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追踪(一):靠水食水(音频)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仍未对外开放,与大陆一河之隔、仍属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河水不犯井水,而最早令中港两地建立情谊的却是东江水。不过,东江水的污染问题,一直威胁中港两地三千万名饮用者。(文宇晴报道)
2011-06-1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东江之水越山来到香港,当年为香港民众解除每隔四日供水一次的痛苦,而给中国政府带来可观的供水收益。 香港人饮用东江水霎眼已40多年,连同东江沿流区域的大陆民众,两地合共约三千万人靠饮东江水生活。不过,东江水几十年来都不能解决污染问题,令港人对东江水又爱又恨。香港有环保团体多次北上抽验水质,得出的结论令人忧虑。
香港地球之友干事袁小姐对记者表示,东江水的源头地区正发展经济和扩张人口,担心水质污染问题日渐严重。组织已派人在当地做保育和教育的工作,预防水质变差的情况持续出现。


她说︰“当地的环保部门会定期出一个水质报告,但我们肉眼所见,当地水的保育工作做得不到位。即是数据上没有超出国家标准就当标准,但实质上有很多隐忧。包括垃圾处理、粪便、农药、肥料等。”
令人痛心的是,这条母亲河在经历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粗放式发展商品经济之后已经百孔千疮,污染严重,在不少地方沦落为一条排放生活和工业废水的排污沟,加上沿岸滥采滥伐森林,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河床增高,水量减少。东江,这个养育了千万人的母亲河,也许会有一天因此而断流。
记者沿东江源头一路南下,在寻乌县工作的方小姐说,每逢下雨时,平时饮用的食水会呈现泥黄色,而且县里的排水也不是那么好,只要一下雨,河道便会堵塞。
她说︰“因为这里山城吧,不知道是自来水厂的问题还是什么,反正下雨的话就没那么清澈,可能有一点点黄。而且寻鸟的排水也好像不太好,如果下特大暴雨的话就会积水,因为流得比较慢吧。”
桠髻钵山位于寻乌县的三标乡,但没有司机愿意前往,因为这是全县最难走的一条路,崎岖不平,三标乡也是全县最穷的乡,人均收入每人每年不到2千元人民币。从县城出发,三十公里的路程走了一个小时就到了三标乡。
寻乌县当局近年来积极进行规划,其中把三标乡和水源乡建立东江源桠髻钵生态旅游区。县旅游局一位姓谢的员工表示,寻乌县作为东江源头,是东江流域和香港同胞饮用水的发源地,对香港同胞具有饮水思源意义的旅游胜地。谢先生也提到,当地已多个月没有下雨,因而东江源头水量并不丰富。
他说︰“去玩的话那边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纯粹去看水的话可以去看一下,到源头看一下就可以了。污染到山上就没有,因为山泉水很清澈、很好的。因为已长时间没有下雨,现在可能没有很大的水。”
放眼望去,东江在这里只不过是一条小小的山溪,当地人叫三桐河;再往下游,向下流经寻乌县城的那一段叫寻乌河,这是东江上游最主要的一条源流。不过,东江的忧虑也从源头开始。山上原始竹林仍然保存一些,但原始松树已经所剩无几,代之而起的是一片片的果树林。虽然不少香港人和环保团体来此考察,还留下一些“香港林”、“新婚林”之类的招牌,但无法改变源头地貌的恶化。在风雨中,山峰上独一无二的枯萎的老松树特别刺眼,也令人伤感。
下一集我们再说。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