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追踪(八):土地开发

东江流域附近的城市跟国内其他地方一样,房地产项目不断开发,楼价上涨引起民怨外,一些原本是自然保护区的地段,地区政府为图利征用开发。由于没有妥善管理和长远的规划,导致周边环境受到工业源和生活源等污染,居民生活长期受到影响。(文宇晴报道)
2011-08-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其中位于广州市帽峰山附近的陈家林自然保护区,周边有源章山庄、广东紫云山庄高尔夫乡村俱乐部等休闲娱乐场所。2002年以来,保护区周边进行了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目前,在这里落户的楼盘有碧桂园凤凰城、翡翠绿洲、合生湖山国际等楼盘,居民多达数万人。

一名女居民向记者表示,在这些居苑小区相距数十米有一所化工厂,工厂日夜运作严重污染周边空气;陈家林自然保护区山坳里的一个大型垃圾场,由于没有采取任何卫生填埋处理措施,发出来的阵阵恶臭令居民难以忍受。她说︰“我是在这里住,但(臭味)来自哪个方向我也不知道。今天很臭。”

另一位男居民也说,触目惊心的严重污染,严重危害周边居民的生活环境,垃圾场渗漏出来的液体流向周边的农田、生活区,最后注入珠江支流--东江。这几年来,业主不断投诉举报,也不时到各个政府部门反映,不过当局却漠不关心,以致问题一直持续。在7月时,业主曾组织两次居民大会,也邀请了相关部门的领导进行讨论,不过对方却一再敷衍。

该男居民继续说,长期以来,就算是在去年亚运会举行期间,每晚7点后到第二天的凌晨之间,业主都被一股不知从哪里飘来的烧焦味所困扰。在今年初,部份业主发现气味原来来自萝岗区刘村和增城市新塘镇交界处的一个非法养猪场,经过举报后,该猪场已要求勒令整改。不过该男居民又说,垃圾场一天未关闭,臭味还是充斥著整个小区,而且水喉水还有一股味道,居民都不敢饮用。

他说︰“我们未维权前不知道的,后来慢慢逐一发现。反正水喉水有点臭,令人想吐的感觉。一说这些问题就心惊,因为不是我们监督,就算是我们监督,但物业那边也有他们的说法,好像说什么都行的。”

增城市石滩镇东邻增江、南临东江。其中最南端的岳埔村,是增城市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保存比较完整的水乡生态村之一,2007年增城市政府决定把岳埔村建设成为水乡生态旅游村。由于拥有丰厚的自然资源和地理优势,这里除了出产蔬菜和水果之外,还盛产沙蚬、螺和各类河鲜。村民梁小姐说,尽管他们标榜“生态村”,不过部份河段还是遭污染,市民已绝少在河里摸蚬食用。食用的河鲜一般是来自养殖的为多。相信是与即将举行的大学生运动会有关,政府经常在电视广告里宣传,发现河里的水质较以往乾净,市民也开始再次食用河鲜。

她说︰“一部份差,一部份稍为好一点。环境都给污染了。清洗乾净了,一般都有有人吃(河鲜)的。现在应该还有人吃的,但也渐渐少了。”

不过在增城的田桥村,未能幸运如岳埔村被当地政府打造成为生态旅游村。主要集中养殖业和工业电镀企业的工业园,污染的情况十分严重。虽然工业园一方面为当地村民带来就业和丰厚利润等好处,但电镀污水的重污染,令村民的用水也不得不从村外取。

曾在田桥村电镀工业园驻厂生产的电镀厂一名女员工对记者说,数年前工厂已搬往惠州继续经营和生产。她婉转地透露是由于污水排放问题而撤厂。目前厂房的污水排放会经由工业园统一进行处理,比在田桥村时有规模得多。

她说︰“那边已停了几年了,现在搬去惠州那边。”
记者问︰“为什么?”
她回答︰“因为污水问题,现在我们在工业园区,有一个统一的污水处理。”

国家环保总局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曾在2007年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有1/3的河流和1/4近岸海域遭到严重污染,主要城市中近半的饮用水源不合格。随著珠三角地区工业污水的排放量与日俱增,同时这些污水往往含有毒有害物质,若长期饮用会对动物以及人类造成严重的影响。

下一集,我们谈谈超标排放的污水,如何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系统构成长远和难以逆转的威胁。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