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义顺劳教期满被迫半裸回家

因声援陈光诚家人被劳教的河北维权人士徐义顺周四获释。他的所有衣物在劳教所内被偷走,只好光著上身,仅穿内裤独自乘车回家。他透露在劳教期间被虐打,右臂被打断,右耳被打聋。(姬励思报道)
2011-09-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徐义顺去年4月前往山东,准备探望被软禁的山东失明人士陈光诚妻子袁伟静,当时陈光诚仍在狱中。途中被河北省保定市的国保拦截并拘留,其后以“诈骗罪”将他处以劳教一年半,他被关进保定市高阳劳教所。

徐义顺周四劳教期满获释,于下午返抵家中。徐义顺接受本台粤语组访问时表示,妻子在他获释前,特意寄上一千多元的衣物,让他备用,但他离开劳教所时,发现衣物全部不翼而飞,他怀疑是劳教所唆使其他犯人所为。两本随身日记亦被劳教所没收。由于当局不容许家人前来迎接,身无分文的徐义顺向一名好心的工作人员借了10元,只穿著内裤,独自坐公交车回家。他说:“我走到门口,他们要我把劳教制服脱了,脱后就剩一条内裤,徒步走了40分钟上车,车上的人说你干啥,这么大岁数只穿内裤。我这样换车换车坐了三个小时。”

徐义顺说,在劳教期间,他曾多次遭殴打及不人道对待。劳教所的人员把他的筷扔掉,不准他用餐具进食。500多名被劳教的人中,只有他一人被剥夺听收音机的权利。去年5月,他因绝食抗议劳教制度,被狱警打断右臂,至今未痊愈。右耳被打聋。他说:“我绝食,一位值班的警官就把我的右臂用警棍打断了,不让治疗,现在还疼,晚上睡觉一翻身就疼醒。当时耳朵被打流血,之后就聋了。”

徐义顺表示,过许因从事维权活动,令家人受苦,感都非常愧疚。他有心脏病及高血压,现时首要养好身体,为家人著想,暂时不发声。假如他日无后顾之忧,他将义无反顾的继续维权。

徐义顺的妻子刘南萍表示,所方没有告知她丈夫获释的时间,她早上就在车站等他。原本怀著欣慰的心情迎接丈夫,但看到他赤著身子的情景,感到非常难过。她说:“我觉得特别凄凉,这么大岁数的一个人,天气这么冷,在别人不理解,异常的眼光走上车,你说这是甚么滋味。一点人性都没有,起码应有点同情心。出来都这个样子,你想在里面要受多少苦。”

刘南萍说,目前她希望丈夫先养好身体,日后的计划,会尊重丈夫本人的决定。

59岁的徐义顺,原为《民意》杂志社记者,曾参与寻找被强迫失踪的北京维权权律师高智晟,去年4月因声援陈光诚的家人被处以劳教。同年8月,他在劳教期间心脏病发,劳教所不得已为他开具“准假证明”回家休养。养病期间,他加入“陈光诚公民关注团”,又到北京探访残疾维权人士刘安军,及到天津探访基督徒维权人士胡青。今年1月,他被强制押回劳教所继续劳教。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