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东江》追踪(五):废水红潮

东江沿岸工厂大量排放污水,市民一旦饮用会令健康受损外,累积的废水还会导致“红潮”。藻类发出有毒气体的同时,海洋生物也会因缺氧而死亡。在惠州市内也有农民因利润伐林烧山,大种桉树,若情况继续,东江水源很可能有断流危机。(文宇晴报道)
2011-07-1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返回 哭泣的东江


上一集,我们提过在东江流域工厂因排放有毒污水到河流里,引致民众在饮用含有重金属成份的污水后令健康受损。其中在广东省惠州市古塘坳吊鸡沥,在2008年时,其中有一段河水被染成了蓝色,经当地环保部门调查后,发现是附近一间电路厂直接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引致。

在吊鸡沥附近工作的张小姐表示,吊鸡沥大部分是没有覆盖的明渠,附近工业区的工厂违规排放导致河流被污染,令该河段在以往经常变色。相信是舆论越来越大,当局在近年来对工业区企业进行整治,吊鸡沥的河水才有了改变。

她说︰“以前都是,反正现在都没有了。那些水都好像没有那种情况了,都很漂亮的,水还是比较好的。古塘这边有很多工业,天气比较乾燥,空气感觉不是很湿润,在我们这一段就空气质量不是很好。”

我们从当地的居民了解到,惠州市内的河流污染严重。在东江中游有个大岭头村水库,近年因水库周边长期养殖禽,导致严重的污染事件。

他说,排洪口距离东江约500米的面积约1,500亩大岭头水库,近年因水库周边长期养殖禽畜,使水体受到有机物污染。当地村民对记者说,十多年前水库的水清澈如镜,即使是主要用于灌溉的水库水或是东江水,村民随时直接饮用而不用担心。自从发现水库出现有大量藻类后,村民都不敢直接饮用,同时也认为近的东江河段已受到影响。

他说︰“我们只是耕作,饮用已不行了。以前我们拿来喝都没有问题,农民去耕田都是拿来喝的。水是很好的,我小时候时东江水是可以随时扚来喝的,但现在绝对不能喝了。整个东江都是这样的,继续这样,惠州市政府这样对待东江水真的很离谱,加上种植,东江已经好多时候没有水。在网上论坛上也看到西枝江也黑得很离谱。”

不单止大岭头水库因水体富营养化经常出现绿藻,惠州西湖在六月时也出现大规模的红潮。导致红潮的出现,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由于大量工农业废水和生活污水排入海洋,特别是未经处理直接排入而导致水体富营养化,在一定的环境条件下突发性增殖和聚集,引发一定范围和一段时间内水体变色现象。

若情况持续恶化,不但会导致大量鱼类死亡,藻类更会发出有毒的硫化氢气体,对生态以至人类都有莫大威胁,严重者甚至可以致命。翻查多年来有关广东省内的红潮报道,发现导致红潮的原因,绝大多数是由于沿岸工业废水、生活污水长期排放所致。

在惠州从事环境防治工作的汤先生对记者说,其中制造人造板的工厂若排污设施不到位,对东江水水质造成污染和影响外,用这些人造板所制造的家俱,也同样会危及健康。他说,由于树本要有一定年期才能砍化成为木材,而人造板则解决了缺乏木材的问题。不过在生产的过程中所使用的胶粘剂会释出有毒物质,人体长期吸收后会受到影响。

他说︰“全国都差不多,因为中国禁止砍伐,都会用到人造板。制造的过程中要加入一种胶粘剂,那物质含有甲酫成份。呼吸道和皮肤感染等有极大伤害。工厂里面的污染是由于在生产的过程中出来的。现在市民的环境意识也不是很强,可能是等著办吧。”

同时,2006年以来,东江中上游在大力发展种稙桉树,由于利润丰厚,不少农民砍伐大量原生森林,连根铲除,大种桉树,导致大量物种灭绝,变成单一桉树,生态破坏严重,也影响到东江水,其中在博罗情况为严重。

2009年,《广州日报》登载了《桉树“大跃进”急刹车背后》的文章,罕有地批评了曾经是政府大力推行的政策。报道称,由于大面积种植桉树,导致大量的地下水被桉树消耗掉,被消耗掉的地下水中含有的那些铁、锰离子仍然留在剩馀的地下水中,导致井水“生锈”。民众在饮用地下水后会影响健康。若情况继续,东江水源很可能遭遇断流危机。

为了解决深圳、香港等广东地区民众所饮用的东江水有足够水源,两地政府又做了些什么应变措施和建设?下集我们再探讨。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