开采。由于近年来稀土的价格暴涨,在丰厚利润的诱惑和向上级交付政积的推动下,当地官员默许了私人私自开采。在2007年时,仅长塘镇就有20多家稀土矿,大部分是非法经营。

疯狂非法开采稀土矿的另一个原因,是当地市民的环保意识不强,往往在小惠小利的引诱下,变卖苍翠的山林地。随著稀土矿的不断开采,农田已变成了荒漠,泥沙被雨水冲进河道里,令当地原本有几米深的河床,渐渐只剩下几厘米。加上河流的排洪泄洪能力减弱,只要稍有降雨,河水就冲毁农田和道路。网上资料数据显示,2007年4月强降雨量,长塘镇就有5千多亩农田被冲毁。

在和平县内开生态农庄的徐先生表示,去年有媒体揭露有人偷偷开采稀土矿,加上要召开亚运会,当地政府已勒令停工。尽管现在非法开采稀土矿已骤降,不过仍然有得到政府允许的继续开采。

徐先生的生态农庄附近土地也含有稀土成份,他说,认识到开采稀土矿会为环境带来不可挽救的破坏,加上担心日后子孙的健康,他情愿少赚一点钱,也不会把这些土地卖出去。

徐先生说︰“以前是有这方面的,现在好了点。我们周边都是稀土矿,但是都不准他开采,主要是针对环境污染这方面。钱这方面来说,用了后下辈子我们的后代和子孙都会骂得你要死。”

稀土矿的泛滥开采,不但为当地民众的生命财产带来极大的危害,而且用于稀土生产的硫酸、草酸、硫胺、碳胺等化学物质流进东江河里,令东江水源造成一定的污染,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饮用东江水民众的身体健康。

除了污染水源,原始的稀土开采还使土壤重金属含量严重超过标准。广东省政府去年曾经做过调查,认为珠三角土壤重金属污染20年之内都无法复原。

下一集,我们再探讨这个问题。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