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第二集:疯狂的稀土

《哭泣的东江》第二站,记者在东江源头直击当地无序开采稀土导致山林被毁、大兴水电站令下游水量减少的实况,采访期间遭到阻拦。环保专家表示,中国滥采稀土问题严重,造成许多天灾人祸,当局需要大力整治。(毕子默报道)
2011-06-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具有工业及军事用途的稀土,中国占全球供应量97%,政府今年减少出口稀土成为国际间的争议,日本及美国先后表达不满。

中国稀土产地都集中在北方的内蒙古和南方的江西一带,而东江源头地区正是南方的稀土集中地。记者第二站就来到距离东江发源地不足三十公里、靠近寻乌县的文峰乡。

东江在这里被称为寻乌河,是东江上游最主要的一条源流,但如今则显得十分苍凉,而为它带来可怕的灾难的,正是它河两岸蕴藏的丰富稀土资源。

当地村民表示,大约十年前开始,开始大规模开采东江稀土,当地几乎每家每户都上山砍树开矿,当时政府提倡“谁开山就归谁”。其中,文峰乡的石排村和上甲村胡乱开采稀土问题最为严重,在当地被称为“稀土村”。这里的村民人人采用原始方法上山挖矿,而他们提炼稀土的方法其实与淘金差不多,就是先将山泥在水池中筛选、过滤,获得高浓度的稀土后卖予大小稀土贩子,稀土贩子再转手卖给大型国营公司、或自己走私出口。村民售卖这些未经深度加工的稀土原料价格相当低廉,但他们已经很满足了,认为是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靠山吃山的好途径。但当地人并无意识到,他们的行为会为东江上游整个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后果。

为了提取稀土出售,这里的村民会先将含矿量高的山泥挖出来,放到一个个大小不等的水池中,以大量淡水洗泡,过程中再加入十多种毒性很强的化学物质以方便炼矿,而洗泡过的水会全部排入附近的河流,结果造成严重污染。

为了了解村民采矿过程,记者来到石排村直击稀土矿现场。这里平时有保安严密把守,一般不让外人进入,但当日恰逢假期休息,记者于是有机会一探采矿场的庐山真面。

进入采矿场,记者俨然进入一片沙漠,这里的山地成片被推毁,原有的青山绿水已变成黄山黑河。周围能够看见前一天采矿留下的车痕以及各式各样的工具和设备,稀土池中尚有未曾清理的稀土。有村民对记者开玩笑说,如果要拍黄土高坡的电影,不要跑到大西北去,到这里取景就可以了。记者看到山上被凿出一个又一个水塘,里面的水受化学物污染变成蓝色,这些水与附近不足一里的寻乌河相连,直接排入东江。

当地政府过去为了从采矿者身上抽取大量保证金、管理费等各种名目的好处,一度全力支持这种破坏性的开采行为。文峰乡的稀土开发就曾被政府列入重点工程项目,加以保护和推广。在寻乌河边,至今仍留下当年政府树立的政府支持稀土项目的石碑。村民疯狂采矿、政府缺乏管理,结果导致当地成片的森林变成了沙漠,难以复原,而当地的耕种和渔业也因此饱受影响。在香港和国际环保组织关注下,寻乌县政府三年前开始禁止随便乱开稀土矿,采矿需要经过政府审批。但最近国际稀土价格成倍上涨,一度整治的稀土开采又开始死灰复燃,少数有特殊关系的村民偷偷上山开采,乡政府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就中国滥开稀土问题,记者采访了香港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熊永达教授。

他说:“稀土并不是中国独有的资源,世界各地周围都有,只是中国的稀土出口价钱非常便宜。但其实中国限制稀土是有必要的,因为很多非法采伐已经到一个程度会造成天灾人祸、祸延子孙,因此需要大幅整理。第二,稀土有很多重金属、许多有放射性的物料,胡乱开采会污染地下水,人体的胰脏、肝脏会受到直接袭击,会增加癌病机率。”

因为采矿,石排村的农民现在大多盖起了瓦房和楼房,但子孙后代却因此要承受环境破坏带来的长久的痛苦。而除了滥开滥采稀土之外,在东江上游奶瓶鸟境内,近年还兴建了二百多个小水电站和水库,这些工程对东江的破坏起到了雪上加霜的作用。

记者在离东江源头桠髻钵山不够一千米远的会昌县清溪乡半岭村,看到了东江上游的第一座水电站。这个小型电站有两台发电机组和一名员工值班。再向山下走不远,就有九曲湾水电站。与此相配套的九曲湾水库将东江水拦腰截断,大坝下游的东江,变成山溪一般的小水沟。当地农民说,这些水库导致河床增高,水流大幅减少,未来断流已不是危言耸听。

记者在村附近进行访问时,有数名不知名的人走到我们身边,要求记者交出片段,几番纠緾下,记者无奈交出访问片段,幸好稀土的片段仍然能保留。

疯狂的稀土加上疯狂的电站,东江上游生态正发生著灾难性的变化。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