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六四事件委员会公布《民间六四白皮书》

纪念六四事件委员会周一在纽约首度公布《民间六四白皮书》,指出二十年来大陆官方将六四定性为“暴乱”是没有法理依据,前学运领袖王丹,要求中国当局正视报告内容,王丹并将在五月中再次访问台湾,希望会见总统马英九并邀他支持六四纪念活动。(特约记者紫竹纽约报道)
2009-04-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民间六四白皮书”的执笔者,前学运领袖,法学博士李进进表示,《人民日报》在1989年的四月二十六日社论把学生的绝食运动订为"动乱"﹐后来学生绝食行动的升级只是要摘掉"动乱"的帽子,而北京当局也没有法理依据在北京进行戒严。他们不满大陆年青的新一代和民众﹐被当局的宣传机器洗脑多年﹐将和平的六四民主运动,曲解成“动乱”。将参与请愿的爱国学生们当作“暴徒”。

被指六四幕后黑手的王军涛则表示﹐中共动用全副武装的二十万大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北京平民。王军涛指出所谓的乱﹐只是学生和市民作出合情合理的反抗﹐谈不上动乱。而当局一直把六四事件订为"一少撮人、有组织、有预谋"、"外国反华势力"等阴谋论是无稽之谈。王军涛说: "实在是平暴在前﹐抗暴在后。而不是所谓的暴乱在前﹐平暴在后。就是说所有的暴力性的冲突事件都是在中国政府、中国军团开始暴力屠杀的时候才发生的。白皮书就是想说明这么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王丹表示,白皮书证明当年“完全不存在任何需要动用武力的情节”,“中国人不是仅仅满足于温饱,还要有做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他并示,在过去的二十年﹐大部分的媒体和社会舆论没有点出六四令中国社会带来很多深刻的变化。"第一是中国经济中心论﹐中国在过去都有过。中国社会一切的事情都是经济两个字﹐都是钱。这是比较特别的。第二是全民族、全社会的道德滑坡。第三是知识精英阶级全部的奴隶化。这些特点都是直接与六四镇压相关的﹐深刻的改变了中国社会。我觉得外界的报道往往没有看到六四为中国社会带来深层次的、精神层次的、社会生产力结构上的变化。"王丹要求中国当局进行六四的全面调查﹐公布死伤者的名单并作出赔偿。

王丹并计划5月15日访问台湾,并希望以哈佛校友身份见到马总统,请他支持六四纪念活动。他说,马总统在台北市长任内,二人曾见面,马总统去年当选后,彼此还未谋面。

另外,纪念六四事件委员会,计划在今年六四事件20周年日当天在华府集会,扩大纪念活动,同时透过“白衣行动计划”,呼吁中国大陆民众当天身穿白衣响应,以白色覆盖中国,共同追悼死难同胞。

白皮书并指出,当时参与救援的蒋永彦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证实当局在镇压时曾用上被国际社会禁用的开花弹﹐并向在现场救援的救护车开火。纪念六四事件委员会的胡平、严家其、王军涛、王丹、陈破空、杨建利、王天成等海外的大陆民运人士,希望这份"民间六四事件白皮书,能给当年的学生运动一个公道。

公布白皮书在纽约中华公所擧行﹐当中有日本、香港、加拿大和美国等媒体,但独缺中国大陆媒体,纪念六四事件委员会希望新华社及《人民日报》能报道白皮书内容,让中国人民了解事件真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