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第四集:古云抗争(视频)

广东河源市有大量矿产资源,但当地过度采矿造成的严重污染,更引发村民不时与矿主及矿工发生冲突,村民要求农作物损失赔偿及抗议,反被警方武力驱赶,有村民去年被捕仍未获释,村民指控矿主收买地方领导。(毕子默报道)
2011-07-0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东江之行第四站,记者来到广东河源市。据说,河源的地名其实和东江密切相关,指东江源水流不尽,但这种情景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快要消失。

河源市的东源县,原本是河源市的郊区,刚刚才立县不久,县城很小,除了新的政府办公大楼外,没有其他建筑。反而离县城东边五公里的仙塘镇,街市就人流如织。

仙塘镇本身占的土地面积不大,却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但却因为采矿,村民与矿主及矿工不时出现暴力冲突,去年9月11日,镇内古云村便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抗争。

记者徒步进入古云村﹐这条村紧挨著东江,但这段河流的水流却是极小极浑浊。当地人说,因为今年河段上游建起了水电站,将水流拦截,加上疯狂采矿令到河中泥沙冲积,河床比十年前高了许多,他们说,再过十年,这里恐怕会断流了。

记者来到了村口,一间理发店正卷起铁闸准备开始一日的生意,里面的男子看见陌生面孔,警惕地说,去年 9月11日,古云村民与矿公司发生了冲突,公安来抓走了好多人。他又说,去年六月也发生过一次类似的冲突,当时矿主雇用保安将村民打退了。

后来记者了解到,古云盛产稀土矿,这里稀土的开采权,过去一直由一家私人企业一手包揽,开采面积达一千六百亩,七倍超过许可证限定的面积,令整个古云村几乎没有一块良田。根据村民指示,记者来到村中一个被废置的矿场,这里的路边摆放著许多巨大的、被切断的输水管,采矿产生的污水仍然不断流向山下的的河流。

记者遇到古云村一名年迈的村民,他向记者详细讲述了911冲突的经过。他说,那天由于村里面有鸡鸭喝了污水后死亡,村民们向矿场老板提出赔偿,结果有村民被保安打了出来,一百多村民于是冲进矿场,将所有机器全部破坏,将用于洗矿的输水管切断,双方于是打了起来,各有多人受伤。后来来了两百名武警,将近百名村民逮捕带走,至今尚有五人没有放出来,听说要坐牢。这名村民说,虽然有人起来抗争,但都无济于事,矿主们早就将上边领导收买了,谁反对就抓谁。上边说,这是维稳的需要。

古云抗争事件在去年一度引起传媒关注,南方日报、人民网都有登载过有关报道。压力下,旧的矿场老板撤走了,但据说,最近山下又来了新公司。眼见推土机已经陆续到位,村民估计,他们又要开矿了。

而在古云附近的一个山头,同样有矿老板磨刀霍霍。记者在一个叫到吉的自然村附近看见,有工人正往深山开路,路上大片的山林遭到砍伐,被砍下的树木被堆放在路边,准备运走,路上全是泥泞的红色的土壤。驻扎在山上的临时工棚,里面的人不肯透露任何消息,只说自己是打工的。

同样在仙塘镇,经过“东江风景画廊”和当地一个东江水电站,在距离古云村约十分钟车程的地方有一条红光村,这里有附近最大的瓷土矿。记者搭乘电单车,途径崎岖的山路到采矿场,中间不断有运送矿石的货车下山,扬起一路尘土飞扬。

终于矿场,记者看见这里原本被茂密森林覆盖的山,如今山上的树却逐渐被砍伐一光。山体被打成一块块大石,经由泥头车不断运走,山脚下污水横流。为了提炼深埋在山体中的矿资源,工人受命在山上凿出几个巨大的黑洞,开凿时产生的瓷粉,就被用来做瓷砖。在矿场旁边,有专售瓷砖的经销部,提供一条龙服务。

有采矿的工人说,以前任何人只要有三十万就可以做矿主,现在的价位已经升到一百万,这些钱全部交付给村领导。当然,工人说,这些开采行为是非法的,并没有国家批文。但这里的矿山已经开采十二年,承包开矿的老板据说身家过百亿,而附近还有另外两名老板正在其它的山头采矿。

新的秃山正不断形成,它们发出刺目的古怪白光,以裸露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与旁边默默等候被砍伐命运的原始森林比较,显得极不协调。

红光村的村民感叹,他们周围的山快要被挖光了,而村民每人得到的只有一百元的补贴。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