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第一集:源来如此(视频)

自古以来,东江哺育了沿岸世世代代南粤民族,并孕育出独具特色的岭南文化。时至今日,由于南中国近年生态气候日益恶化,政府以至居民欠缺保护环境意识,疯狂开矿,大量种植,东江已被严重污染及破坏。为了唤起各界对东江污染问题的关注,本台记者沿江一路南下,直击东江的污染实况。
2011-06-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受到严重污染和破坏的东江。(RFA/粤语部)
受到严重污染和破坏的东江。(RFA/粤语部)
Photo: RFA
返回 哭泣的东江



东江水,一直是广东多个沿河城市及深圳、香港4000万居民主要食水来源,东江全长五百多公里,是珠江的支流,珠江亦是中国境内仅次于长江的第二大河流。

东江发迹于江西最南端的山区寻乌县,细水长流至广东龙川县汇聚成江,之后一直南下,经由河源、博罗、惠州、东莞、广州、虎门等地,最后从狮子洋投奔南海。我们的记者第一站来到东江发源地江西省寻鸟县,开始这趟东江探索之旅。

抵达寻鸟县,记者在东江流经县城的河流上看见的场面可谓触目惊心:河中淤泥堆积、杂草丛生,河水几近枯竭,只剩下几滩不到膝盖深、泥黄色浑浊的水洼,建筑废料、塑胶袋、塑料瓶等各类生活垃圾铺满河床浅滩。

但十多年前这条河并不是这样的。一名在江边长大的年轻女士向记者回忆,小时候她能够在水边洗头,河中的水用手捧起来直接就可以喝,非常甘甜,但短短的十几年已此情不再,她十分痛心。

另一名当地居民对记者说,近7年当地水土开始变坏,附近山头上森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橘林,许多光山就此形成。每逢遇上天雨季节,大量的泥沙就会被冲入东江。

记者在县城内游走,发现到处都有贩卖鲜橙的店铺。由于行业竞争激烈,鲜橙售价相当低廉。大众一窝蜂种果树,导致橙子收购价大降,果农愈来愈赚不到钱,于是有人开始转让果林,类似的广告在县城处处可见。不过仍然有更多的果农始终不放弃,坚持会有市场奇迹的发生。农民为了多赚钱,漠视土地的保护,想方设法提高产量,在种植过程中他们普遍会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为了迎合市场需要,县城内开设了林林种种的农药店、化肥店,而当地电视台播出最多的广告也是用于果树的杀虫剂和防止脱叶脱果的化学品。这些化学品下雨后都会顺著山体流进东江河。寻乌县居民说,每年春天果农打药的高峰期,整个东江上游到处都弥漫著农药和杀虫剂的味道。

对于东江源头砍伐原生树木改种果树造成的环保问题,香港环保组织长春社总监、树木专家苏国贤解释:“天然树林和里面的资源其实是很多样化的,我们一砍了之后将会很难修复。要先有一个计划,看到底它可以容许有多少果树继续出现,还是已经到了一个不能够再扩展到地步。已经有的果树,要尽量避免对环境造成影响,希望耕种方式可以采用有机的模式,而不是不停用化学物、用虫药,因为最终那些药还是会进入泥土甚至水里面。”

记者继续往东江源头进发。在寻乌县城往西北方向望去,一座海拔高一千一百多米的高山巍然屹立,当地人说,那里它就是东江水的源头——桠髻钵山。

桠髻钵山所在的乡极为贫困,虽然大陆经济近年腾飞,但当地人均年收入不足二千元。县城到山上的路崎岖难行,一般司机都不愿意前往。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一名果农同意载记者上山。路上,记者看著东江水由宽变窄,而江河两岸则种满连绵不断的低矮果树。沿岸一座大山上,记者看见一列刻著“为60万亩果树奋斗”的标语,十多公里外都一目了然。据说,这是县政府八年前专门订立的目标,为了表示决心,更命令工人用一百吨石灰,将这个目标写到高山上,每个字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大。

开车的果农又对记者说,由于东江水受污染越来越严重,当地的有钱人近年都转买水喝,县城里开设了许多专门出售矿泉水、纯净水的店铺,唯有穷人才会从河中打水饮用。

经过一路颠簸,记者终于抵达东江源头——桠髻钵山。山下有一条三桐村,远望村中静寂的客家农村建筑群在群山环绕下如有隔世之感,而村内唯一招待旅游探险人士的场所,就是一座破落简陋的村委会建筑。

沿著三桐村旁的山溪,记者徒步往深山走去,以求一探东江的源中之源。路上记者遇见一位姓谢的老大爷,他说生活艰难、家中没钱,孩子都到广东打工去了,村里只剩下老人、小孩。不过困窘的生活并无磨灭谢大爷对生命的希望,他与记者边讲边笑,不禁露出残缺的牙齿,一列列皱纹爬上他饱经风霜的面上。

从三桐村沿著愈来愈细的山溪往上走五公里直至深山尽头,记者总算到达东江的发源地,这里人烟罕至,只居住了大约二十户过著自给自足的生活的人家,姚先生是其中一户。姚先生热情地邀请远道而来的陌生人到自家参观,并以热茶款待。在他陈设简陋的家中,唯一光彩夺目的是房屋正中贴住的毛主席像。

姚先生说,一家人就靠种地卖粮维生,但一年只卖得三、五千块钱,生活难以保障,两名子女只好双双到城里打工。

据说,政府现在准备将山上的村民赶离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地方,条件是每人赔偿三千五百元。但山上村民一般都生了两个孩子,政府却就以超生为由将赔偿的钱扣除,结果村民到手根本拿不到多少钱。山下物价太贵,寻鸟县城的房屋普遍售价四五千元一平方,村民根本无法生存,所以没有人愿意搬走。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