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第八集:田桥特区

东江流经广州增城田穚﹐区内集中不少养殖业及电镀厂,大多未经注册,设厂无需环保设施,当地人戏称为“田桥特区”。工厂的重金属污水流到三公里外的东江,居民在河中捕获的鱼都是有柴油味。(毕子默报道)
2011-07-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记者从东莞石龙镇再出发,横渡东江,下一站来到隔岸的广州增城。东江流经这里的所谓“田桥特区”,期间受到养殖业和工业电镀废水的严重污染。据了解,田桥是增城市石滩镇的一个村,过去是远近闻名的电镀村,集中了三十多间电镀厂,且绝大多数未经注册。由于这开办污染严重的电镀厂不需任何手续、也不需购置任何环保设备,任何人只需租下厂房即可生产,完全是一个自由世界,故当地人戏称之“田桥特区”。

记者从东江沿岸出发,到达“田桥特区”的时候正值去年广州召开亚运。江边一名牧羊人对记者说,由于亚运召开,田桥村内开办多年的非法电镀厂均暂时被勒令停业,原来那些搞电镀的人,现时就在附近临时转行搞起了养殖业。

根据牧羊人指引,记者来到东江增江支流边上不足五十米的大型养殖区。区内一间独立小屋上挂上写有“三江田桥村委会治安队”的招牌,以证这里的营业受到村委会认可和保护。

强忍著阵阵恶臭,记者步入养殖区。成千上万头猪栖身在一个个鸟黑河塘围绕著大大小小的养猪棚内,猪棚顶上一排排生锈的石棉瓦残留著过去做电镀时强酸腐蚀的痕迹。记者在一个猪圈旁发现了大量使用过的药物包装,其中包括多种抗生素及一款名为“厌食百病消”的药物包装盒。这里的猪将会供应到广州、深圳等附近城市。而除了猪以外,区内还养殖鸡、鸭和鱼,在那些几乎完全被污染的鱼塘河塘岸上,随处可见已经发臭的死鱼。

记者离开养殖区向北走,迎面可见一大片菜田,田边的野草被染成了黄色,如同生锈一样。一名来自湛江农村的菜农对记者说,他们租地种菜,但自己并不吃这些菜,也不喝这儿的水,因为太脏了。

一问之下,原来这里种菜用的水全部是被电镀厂污染后排放出来的工业废水。

从备受污染的菜田向北继续走三分钟,记者进入到田桥工业区,这里占地面积不大,约有四、五个足球场的大小,里面星罗棋布全是电镀加工厂。不过,目前整个厂区却是空无一人,人去楼空的工厂围墙上只剩下昔日的电镀广告。然而一片鸦雀无声中,途人仍然能够清晰感受到弥漫在空气中消散不去的强酸味,以及厂房墙角上残留著化学试剂的痕迹。而在旧日被用作排放各种有毒废水的众多管道上,记者就仍能看见上面标记著“含氰废水”、“含镍废水”、“含铬废水”等字样,这些毒水未经处理被直接排放到附近的一条小河,再连同沿途养殖区的排放物,一起流入增江,再流向三公里外的东江。

记者在工业区内一间名为“冠博”电镀厂的门口还看见一幅颜色鲜艳的横额,上面写著“热烈欢迎增城市委书记及各级领导亲临指导”。非法企业为主的电镀工业园虽为该地区带来严重污染,过去却备受当地政府重视,直至亚运召开前,当地一间电镀厂突然有名叫胡行安的工人中毒死亡,但因为他不是死在工厂车间,而是死在工厂旁、月租二百元的工棚内,当地劳动部门认定事故不属工伤,结果工厂拒绝赔偿,只给予两万元人道补助。死者家属其后向传媒投诉,广州一间以敢言著称的报纸曝光了当地两年内第三起电镀工人离奇死亡事件,这个从前无人过问“田桥特区”才得到关注。当地政府随即以召开亚运为由将区内的三十多间电镀厂关闭。

工业园旁一家士多店的老板说,这里除了两三间大厂外其它的工厂都未经登记,它们从来不交税,只要花点钱打点疏通上级即可。他说,有些小厂现在还会偷偷开工,相信亚运后电镀老板就会卷土从来。

记者离开工业园,继续追踪那条被用作排放废水的小河流向。河边草丛里暗藏著绿、黄、黑各色的排水管,河岸上的土壤受到重金属长期污染被染成漆黑,河水浊不见底,而一些被捆扎起来的金属废渣则突兀地横尸河床。这条小河往南六百米就是增江。

在增江汇入东江之处,记者看到发出阵阵恶臭的河水在乱石间奔涌而下,有不少人却拣来这里钓鱼。一名正在钓鱼的市民对记者讲,这里的河水污染严重,钓上来的鱼全是柴油味。他旁边的钓鱼者即时补充道,为了生存,他们都没有办法。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