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追踪(四):东江流域工厂污染村民铅中毒

在拥有多种金属矿产的河源市境内,同时拥有珠三角区主要城市饮用水源的水库。不过当地有企业违规经营,把污染物直接或间接倾倒于河流里,以致上月验出逾百人血铅水平超标,民众闻水色变。大陆土壤专家指﹐受污水影响的土壤不能复原。(文宇晴报道)
2011-07-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广东省河源市素有粤东宝库之称,矿产资源品种已发现56种,其中铁、钛、钨、锡、稀土、萤石、高岭土、陶瓷土、矿泉水和地热是河源市的优势矿产资源。全省最大的两个水库——新丰江水库和枫树坝水库都在河源境内,成为香港及珠三角主要城市最重要的饮用水源区。

河源市紫金县临江镇怀疑因附近的三威电池厂违规,直接将工业污水排入河流,导致附近多条村庄村民血铅水平超标,其中受害孩童超过一百人。引发200多村民在六月中到镇政府抗议,要求交代当局原先答应给病童三个月的排铅疗程,后来反口终止的原因。该电池厂已勒令停产整顿,企业负责人被刑拘。

紫金县居民林小姐表示,由于了解到电池厂把东江水污染了,因此她不敢饮用东江水,担心健康受损。

她说︰“还没重开,应该没那么容易,因为那些污染物有毒,相信不会重开。是有担心的,我们没有用他们的水便不用那么麻烦。不过我们这里是在下半县,我们都是饮用我们水库里的水,不饮用东江水。”

其实,发现有企业直接把水排放到河流,引致民众饮用东江水后健康受损的,不止被揭发的电池厂一家。

河源市合平县阳明镇大坪村村民黄先生表示,当地一家化工厂排放大量硫酸水和盐酸水等有毒物质,同时又把含有大量有毒、有害物质的矽渣,埋在东江供水水源水质保护区的和平河大坪段河边的山坡上,甚至直接经过排污管道排放到东江河水源头之一的和平河里。

水源被污染后,造成庄稼绝收,鱼虾死亡,数千村民的健康受损严重,有很多人患上鼻炎或喉炎,严重的得鼻咽癌。村民住宅的金属门窗也在短时间内出现铁锈,被腐蚀。上访10多年和投诉都没有结果。

黄先生又说,直至在3年前该化工厂关闭后,他们的健康才不致于一直恶化下去。

他说︰“反对十几年了,对人身体影响最大。好像在2009年政府把这个厂关闭了。只要这间厂关闭之后便没有污染了。”

在河源市邻近东江的韩江,也同样受到严重的污染。龙川县紫市镇水坑村村民锺清如,在2006年底曾致信到河源市政府,投诉村里的瓷土矿被偷挖开采,以致附近供几十万群众生活用水,以及几十万亩的农田灌溉耕作的水库受到严重污染,希望政府能立即制止滥挖瓷土。

锺清如表示,去年政府已勒令停止开采,不过大片林木山地被砍伐了,山体已被挖得满目疮痍,变成光秃秃的一片,散落遍地的瓷土被山泉溪水冲到河里,使得本是清澈的河水白得像牛奶一样,泥沙填满了河床。一到雨天,情况就更加糟糕,漫山遍野的黄泥浊水流到河里,变成非常混浊。

他说︰“我们村里主要是瓷土矿,现在已停止(开采)差不多一年了,可是那河流的河床还未清理泥石。农作物可以吃,但是水污染很严重。是开采瓷土引起的。主要下雨时泥石流厉害。”

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万洪富对记者说,目前他正著手对省内的生态环境进行调查,不过有关的数据仍在整理当中,不便透露。根据他研究所见,相信是监于政府已意识到对土壤污染所带来影响,近年来已陆续下发政策作出保护。不过受到污染的土壤已不能回复原来的面貌,尽管污染地区不是主要集中在东江流域,即使有毒物质有机会已排入东江里,不过经过稀释后,目前到香港的东江水仍可安全饮用。可是对受到污染地区来说,饮用地下水仍有一定的安全风险。

他说︰“广东在土壤污染方面可能已有所防范,但是现在也不好说的。超标的排放可能会引起土壤里如铅这些物资起标,减少是不会减少的,可能局部地方有所增加。但是总的来讲,相对还是稳定的。如果从土壤来看污染,河源的土壤污染对江河影响不大,但对当地的地下水可能有影响。”

万洪富补充,珠三角地区工业兴旺,若工厂的排设施不到位,会直接影响到附近的水质。究竟影响的程度有多大,我们下一集再讲。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